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贸易和产业政策》
2014-06-11 15:39:00   来源:中国网
内容摘要
为促进本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澳大利亚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了全国性的经济结构调整。而澳大利亚财政和国际贸易平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矿业等资源产业。这一独特而显著的经济特征令澳大利亚在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幸免于难。

澳大利亚是实行总理内阁制的联邦制国家,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分享不同的权力。澳大利亚的矿产和能源资源主要由联邦政府的工业、科学和资源部和澳大利亚地质调查机构,以及州政府的矿业管理部门负责,各州一般都有自己的矿政部门,负责本州矿产资源的开发与管理;农业由澳大利亚农业、渔业和林业部和各州、各地方农业管理部门负责;贸易主要由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负责,该部身兼外交和外贸双重职责,由外交部长和贸易部长共同管理。其中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负责贸易促进和市场开发工作,由贸易部长分管;澳大利亚国际开发署负责海外援助项目的管理,由外交部长分管。


澳大利亚产业政策变迁

澳大利亚是一个后起的工业化国家,农牧业、采矿业为澳传统产业。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制造业和服务业迅速发展,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逐渐增加。尤其是服务业已成为国民经济主导产业,占澳大利亚GDP50%以上。目前,服务业(包括教育出口、留学业)、制造业、采矿业和农业是澳大利亚的四大主导产业。


1.以外向型经济和专业化为特征的产业结构调整

为促进本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澳大利亚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了全国性的经济结构调整。一方面,国民经济由内向型向外向型转变。澳大利亚政府逐渐意识到发展外向型经济可以突破国内市场狭小的限制,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而且出口增长还可以改善国际收支情况,因此开始注重发展外向型经济,以增加出口来带动国民经济的发展。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政府逐步转变制造业发展模式,为更好地利用其生产要素禀赋优势,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制造业,政府大力支持企业在维持一定生产技术和能力基础上,逐步向专业化生产转变。为此,政府力求使产品结构合理化,并调整了工业地区分布和企业组织。在政府政策的指导下,一些电子元件、大型船舶停产,而许多新产品(如食品、医疗器械和文化用品等)则陆续投产,一些工业如汽车和造船业也进行了整顿。


2.引进竞争机制的国内市场发展战略

澳大利亚仅有2100万人口,但私人消费已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0%,强劲的国内消费市场使得澳大利亚经受住了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3年严重旱灾的双重考验。取得的成绩要归功于澳政府着力培育竞争的国内市场,并出台了一系列符合市场规律的行之有效的改革措施。一是积极推进国企私有化改革,增强企业的活力;二是取消市场准入壁垒,实施放松金融、劳动力等市场管制政策,提供富有竞争的市场环境;三是通过税收、福利等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市场资源配置能力;四是通过充分就业、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和鼓励消费信贷等措施,提高个人即期消费能力。国内市场的培育既拉动了内需,又满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维护了社会稳定。


3.作为“资源供给型发达国家”的特征越来越明显

作为一个资源供给型发达国家,澳大利亚财政和国际贸易平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矿业等资源产业。这一独特而显著的经济特征令澳大利亚在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幸免于难。澳大利亚经济所表现出的稳健,除了部分得益于政府有效的财政刺激计划以及令银行谨慎贷款的严格监管政策外,更多源于全球矿产市场的率先升温以及中国迅速扩大的资源的需求。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1994~2006年的13年间,采矿业产值由23.5亿澳元迅速攀升至125.84亿澳元。如今,澳大利亚50%以上的商品出口与矿石有关,采矿业的直接雇员数量及其与之依存的矿产品生产和加工行业的就业人数占澳大利亚总就业总人口的近4%。尤其是最近5年,随着中国等新兴国家对于铁矿石的需求日益攀升,澳大利亚矿业巨头牢牢控制着全球铁矿石市场的定价权,并且在其国民经济中所占的分量越来越重。如今,日本和韩国等亚洲铁矿石进口国60%~70%的进口矿石来自澳大利亚,中国50%左右的进口铁矿石也来自澳大利亚。作为支柱产业,来自矿产业的税收占到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的18%。与之相比,澳大利亚采矿业以外的其他产业增长及其趋势仍较为迟缓,更突显出澳大利亚作为资源供给型发达国家的特征。


澳大利亚贸易政策变迁

对外贸易是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09/2010财年(2009年7月1日~2010年6月30日),澳大利亚贸易总额为5138.1亿澳元。其中,出口2543.3亿澳元,同比下降10.6%;进口2594.8亿澳元,同比下降6.8%。澳大利亚充分发挥其自然资源丰富的优势,已成为全球重要的初级产品出口国,其传统出口产品为矿产品、畜牧产品和农产品,进口以制造品为主。

澳大利亚坚持主张实行全球贸易自由化政策,政府实行多边贸易体制、区域性贸易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举的方式。


1.主张实行全球贸易自由化政策

澳大利亚的贸易政策提倡建立一套基于规则的强有力的国际贸易体系,该体系应当保证澳大利亚货物与服务进入外国市场,并为其出口商提供一个可预期的公平环境。作为一个拥有广泛贸易与投资利益的中等规模的强国,澳大利亚贸易政策的重中之重是通过世贸组织寻求全球贸易自由化。

目前,澳大利亚从3个层面进一步实现贸易自由化,即通过多边贸易、亚太经合组织和世贸组织。亚太经合组织是澳大利亚政府地区性战略的重点。澳大利亚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中非常活跃,积极为该组织在2010年实现工业化国家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在2020年实现发展中国家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目标而努力。这些目标的实现将大大改善澳大利亚出口商和投资商进入亚太市场的渠道,目前,澳大利亚向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商品和服务的出口占其商品和服务出口总额的2/3,澳大利亚约70%的进口来自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


2.实行多边贸易体制、区域性贸易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并举

澳大利亚的产品和产业虽然在国际范围内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就总量和多样性来说仍然是一个“小”国,它没有足够大到能够利用自身的关税和其他类型的贸易限制对自身产生有利的影响。因此,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性,对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是显而易见的。同时,澳大利亚地处南半球,独占一块大陆,与西方发达国家距离遥远,无法利用区位优势进入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等关税协定中来扩大自己的贸易规模。因此,对澳大利亚来说,以规则为基础的非歧视性的多边贸易体系是最好的答案。多边主义的最重要的特点是不歧视原则,即一个国家对待所有贸易伙伴一视同仁,不偏不倚。不歧视原则使得多边贸易体系能够促进国际经济合作,促进贸易互动,通过引入贸易往来中的预见性和透明度,并通过提供的解决机制纠纷。

在多边领域,澳大利亚积极推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的进程,在知识产权谈判、农业谈判中发挥重要作用;在双边领域,澳大利亚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在推动澳美、澳新、澳泰自贸协定谈判进程的同时,积极发展与中国、日本、东盟、中东和拉美地区国家的经贸关系。


结语

2003年10月,胡锦涛主席访问澳大利亚期间双方签订了《中澳贸易与经济框架协定》;2005年5月23日,中澳双方进行首轮自贸区谈判,至今已进行了10轮。中澳经贸关系在双边贸易发展的基础上,逐步扩大到相互投资、经济技术和劳务合作、资本借贷、农牧业、有色金属、纺织领域的合作等众多行业和领域。

中澳两国贸易中,产品的互补性远高于竞争性,特别是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对中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2009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的十大类商品中,有七类均为矿产资源,约占中国进口澳大利亚商品的79%。

澳大利亚与中国互补的产业结构及其奉行的双边贸易政策将使两国经贸关系逐步向纵深发展,并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