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基本法》(下)
2014-04-01 17:06:00   来源:人民网
内容摘要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Grundgesetz für 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GG)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宪法,是德国的根本大法,标志着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成立。后经过多次修改,最近一次修改在2006年8月26日,并于2006年9月1日生效。

第七十五条

一、联邦根据本基本法第七十二条,关于下列事项对于各邦之立法有颁布通则之权;(本基本法)第七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准用之。

(一)除第七十四条之一另有规定外,有关各邦、各乡镇及其它公法团体服务人员之法律地位。

(一)之一、高等教育之一般基本原则。

(二)出版之一般法律关系。

(三)狩猎事宜、自然景观之保护与乡村及风景之维护之保存。

(四)土地分配、区域计划与水土保持。

(五)户口登记与身分证证明事项。

(六)保护德国文化资产免于外流。本基本法第七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准用之。

二、通则仅于例外情形得作细节或直接规定。

三、各邦应于联邦颁布通则后,依其所定之期当期间内,颁布必需之邦法律。

第七十六条

一、法案应由联邦政府、联邦议会议员或联邦参议院提出于联邦议会。

二、联邦政府之议案应先提交联邦参议院。联邦参议院有权于六周内对此议案表示意见。联邦参议院如基于重大理由,特别是考虑到范围而要求延期者,期间最长为九周。联邦政府如认为其提交联邦参议院之议案系例外特别紧急事件,则于三周后,或如联邦参议院依

第三句提出延期之要求,则于六周后,纵联邦参议院之意见尚未送达;但于收受联邦参议院之意见后,应即转送联邦议会。关于修改基本法之草案与依本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或第二十四条之托付主权,表示意见之期间为九周;第四句之规定不适用之。

三、联邦参议院之议案应由联邦政府于六周内提出于联邦会。联邦政府于提出时应附具其见解。联邦政府如基于重大理由,特别是考虑到范围而要求延期者,期间最长为九周。联邦参议院如认为其议案系例外特别紧急事件,期间为三周,或如联邦政府依第三句提出延

期之要求,则为六周。关于修改基本法之草案与依本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或第二十四条之托付主权,此期间为九周;第四句之规定不适用之。联邦议会应于相当期间内审查此议案并作成决议。

第七十七条

一、联邦法律应由联邦议会通过。联邦议会通过后应立即由联邦议会议长提交联邦参议院。

二、联邦参议院得于收到法律决议三周内,请求召开联邦议会议员与联邦参议院参议员所组成之委员会,联席审查该议案。此项委员会之组织与程序,由议事规则规定之,议事规则由联邦议会议决并经联邦参议院同意。奉派参加此项委员会之联邦参议院参议员不受指

示之拘束。如某一法律需要联邦参议院之同意,联邦议会与议邦政府均得请求召开委员会。如委员会建议修改联邦议会通过之法律决议,联邦议会应重新决议。

二之一、法律须经联邦参议院同意者,如未依第二项第一句请求召开联席委员会,或调停程序并未建议修改法律决议即告终结,联邦参议院应于相当期间内为同意之决议。

三、遇有法律不须联邦参议院同意之情形,如本条第二项所定程序业经完成,联邦参议院得于二周内对联邦议会所通过之法律提出异议。异议期限之起算,在第二项末段之场合,自接到联邦议会重新通过之决议时开始;在所有其它情形,则自收到第二项所谓委员会之

主席通知,谓委员会之程序已告完结时开始。

四、联邦议会通过之法律如经联邦参议院同意,或不依第七十七年第二项行事,或不于第七十七条第三项限期内提出异议或撤销其异议,或其异议为联邦议会所拒绝,即为成立。

第七十九条

一、本基本法之修正应以法律为之,此项法律应明文表示修正或增补本基本法之文句。国际条约其主题为和平解决、准备和平解决、或取消占领体制或其宗旨在增强联邦共和国防务者,为阐明本基本法之规定不与此等条约之缔结及生效相抵触起见,仅须对本基本法原

文就该项阐明解释作一补充规定已足。

二、此项法律需要联邦议会议员三分之二及联邦参议院投票权三分之二之同意。

三、本基本法之修正案凡影响联邦之体制、各邦共同参与立法或第一条与第二十条之基本原则者,不得成立。第八十条一、联邦政府、联邦阁员或邦政府,得根据法律发布命令

(Rechtsverordnungen)。此项授权之内容、目的及范围,应以法律规定之。所发命令,应引证法律根据。如法律规定授权得再移转,授权之移转需要以命令为之。

二、除联邦法律另有规定外,联邦政府或部长关于利用联邦邮政与电讯设施之原则与费用、利用联邦铁路设施之费用之征收原则及关于铁路之建设与经营等,所发布之命令,以及根据联邦法律所发布之命令,而该法律需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或该法律为各邦受联邦之委托而执行,或其执行属各邦本身之职务者,应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

三、联邦参议院对于需经其同意之命令,有提案权。

四、邦政府基于联邦法律之授权而得发布命令者,各邦亦得基于法律颁布邦法规。

第八十条之一

一、有关国防包括平民保护,在本基本法或一联邦法律中规定,仅得依本条之规定发布命令时,则除防卫情形外,仅得于联邦议会确认已进入紧急情况,或其特别允许时,始得为之。遇有第十二条之一第五项前段及第六项二段场合,紧急情况之确认及特别允许需要所

投票数三分之二之多数。

二、基于第一项命令所为之措施,如经联邦议会要求,应予撤销。

三、违反第一项所为之命令,如系基于并依照国际机关经联政府同意在条约之范围内所为之决定,亦得允许。依本项所采之措施,如经联邦议会议员多数要求,应予撤销。

第八十一条

一、遇有本基本法第六十八条场合,联邦议会未被解散,如其不顾联邦政府业经宣布某一法案为紧急议案而拒绝通知,联邦总统得以联邦政府之请求,并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宣布该议案为立法紧急状态(Gesetzgebungsnotstand)。某一法案如经联邦总理连同第六十八条所定信任动议一并提出而联邦议会拒绝者,亦同。

二、联邦议会如于立法紧急状态宣布后再度拒绝该法案或虽通过而其措辞为联邦政府宣布不能接受者,该法案如经联邦参议院同意应视为已成立。联邦议会如于该议案重行提出后四周内不予通过,亦同。

三、联邦总理任期内,凡经联邦议会拒绝之任何其它法案,均得于立法紧急状态最初宣布后六个月内,依本条第一、二两项通过之。上项期间届满后,在同一联邦总理任期内,不得再宣布立法紧急状态。

四、本基本法不得以根据本条第二项所制定之法律予以修正或全部或局部废止或停止。

第八十二条

一、依本基本法规定所制定之法律,经副署后,应由联邦总统缮成正本,并公布于联邦公报(Bundesgesetzblatt)。命令由发布机关签署,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应公布于联邦公报。

二、法律与命令均应明定生效日期。如无此项规定,应于联邦公报刊行之日终了后第十四日生效。


第八章 联邦法律之执行与联邦行政


第八十三条

除本基本法另有规定或许可外,各邦应以执行联邦法律为其本身职务。

第八十四条

一、各邦以执行联邦法律为其本身职务时,除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另有规定外,各邦应规定设立机关及行政程序。

二、联邦政府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得发布一般性行政规程(allgemeine Verwalt-ungsvorschriften)。

三、联邦政府应监督各邦依现行法律执行联邦法律。为此联邦政府得派驻委员于各邦最高机关;经各邦最高机关之同意,或各邦最高机关不予同意而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并得派驻委员于各下级机关。

四、各邦执行联邦法律,如联邦政府认为欠缺不足而未能克服时,联邦参议院以联邦政府或有关邦之请求应决定该是否违法。对联邦参议院此项决定得上诉于联邦宪法法院。

五、联邦政府为执行联邦法律,得于特殊场合,经联邦立法授权发布个别指令(Einzelweisungen),此项联邦立法应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除联邦政府认为情况紧急外,此等指令应对各邦最高机关发出。

第八十五条

一、联邦法律如经联邦委托各邦执行,设立机关应为各邦之事项,但联邦法律经联邦参议院同意另有规定者, 不在此限。

二、联邦政府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得发布一般性行政规程。联邦政府得规定公务员及雇员之统一训练。中级机关首长之任命,应经联邦政府之同意。

三、各邦机关应服从联邦最高主管机关之指令。除联邦政府认紧急者外,此等指令应对各邦最高机关发出。各邦最高机关应确保指令之执行。

四、联邦监督之范围,应包括执行方法是否合法与是否适宜。联邦政府为此得要求提出报告与文件,并得派驻委员于各机关。

第八十六条

联邦如由联邦自设行政官署或由联邦直属之公法团体或机构执行法律,除法律有详细规定外,联邦政府应发布一般性行政规程。除法律另有规定外,联邦政府应规定设立机关。

第八十七条

一、外交事务、联邦财务行政及本基本法第八十九条所定之联邦水路与航运行政,属联邦直接行政事务,由联邦政府下级行政机关执行。依联邦法律得设置联邦边境防卫官署、警务新闻中心、刑事警察局,为维护宪法并防免在联邦领域内使用暴力企图伤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外交利益之行为或其预备行为,并得设置联邦调查局。

二、社会保险主体,其管辖范围超过一邦之领域者,为直属联邦之公法团体。社会保险主体,其管辖范围超过一邦,而未超过三邦之领域,如对其监督之邦由有关各邦自行决定者,为直属邦之公法团体。

三、此外,凡联邦有立法权之事项,均得依联邦立法,设立独立之联邦中央机关及联邦直属之新公法团体与机构。联邦有立法权之事项如获得新职权,遇有迫切需要场合,经联邦参议院及联邦议会过半数之同意,得自设联邦中下级机关。

第八十七条之一

一、联邦为国防而建立武装部队,其兵力数量及编制原则应于预算案中表示之。

二、为国防目的以外之武装部队,仅于本基本法明白规定时始得设置。

三、在防卫事件及紧急状况时,武装部队如因执行其防卫任务有必要,有权保障民有财产并监管交通管制。此外在防卫事件及紧急状况时,如为支持警察之措施,亦得交付武装部队保障民有财产; 在此情形,武装部队应与该管机关共同为之。

四、为防止对联邦或一邦存在或自由民主基本秩序之紧急危险,如有第九十一条第二项之情形,而警力及边境保卫队已不足应付时,联邦政府得派武装部队支持警察及边境保卫队,以保障民有财产并对抗有组织之武装叛乱分子。如经联邦议会或联邦参议院之请求,武装部队之指派应即中止。

第八十七条之二

一、联邦国防部队行政,应由其本身具有下级行政机构之联邦自设行政机关掌管之,其职权为管理关于人事及武装部队物质需要之直接供应事项,但有关伤病官兵之救济或营建工程等事项,除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立法规定者外,不得交由联邦国防部队行政机关管理之。授权国防部队行政机关干预第三人之权利之立法,亦须获得联邦参议院之同意,但有关人事之法律,不在此限。

二、有关国防,包括征兵及保护平民联邦法律,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得规定其全部或一部由本身具有下级行政机构之联邦自设行政机关执行之,或由各邦以联邦代理机关之资格执行之。如此类法律系由各邦以联邦代理机关之资格执行,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得规定依第八十五条授与联邦政府及联邦最高主管机关之权力全部或一部移交联邦高级机关行使之;遇此情形,并得规定各该机关依第八十五条第二项第一段发布一般性行政规程,无须联邦参议院之同意。


第八十七条之三

依第七十四条第十一款之一公布之法律,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得规定该等法律由联邦委托各邦执行。

第八十七条之四

一、空运行政属联邦直接行政。关于采行公法或私法之组织形式,由联邦法律定之。

二、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法律,得将空运行政之职权委托各邦代管之。

第八十七条之五

一、联邦铁路之铁路运输行政属联邦直接行政。铁路运输行政之任务得以联邦法律转让予各邦成为其固有事务。

二、超过联邦铁路范围之铁路运输行政任务而由联邦法律转让予联邦者,由联邦履行之。

三、联邦铁路以私法形式之经济企业营运。此经济企业之活动包含铁路之铺设、保养与经营者,属联邦财产。联邦转让依第二句对此企业之股份者, 应依据法律为之。联邦应保留此企业之多数股份。细节以联邦法律定之。

四、联邦应保障于建构及维持联邦铁路法律以及不涉及铁路旅客运送之铁路网运输服务时,考虑公众福祉,尤其运输之需要。细节以联邦法律定之。

五、第一项至第四项所定之法律,需经联邦参议院同意。关于联邦铁路企业之解散、合并与分裂,联邦铁路转让予第三人以及联邦铁路之停止营运或有铁路旅客运送效果之法律规定,需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

第八十七条之六

一、联邦应依需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保障邮政与电讯勤务之适当与充分。

二、前项所定之勤务为私经济活动者,应由以德国联邦邮政之特别财产成立之企业实施。邮政与电讯领域内之高权任务,应由联邦直接行政履行。

三、涉及以德国联邦邮政之特别财产所成立企业之个别任务,联邦得不依第二项第二句之规定,而根据联邦法律,以直属联邦之公法团体的法律形式履行。

第八十八条

联邦应设置一货币及发行币券之银行为联邦银行。其权限与任务于欧洲联合之范围内,得托付于具独立性,且以确保价格稳定为其优先目标之欧洲中央银行。

第八十九条

一、联邦为前德国国有水路(Reichswasse-rstrassen)之所有人。

二、联邦应由其自设之机关管理联邦水路。凡超过一邦领域之内河运输职务及法律赋予联邦之海洋运输职务,均由联邦行使。联邦得应要求将一邦领域内之联邦水路,以委任行政委托该邦代为管理。水路如经过数邦,联邦得将其管理委托有关各邦同意之一邦。

三、联邦管理、修建及新建水路时,应与各邦共同确保农田水利之需要。

第九十条

一、联邦为前德国国有高速汽车道路(Reichsautobahnen) 及前德国国有公路(Reichsstrasssen)之所有人。

二、各邦或依各邦法律有管辖权之自治团体,应代联邦管理联邦高速汽车道路及其它长途运输之联邦公路。

三、联邦应各邦之请求,得自行接管各该领域内之联邦高速汽车道路及其它长途运输之联邦公路。

第九十一条

一、为避免威胁联邦或一邦自由基本秩序或存在之紧急危险,一邦得要求他邦警力及其它行政机关或联邦边境保卫队之人力设备协助。

二、遭受紧急危险威胁之邦,如本身不拟或不能制止危险时,联邦政府得将该邦之警察及他邦警力置于其指挥下并得指派联邦边境保卫队单位。此种指挥于危险排除后应即撤销或应联邦参议院之请求而随时撤销。该种危险如扩及一邦以上,为有效制止而有必要时,联邦政府得指挥邦政府,在此情形,本项前段不受影响。


第八章之一共同任务

第九十一条之一

一、各邦执行其任务,如此等任务具整体意义而联邦之参与对改善生活水准有必要时,左列情形联邦应予协力。

(一)大学包括大学医院之建立与新建。

(二)地方经济结构之改善。

(三)农业结构与海岸防御之改善。

二、有关共同任务之细节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该法律应包括执行上之一般原则。

三、该法律应就共同计划大纲有所规定,大纲中拟议之事,需要在其领域实施之邦同意始得接受。

四、在第一项一、二款之情形,联邦应负担每一邦之一半支出,在第一项三款之情形,联邦至少应负担一半; 其对每一邦之资助应属一致。其细节以法律定之。其资金之筹划则留诸联邦及各邦预算案中规定之。

五、如经请求,应将共同任务之执行情形通知联邦政府及联邦参议院。

第九十一条之二

联邦及各邦经由协议得对教育计划及超地区经济研究计划之推动,共同进行,其费用之分摊于协议中定之。


第九章 司法

第九十二条

司法权付托于法官;由联邦宪法法院(Bundesverfass- ungsgericht) 、本基本法所规定之各联邦法院。(Bundesgerichte)及各邦法院(Gerichte der Lander)分别行使之。

第九十三条

一、联邦宪法法院审判左列案件:

(一)遇有联邦最高机关或本基本法或联邦最高机关处务规程赋予独立权利之其它关系人之权利义务范围发生争议时,解释本基本法。

(二)关于联邦法律或各邦法律与本基本法在形式上及实质上有无抵触或各邦法律与其它联邦法律有无抵触、发生歧见或疑义时,经联邦政府、邦政府或联邦议会议员三分之一之请求受理之案件。

(二)之一关于法律是否符合本基本法第七十二条第二项之要件发生歧见,而由联邦参议院、邦政府或邦议会所提起之案件。

(三)关于联邦与各邦之权利义务,尤其关于各邦执行联邦法律及联邦对各邦行使监督,发生歧见之案件。

(四)关于联邦与各邦间、邦与邦间或一邦内之其它公法上争议,而无其它法律途径可循之案件。

(四)之一任何人声请其基本权利或其依第二十条第四项、第三十三、三十八、一百零一、一百零三及一百零四条所享之权利遭公权力损害所提起违宪之诉愿。

(四)之二乡镇及乡镇联合区由于依第二十八条之自治权遭法律损害而提起违宪之诉愿,该法律如系邦法,则须系无从在邦宪法法院提起者。

(五)本基本法规定之其它案件。

二、此外,联邦宪法法院应受理联邦立法指定受理之其它案件。

第九十四条

一、联邦宪法法院由联邦法官及其它法官组织之。联邦宪法法院法官半数由联邦议会、半数由联邦参议院选举之。此等法官不得为隶属于议会、联邦参议院、联邦政府或各邦类似机关之人员。

二、联邦宪法法院之组织与程序及在何种情形其判决具有法律效力,应由联邦法律规定之。该法律得规定提起违宪诉愿以先进行其它法律程序而无从救济为前提,并得规定一特别受理程序。

第九十五条

一、为一般法律事件、行政、财务、劳工、社会法律事件, 联邦设立联邦最高法院、联邦行政法院、联邦财务法院、联邦劳工法院及联邦社会法院为最高之法院。

二、该等法院法官之选任,由依事务性质;该管联邦部长会司法官选任委员会决定之,该委员会由各邦之该管部长与联邦议会选举同额之委员组织之。

三、为维护司法统一,第一项所称之各法院应组成一联席会议,其细节以联邦法律定之。

第九十六条

一、联邦为工商业法律保护事件,得设置一联邦法院。二、联邦得设置管辖武装部队之军事法院为联邦法院,此等法院仅于防卫事件或对派驻国外或在战舰上服役之武装部队成员,行使刑事管辖权,其细节由联邦法律定之。此等法院业务范围属联邦司法部长监督,其专任法官应具有充任法官之资格。

三、第一、二项所称法院之最高法院为联邦最高法院。

四、对服事公法勤务之人员,联邦得设置联邦法院以处理惩戒程序及诉愿程序。

五、对第二十六条第一项及国家保护之刑事程序,得以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规定,将联邦管辖权委由邦法院行使之。

第九十七条

一、法官应独立行使职权,并只服从法律。

二、正式任用之法官非经法院判决,并根据法定理由、依照法定程序,在其任期届满前,不得违反其意志予以免职,或永久或暂时予以停职或转任,或令其退休。

法律得规定终身职法官退休之年龄。遇有法院之组织或其管辖区域有变更时,法官得转调其它法院或停职,但须保留全薪。

第九十八条

一、联邦法官之法律地位,应由联邦特别法律规定之。

二、联邦法官,如于职务上或非职务上违反本基本法之原则或各邦之宪法秩序时,联邦宪法法院经联邦议会之请求,得以三分之二之多数,判令其转任或退休。如违反出于故意,得令其免职。

三、各邦法官之法律地位,应由各邦特别法律规定之。除第七十四条第四项另有规定外联邦得颁布规范性章则。

四、各邦得规定各邦法官之任命应由邦司法部部长会同法官选任委员会决定之。

五、各邦得根据本条第二项制定各邦法官规程。现行之各邦宪法不受影响。法官弹劾案件由联邦宪法法院审判。

第九十九条

邦内之宪法争议,得由各邦立法交由联邦宪法法院审理,而关于各邦法律适用之终级审判,亦得藉此由第九十五条一项所称之各最高法院审理。

第一百条

法院如认为某一法律违宪,而该法律之效力与其审判有关者,应停止审判程序。如系违反邦宪法,应请有权受理宪法争议之邦法院审判之;如系违反本基本法,应请联邦宪法法院审判之。各邦法律违反本基本法或各邦法律抵触联邦法律时,亦同。

二、诉讼进行中如关于国际法规则是否构成联邦法律一部分及其是否对个人产生直接权利义务(本基本法第二十五条)发生疑义时,法院应请联邦宪法法院审判之。

三、某一邦宪法法院解释本基本法时,如欲背联邦宪法法院或他邦宪法法院原有之判决,该宪法法院应请联邦宪法法院审判之。

第一百零一条

一、非常法院(Ausnahmegerichte)不得设置。不得禁止任何人受其法定法官之审理。

二、处理特别事件之法院,惟根据法律始得设置。

第一百零二条

死刑应予废止。

第一百零三条

一、在法院被控告之人,有请求公平审判之权。

二、行为之处罚,以行为前之法律规定处罚者为限。

三、任何人不得因同一行为,而依一般刑法多次受罚。

第一百零四条

一、个人自由非根据正式法律并依其所定程序,不得限制之。被拘禁之人,不应使之受精神上或身体上之虐待。

二、惟法官始得判决可否剥夺自由及剥夺之持续时间。此项剥夺如非根据法官之命令,须实时请求法官判决。警察依其本身权力拘留任何人,不得超过逮捕次日之终了。其细则由法律定之。

三、任何人因犯有应受处罚行为之嫌疑,暂时被拘禁者,至迟应于被捕之次日提交法官,法官应告以逮捕理由,加以讯问,并予以提出异议之机会。法官应实时填发逮捕状,叙明逮捕理由,或命令释放。

四、法官命令剥夺自由或延续剥夺期间时,应实时通知被拘禁人之亲属或其信任之人。

第十章 财政

第一百零四条之一

一、除本基本法另有规定外,联邦及各邦各负担执行其任务所发生之支出。

二、各邦受托处理联邦之事务时,由联邦负担因此而生之支出。

三、准许金钱支出并由各邦执行之联邦法律得规定金钱支出由联邦负担一部或全部。该法如规定联邦负担一半或一半以上,须系由联邦委托而执行者。该法如规定各邦负担四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以上之支出,则须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

四、联邦得对各邦及乡镇之重大投资提供财务协助,此等投资须为消除对整体经济均势之障碍,平衡联邦领域内不同之经济力量或促进经济成长所必要者。其细节,尤其促进投资之种类,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或依联邦预算法之行政协议定之。

五、联邦及各邦负担其机关内产生之行政支出,并在相互关系上负责有秩序行政。其细节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

第一百零五条

一、联邦对关税及财政专卖有专属之立法权。

二、赋税收入之全部或一部如划归联邦或遇有本基本法第七十二条第二项须定之情形时,联邦对其余之赋税有共同立法权。

二之一、对地方性之消费税与交易税,如其不属联邦法律所定税收之同一种类时,各邦有立法权。

三、税收之全部或一部系用于各邦或乡镇时,有关之联邦法律须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

第一百零六条

一、专卖收入及下列税收应归联邦:

(一)关税。

(二)未依第二项划归各邦、未依第三项划归联邦与各邦共有或未依第六条划归乡镇之消费税。

(三)运输税。

(四)资本交易税、保险税及汇票税。

(五)一次财产税及为平衡财政负担而课征之平衡税。

(六)所得税与法人税之附加税捐。

(七)欧洲共同市场范围内之税捐。

二、下列税收应归各邦:

(一)财产税。

(二)遗产税。

(三)动力车辆税。

(四)未依第一项划归联邦或未依第三项划归联邦与各邦共有之交易税。

(五)啤酒税。

(六)赌场税。

三、所得税、法人税及加值型营业税(Umsatzsteuer) 归联邦与各邦共有(共有税),但以所得税之税收未依第五项、加值型营业税之税收未依第五项之一划归乡镇者为限。所得税与法人税之收入由联邦与各邦各分得二分之一。营业税应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规定联邦与各邦划分之比例。此种划分并应遵循后列原则。决定联邦与各邦就加值型营业税之分配时,应对各邦自一九九六年一月一日起,因所得税法对儿童之照顾导致税收减少之情形,并予考量。其细节以联邦法律依第三句定之。

(一)在经常收入之范围内,联邦与各邦均有同等之请求权以支应必要之支出。至于支出之界限, 应斟酌一多年之财政计划予以定断。

(二)联邦及各邦之预算需要应予协调,以达成合理之平衡,避免过重之税负并确保联邦境内一致之生活水准。

四、如联邦与各邦之收支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则联邦与各邦对营业税之划分比例应重新调整;依第三项第五句于决定联邦与各邦就加值型营业税之分配时应考量之税收减少,就此毋庸斟酌。如各邦因联邦法律而增加支出或减少收入,则此增加之负担, 可依经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以财政津贴予以平衡,但以短期者为限,在该法律中应规定此项财政津贴之估计原则及分贴各邦之原则。

五、乡镇获得所得税收入之部分,其比例由各邦依各乡镇居民缴纳所得税成绩之原则予以分配。其细节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该联邦法律)得规定由各乡镇决定乡镇分得部分之税率。

五之一、乡镇自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起获得加值型营业税收入之部分,由各邦根据地方与经济需求分配予其乡镇。其细节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

六、土地税与非加值型营业税(Gewerbesteuer)之收入归属乡镇, 地方性之消费税与奢侈税(Aufwandsteuer)之收入归属乡镇或依邦立法所定之标准归属乡镇联合区。乡镇有权于法定范围内决定土地税与非加值型营业税之税率。邦无乡镇者,土地税、非加值型营业税及地方性之消费税与奢侈税之收入归属邦。联邦及各邦得藉征收而分得营业税之收入。征收之细节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法律定之。依邦立法所定之标准,土地税和非加值

型营业税,以及乡镇就所得税与加值型营业税收入分得部分,得作为征收之估计基础。

七、共同税之总收入中各邦分得部分,应由邦立法决定一定百分比用以挹注乡镇及乡镇联合区。其余则由邦立法决定邦税收入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内挹注乡镇(乡镇联合区)。

八、联邦如在各别邦内或乡镇(乡镇联合区)内筹办特别事业,引起超额支出或减少收入(特别负担),而不能期待各邦或乡镇承受此一特别负担时,应由联邦作必要之调整,斟酌此项调整时,并应考虑邦或乡镇因筹办此种事业所生对第三人之补偿支付及财政上之利益。

九、本条所称各邦之收支亦适用于乡镇(乡镇联合区)之收支。

第一百零六条之一

各邦自一九九六年起,为公共旅客运送之需要,得自联邦租税收入获得一笔款项。其细节以需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本款项于依本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项测定财力时,应不予考虑。

第一百零七条

一、邦税之收入及所得税、法人税收入各邦分得部分,在财税机关于各该领域税收之范围内(地方收入),属于各该邦。经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就法人税及薪资税,应详细规定地方收入,划分之种类与范围。该法律并得规定因其它税收所生地方收入之划分与范围。营业税各邦分得部分,由各该邦依其人口数为准而分享,其中一部分,至多为各邦分得部分之四分之一,得由经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规定作为补助款,以补助邦税、所得税及法人税收入以每一居民计低于各邦平均数之邦。

二、各邦间互异之财力,应藉法律确保其有合理之平衡,在此并应注意乡镇(乡镇联合区)之财力与财政需要。该法律并应规定要求补助各邦请求权之条件与有补助义务各邦之补助责任,以及补助数额之给付标准,该法律亦得规定,由联邦以自有经费补助资弱之邦,以支应其一般财政需要之不足(补助款)。

第一百零八条

一、关税、财政专卖、联邦法律所定之消费税包括输入营业税以及欧洲共同市场内之税捐,应由联邦财政机关管理之。此等机关之组织应由联邦法律定之, 如设置中级机关,其首长之任命应咨询各邦政府。

二、其余各税由各邦财政机关管理之,此等机关之组织、人员之训练等由经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如设置中级机关,其首长之任命应得联邦政府同意。

三、各邦财政机关处理划归联邦收入之税,系受联邦委托而为,并适用第八十五条第三、四项之规定,但该条中之联邦政府于此应以联邦财政部长代替之。

四、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得就税务管理规定联邦与各邦之合作,就第一项所称之税规定邦财政机关之管理,就其余之税规定联邦财政机关之管理,藉使税法之执行得以改善或减轻。至仅挹注乡镇(乡镇联合区)之税,其原系邦财政机关之管理权,得由各邦将全部或一部交由乡镇行使。

五、联邦财政机关所采用之程序由联邦法律定之。至邦财政机关或第四项后段情形各乡镇所采之程序,则由经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定之。

六、财政管辖区域由联邦法律统一定之。

七、联邦政府得颁布一般性管理规则,如各邦财政机关或乡镇亦负有管理义务,并应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

第一百零九条

一、联邦与各邦在财务管理方面应自给自足,互不依赖。

二、联邦与各邦在财务管理方面应考虑全面经济均势之需要。

三、经由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得就预算法、配合景气之财务管理及多年财政计划树立对联邦与各邦共同有效之原则。

四、为消除对整体经济均势之障碍,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得规定:

(一)区域性法人及目的性团体所受贷款之最高金额、条件与时间。

(二)免除联邦及各邦在德意志联邦银行保持无息存款(景气平衡准备金)之义务。发布此等命令之授权仅得赋予联邦政府。该等命令需要联邦参议院之同意,惟如经联邦议会请求应予取消;其细节由联邦法律定之。

第一百十条

一、联邦之一切收支应编入预算案,联邦企业及特别财产仅须列其收入或支出,预算案应收支平衡。

二、预算案应为一会计年度或依年别分数会计年度,于第一会计年度开始前以预算法订定之。预算案之某些部分,亦得规定系就年别而适用于不同时间。

三、前项第一段之法律案,以及预算法及预算案之修正案,由联邦议会送交联邦参议院;参议院有权于六周内(修正案则于三周内)表示其意见。

四、预算法中仅能容纳与联邦收支及该法当时之有关规定。预算法得规定其条款于次一预算法公布时或依第一百十五条之授权于较晚之时始告失效。

第一百十一条

一、会计年度终了,如下年度预算案尚未以法律确定, 联邦政府在此项法律生效前,有权为左列之必要支出:

(一)维持合法成立之机关并执行合法决定之措施。

(二)履行合法成立之联邦债务。

(三)在上年度预算核定之经费范围内,继续营建工程、购置及其它工作,或为此继续给与补助。

二、如特别立法所定税收、输入及其它来源之收入或流动资金准备金,不敷本条第一项支出,联邦政府得以信用借款方式筹募上年度预算最后总额四分之一之必要经费,以处理当前政务。

第一百十二条

超过预算或预算外之支出,应得联邦财政部部长之同意。此项同意,惟有在不可预料且属不可避免之必要情形下,始得给予。其细则由联邦法律定之。

第一百十三条

一、法律如增加联邦政府所提预算案中之支出或增列新支出或将来不免有新支出时,应得联邦政府之同意。此于减少收入或将来不免减少收入之法律亦适用之。联邦政府得请求联邦议会决议废止该等法律。在此情形,联邦政府应于六周内向联邦议会表示意见。

二、联邦政府得于联邦议会议决法律后四周内请求联邦议会重新决议。

三、法律依第七十八条业已成立,联邦政府曾于事先着手第一项三、四句或第二项之程序时,始得于六周内表示拒绝同意,逾期视为业已同意。

第一百十四条

一、联邦财政部长应于次一会计年度中,为免除联邦政府责任,将收支及资产负债提于联邦议会及联邦参议院。

二、联邦审计局,其成员享有法律上之独立性,审查帐目及预算执行与资产管辖之经济性与正确性。除联邦政府外,审计局应每年直接向联邦议会及联邦参议院报告。其余联邦审计局之职权由联邦法律定之。

第一百十五条

一、信用贷款及为未来会计年度之支出而为之保证或其它担保,须具有依数额而定之联邦法律授权。信用贷款不得超过预算案中所估投资支出之数额;例外情形仅限于为消除整体经济均势之障碍时,始得准许,其细节由联邦法律定之。

二、关于联邦之特别财产得依联邦法律排除第一项之适用。

第十章之一防卫事件(防卫情况)

第一百十五条之一

一、联邦领域遭受武装力量攻击或此种攻击迫切威胁,此种防卫状况之确定,由联邦议会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决之。此种确定系基于联邦政府之请求,并应有三分之二之投票数,其中并至少应包括联邦议会议员过半数。

二、如情势急迫须采取立即行动,而联邦议会因不可克服之困难而无法适时集会或未达法定人数时,则由联席委员会以三分之二之投票数决定之,其中至少应包括该委员会成员过半数。

三、该项确定应由联邦总统第八十二条于联邦公报中公布之。如此一作法不能及时完成,则以其它方式公布,但嗣后如情势许可应补载于联邦公报。

四、如联邦领域遭受武装力量攻击,而该管联邦机关无法立即依第一项前段予以确定,则该确定视为已决定并自攻击时生效。联邦总统应于情势许可时立即公布此一时间。

五、如防卫情况:确定业经公布而联邦领域已遭受武装力量攻击,联邦总统得经联邦议会同意就此状况之存在作国际法之宣告。在第二项之情形,则以联席委员会之同意代之。

第一百十五条之二

防卫情况一经宣布,武装部队之命令指挥权移归联邦总理。

第一百十五条之三

一、防卫情况发生时,属于各邦立法管辖范围之事件,联邦亦有共同立法权。

二、防卫情况期间,如情形有必要,联邦法律得就防卫情况:

(一)暂行规定不依第十四条三项二段征收之赔偿。

(二)法官如未能于正常有效期间内行使职权,则就剥夺自由决定违反第一百零四条第二

项三段及三项前段之时限,但最高不得逾四日。

三、如为防止当前或迫切攻击所必要,防卫情况发生时藉经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得就联邦及各邦之行政与财政事务违反第八章、第八章之一及第十章而作规定,藉以保障各邦、乡镇及乡镇联合区之生存能力,尤其是有关财政事务。

四、依第一项及第二项一款所定之联邦法律,为执行准备,甚至得于防卫情况发生前适用之。

第一百十五条之四

一、防卫情况时之联邦立法,第二、三项之规定得违反第七十六条第二项、第七十七条第一项二段及第二至第四项、第七十八条以及第八十二条第一项而适用。

二、联邦政府认为紧急之法律案,应于送交联邦议会之同时送交联邦参议院。联邦议会及联邦参议院应即共同讨论该项议案。如一法律以联邦参议院之同意为必要,则该法律之成立须经其多数之同意。其细则以联邦议会通过并经参议院同意之议事规则定之。

三、此等法律公布适用第一百十五条之一第三项后段之规定。

第一百十五条之五

一、防卫情况发生,如联席委员会以至少过半数成员投票数之三分之二决定,联邦议会因不可克服之困难而无法适时集会或表决,则由联席委员会取代联邦议会及联邦参议院之地位,并统一行使其权利。

二、联席委员会不得立法修改本基本法或使本基本法全部或一部失效或排除适用。联席委员会不得依本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第一项第二句、第二十三条第一项或第二十九条制颁法律。

第一百十五条之六

一、防卫情况发生时,如情势有必要,联邦政府得:

(一)指派边境防卫队至整个联邦领域。

(二)对联邦行政机关及邦政府发布命令,如其认为紧急,并得直接对各邦官署发令,联邦政府得将此项权力转交其所指定之邦政府成员。

二、依第一项所采之措施应即通知联邦议会、联邦参议院及联席委员会。

第一百十五条之七

联邦宪法法院及其法官之宪法地位及宪法职权之行使不得侵害。如联邦宪法法院之意见亦认为保全其职权能力有必要时,联席委员会始得立法修改有关联邦宪法法院之法律。此项法律制颁前,联邦宪法法院得采取保全其作能力之必要措施。就前二段所为决议须经联邦宪法法院多数出席法官之同意。

第一百十五条之八

一、防卫情况期间届满任期之联邦议会或各邦人民代表会,应于防卫情况结束后六个月始告任满。防卫情况期间任满之联邦总统或其提前缺位而由参议院议长代行职务时,应于防卫情况结束后九个月始告任满。防卫情况期间任满之联邦宪法法院成员,应于防卫情况结束后六个月始告任满。

二、如有必要由联席委员会选举新联邦总理,则由其成员以多数选举之;联邦总统并得推荐人选。联席委员会仅得以三分之二多数选出继任之方式对联邦总理提出不信任案。

三、在防卫情况存续下,联邦议会不得解散。

第一百十五条之九

一、如联邦主管机关不能采取排除危险之必要措施,而依情势不得不在联邦之部分领域内采取立即独立之行动,则各邦政府或由其指定之官署或其委任人有权于其该管范围内采取第一百十五条之六第一项之措施。

二、依第一项所采措施得随时由联邦政府废止之, 其由各邦官署及下级联邦官署采取者,各邦总理亦得随时废止之。

第一百十五条之十

一、依第一百十五条之三、第一百十五条之五及第一百十五条之七所制颁之法律,以及依该等法律所发之命令,于其适用期间使相对之法律失其效力,但不得对抗依前开各条早先所制颁之法律。

二、联席委员会制颁之法律及依该等法律所发之命令,至迟于防卫情况结束后六个月失其效力。

三、含有违反第九十一条之一、第九十一条之二、第一百零四条之一、第一百零六条及第一百零七条规定之法律,至迟于防卫情况结束后第二会计年度终了时失效。此等法律于防卫情况结束后得由经联邦参议院同意之联邦法律予以修正,藉以配合第八章之一及第十章之各项规定。

第一百十五条之十一

一、联邦议会得随时经联邦参议院同意废止联席委员会之立法。联邦参议院亦得要求联邦议会作此决议。联席委员会或联邦政府为排除危险所采之措施,得经联邦议会及联邦参议院之予以废止。

二、联邦议会经联邦参议院之同意得随时以由联邦总统公布之决议宣告防卫情况结束。联邦参议院亦得要求联邦议会作此决议。防卫情况如其确定之前提要件已不存在,应即宣告其结束。

三、和平条约之缔结由联邦法律决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