“非洲死神”埃博拉何时休?非洲医生首次试用抗埃新药
2014-08-19 10:29:00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
内容摘要
无国界医生组织(MSF)负责人称,埃博拉病毒的爆发和传播都远超我们的估计。同时,经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两名医疗工作者证实,3名在这个国家工作的非洲医生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正在接受美国马普生物公司所研制新药ZMapp治疗。他们是首批使用这种试验性药物的非洲人。

19100142361.jpg

 

两名在利比里亚感染病毒的美国医务人员曾接受ZMapp治疗,随后病情出现好转。但这种新药没能挽救75岁的西班牙天主教神父米格尔·帕哈雷斯的生命。

蒙罗维亚“约翰·F·肯尼迪医疗中心”首席医务官员比利·约翰逊2014年8月16日向记者证实,利比里亚医生扎肯尼斯·爱尔兰、亚伯拉罕·博博尔和来自尼日利亚的医生埃洛赫·科斯莫斯·伊祖楚克乌“都在接受试验性药ZMapp治疗,从2014年8月14日晚开始”。

这3名医生是首批接受ZMapp治疗的非洲人。

接治这3名医生的艾尔瓦医疗中心一名医务人员2014年8月16日说,3人将接受为期6天的ZMapp治疗,2014年8月16日是第三天,但没有说明他们的近况。

ZMapp先前仅在猴子身上做过试验。是否冒险大规模使用这种药物应对当前埃博拉疫情在医学界引发了伦理争论。一些专家认为应将药物提供给非洲国家使用;另一些专家则不同意匆忙扩大药物使用范围,理由是尚未确认这种药有效并且安全。

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8月12日召开医学伦理专家会议,为ZMapp在这轮疫情中的使用“亮绿灯”。

 

【肯尼亚加强防控 严警戒


2014年8月16日,东非国家肯尼亚开始禁止暴发埃博拉疫情的西非三国旅客入境。

肯尼亚卫生部长詹姆斯·马查里亚说,肯方已对来自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旅客关闭边境。

肯尼亚航空公司同一天宣布,将从2014年8月20日起暂停进出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和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航班。

此前,运营非洲航线的尼日利亚阿里克航空公司和总部设在多哥首都洛美的ASKY航空公司均已暂停往返于利比里亚以及塞拉利昂的航班。

 

深度报道】

ZMapp用药的伦理之争

ZMapp用药的伦理之争 科技世界网


来自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医生布兰特利和其同事在利比里亚救治埃博拉病人期间感染病毒,他们被医用专机接回美国医治。在他们离开利比里亚前,试验性药物ZMapp被空运至非洲为两人治疗。在使用了ZMapp不到1个小时后,布兰特利的呼吸困难症状和皮疹显著改善。其同事使用了两个剂量的ZMapp,症状也显著改善。但这种新药没能挽救75岁的西班牙天主教神父米格尔·帕哈雷斯的生命。

ZMapp让人看到了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希望,也引发伦理争论:一些专家认为应将药物提供给非洲国家使用;另一些专家则不同意匆忙扩大药物使用范围,理由是尚未确认这种药安全有效。

 

用新药“符合伦理”

ZMapp毕竟只是一种试验性药物,它的临床使用引起一些人的质疑:是否应该将尚未经过人体试验的药物用于此次疫情?

马普公司非常谨慎,在免费提供药物的同时也提出:“任何在病人身上使用试验药物的决定都要由医师根据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的规定进行。”

美国FDA有一条关于“同情性用药”(com-passionateuse)条款,允许未进入临床试验的药物让病人使用。通常情况下,如果医生提出申请,给某个无药可治的病人使用试验药物,并且有人愿意提供试验药物,FDA不会反对单个病人的治疗用药。FDA要求,让病人完全了解试验药物的情况,并确保安全使用试验性药物。

用新药“符合伦理” 科技世界网


布兰特利正属于此类情况,他感染的埃博拉病毒没有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而布兰特利所属的撒玛利亚救援会也为他弄到了ZMapp。据CNN报道,布兰特利根据他熟悉的一个病例判断,他快要死了,于是告诉他的医生使用ZMapp。

利比里亚信息部长布朗近日接受英国媒体采访表示,他们清楚ZMapp可能带来风险,但如果不这么做,死去的人会更多。

2014年8月12日,世卫组织医疗伦理委员会表示,为抗击西非国家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向埃博拉患者提供试验性药物符合伦理。世卫组织称,使用这种药物时,病人必须“知情并同意,有选择自由、保密、尊重个人意愿、有尊严,并且有社区的参与”。

 

课外知识

因埃博拉“一夜成名”的小公司

埃博拉试验性药物ZMapp让一家只有9人的美国小公司马普生物制药一下子成为世界焦点。“缺医少药”的西非国家顾不得风险,正急切盼望得到这种“救命药”。这不就是一个好莱坞式的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逆袭故事吗?且不论这家公司最终能否成为救星,单看它的成长经历也许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因埃博拉“一夜成名”的小公司 科技世界网


马普生物制药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是成立于2003年的一家小公司。然而,小公司却有“大”背景,当初两名在西非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公民亟需药物治疗,马普生物制药公司就被美国政府卫生机构相中了。因为现阶段为数不多的完成动物实验验证的埃博拉药物都是美国政府资助的,或是企业与美国政府卫生机构合作研发的。

埃博拉病毒1976年被发现以来还没有有效药物和疫苗,除了药物研发难度大之外,市场太小和没有什么经济效益也是原因之一。那么,为什么大公司都没兴趣研发,马普生物制药这样的小公司却能做出来呢?归根结底还是离不开美国政府为防范生化袭击而对相关研究提供的支持。该公司成立11年来,只有一个资金来源,那就是美国政府。据称该公司先后得到约4000万美元的资助。

科技世界网


涉及具体的病毒研究,埃博拉病毒这种高危病原体只能在最高安全等级的四级实验室中操作,美国在“9·11”事件前总共只有3所四级实验室,当时像埃博拉这种“偏门”病毒无法进入被优先研究的行列。但“9·11”事件以及同年发生的炭疽杆菌事件改变了一切。从那以后,美国把防范生化袭击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建设了一大批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直接推动了埃博拉等病毒的研究进程。

马普生物制药公司使用的是美国军方的四级实验室。纵观整个埃博拉病毒研究,大抵都是政府建四级实验室,然后开放给合作企业使用。从小的方面说,这种研发模式控制了病毒的扩散风险,增加了企业的研发和竞争能力。从大的方面说,也有助于国家的生物安全体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