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澳大利亚新能源政策》
2012-12-04 16:12:00   来源:中国人大网
内容摘要
在世界范围内,澳大利亚率先提出新能源发展的总体规划——“可再生能源目标”,通过一系列法律与政策支持新能源的开发与应用,成绩斐然。澳大利亚的财政税收激励政策广泛应用于新能源发展的各个领域和环节,尤其是交通运输性行业。

“保障可靠、廉价的能源供应和实现向低碳、高效、环保的能源体系转变是当前人类面临的两大能源挑战。”毫无疑问,新能源将在发展低碳经济与保障能源安全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为实现能源的“繁荣、安全和可持续性”,澳大利亚在世界上最早提出“可再生能源目标”,通过一系列法律与政策支持新能源的开发与应用,成绩斐然。

 

一、澳大利亚新能源发展的现状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主要的能源生产国和出口国。2007-2008财政年度,能源生产量占世界能源生产总量的2.4%,煤、天然气和石油是其主要的能源产品;能源净出口占国内能源生产总量的67%,黑煤和液化天然气是其主打出口产品。

辽阔国土所赋存的自然资源为澳大利亚新能源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这些新能源包括水能、风能、太阳能、核能及生物质能。在2002-2003和2007-2008财政年度的五年间,可再生能源生产增长了6%。其中,生物气和风能的增长十分显著,分别从2006-2007年度的10和9拍焦耳能源增长到了2007-2008年度的18和14拍焦耳能源。就能源结构而言,2007-2008财政年度,可再生能源分别占能源生产总量和消费总量的2%和5%,占主导地位的新能源是甘蔗渣能源、木头及其废料能源和大型水电,约占可再生能源生产总量的87%。

澳大利亚新能源主要应用于电力领域,贡献了约7%的电力生产。经过最近几年的强劲增长,风电和水电分别占总发电量的1.5%和4.5%。截至2009年10月底,共有9个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处于优先规划阶段,还有80个项目处于候选阶段;有5个太阳能在建项目,最大项目是在南澳大利亚的怀阿拉建一个80兆瓦太阳能发电厂,预计2012年完成;四大海洋能示范项目已经完成,其它四个项目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可以预见,未来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电力将会有显著增长。

 

二、澳大利亚新能源法律与政策的主要内容

以1983年为界,澳大利亚能源法律与政策的指导思想可以分为“国家主义”和“自由主义”两个时期。在“国家主义”时期,历届政府强调政府干预,以追求国家利益;在“自由主义”时期,能源产业逐步走向自由化。20世纪末,在能源需求日益增长、油价持续攀升和气候变化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国家主义”思想再度滋生。在某种程度上,澳大利亚新能源法律与政策是“国家主义”指导思想的产物,而完备的法律与政策体系是澳大利亚新能源发展的根本推动力。


(一)新能源发展规划

20世纪末,澳大利亚能源产业发展处于十字路口。一方面,过度依赖煤炭资源导致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人均二氧化碳排放最多的国家,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的1.6%。2007-2008财政年度,生产了约265太瓦时电力,其中76%的电力来自煤炭发电。另一方面,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使澳大利亚面临着能源供应的巨大压力。在2007-2008财政年度的前十年,能源消费以年均1.9%的速度增加。   

在世界范围内,澳大利亚率先提出新能源发展的总体规划——“可再生能源目标”。2001年4月,出台《强制性可再生能源目标》,旨在到2010年可再生能源电力达到9500千兆瓦时。在《强制性可再生能源目标》推动下,可再生能源特别是风电和太阳能热水得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快发展。2004年6月,约翰·霍华德总理签发了能源白皮书——《确保澳大利亚的能源未来》。在某种意义上,能源白皮书是对《强制性可再生能源目标》运行效果的评估与检讨。结合新能源的发展实践,2009年8月,出台《可再生能源目标》,确定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占电力总供应的20%,即可再生能源电力达到45000千兆瓦时。

 

(二)财政税收激励政策

实践证明,资金补贴、税收减免和信贷等财政税收激励政策是鼓励新能源开发与利用的有效手段。澳大利亚的财政税收激励政策广泛应用于新能源发展的各个领域和环节,尤其是交通运输性行业。

澳大利亚交通运输性行业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41%,预计2019-2020财政年度前交通运输性能源需求增长约50%。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交通性能源需求,澳大利亚广泛采用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方式,刺激替代性燃料的生产、经营与消费。一方面,积极运用财政补贴措施,为替代性燃料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替代性燃料的经营者、使用者提供财政补贴,这类措施包括:为每一个经营服务场所用于供应E10乙醇混合燃料的基础设施提供最高金额为2万澳元的财政补贴;自2006年10月1日开始为购买和改造转换为液化石油气机动车辆分别提供1000澳元/辆、2000澳元的退税补贴;分别拨款5500万、3700万澳元用于补贴乙醇生产商和扩张乙醇混合燃料产业的生产能力。另一方面,实施燃料税改革。2002年9月和2003年9月,分别减免乙醇和生物柴油0.38143澳元/升的联邦消费税,这一措施直到2011年6月30日。自2011年7月1日起,新燃料的实际消费税将按照五个平均年度步骤分阶段递加,2015年达到最终税率。


(三)能源创新机制

基于能源创新在解决资源环境问题、实现《京都议定书》项下减排目标、促进能源安全和提高能源效率方面的积极意义,澳大利亚将能源创新确立为一项长期重要的优先考虑事项。澳大利亚一流的创新体系为能源创新提供了强大支持。2001年《提升澳大利亚的国力》和2004年《提升澳大利亚的国力:科学创新,成就未来》是两大基本政策文件;《可再生能源目标》及其配套法律、《国家能源效率框架》、《最低能源利用效率标准》和《能源效率机会法》等法律中能源创新的具体规定处处可寻。

在能源创新具体措施方面,财政手段包括设立各种专项新能源或能源新技术发展资金或基金是澳大利亚支持能源创新政策的重要举措,而国际合作制度则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有助于获取能源新技术和推动新技术开发与采用。其中,澳大利亚能源创新国际合作制度有两个层次:一是通过论坛的方式建立能源创新多边合作机制,包括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能源工作小组、国际能源机构和东亚能源合作小组峰会等,二是通过高层次的对话机制建立能源创新双边合作机制,包括与主要的能源、矿产贸易伙伴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合作。

 

(四)可再生能源证书制度

作为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一项政策工具,可再生能源证书是指认证的“绿色”或“可再生”能源生产商所生产电力的环境属性的一种电子或纸质表现形式。可再生能源证书既能跟踪和核实配额义务的履行情况,又能够帮助配额义务主体完成可再生能源配额义务。自荷兰新电力法引入绿色证书制度后,以欧盟、美国和澳大利亚为代表的一些国家或地区纷纷效仿可再生能源证书制度,用于推动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

《可再生能源(电力)法》开宗明义地规定了三大目标,即鼓励额外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减少电力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以及确保可再生能源可持续性发展。三大目标通过签发可再生能源证书和要求电力的特定购买者提交法定数量的证书以获取年度电力来实现。随着“可再生能源目标”的调整,澳大利亚的可再生能源证书分为大规模生产证书和小规模技术证书。其中,大规模生产证书是认证的合格发电站创制,一份大规模生产证书相当于在发电站电力基准之上生产1兆瓦时可再生能源电力;小规模技术证书是合格的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空气源热泵热水器和小型发电机组的所有者创制,一份小规模技术证书相当于在不使用太阳能信贷证书倍增效应下小型发电机组生产1兆瓦时可再生能源电力或者安装太阳能热水器所置换的1兆瓦时可再生能源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