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成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 “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形成
2014-01-08 12:25: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美国《大西洋月刊》近期发表文章指出,非洲已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新中心,2013年成为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非洲恐怖袭击和人质绑架案频发,成为世界恐怖主义活动多发区,对非洲安全稳定和经济复兴构成严重威胁。

【美国《大西洋月刊》:2013年成为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

在2013年的非洲联盟首脑会议上,与会各国承认,非洲的恐怖主义形势出现恶化迹象。“2013年是非洲反恐非常糟糕的一年”,南非安全研究所所长雅基·西利尔斯对本报记者说。2013年,非洲恐怖主义袭击呈泛滥之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丁隆2013年1月5日表示,2013年,非洲恐怖袭击和人质绑架案频发,成为世界恐怖主义活动多发区,对非洲安全稳定和经济复兴构成严重威胁。

 

2013成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 “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形成 科技世界网有反恐专家分析认为,与以往相比,2013年非洲恐怖主义形势呈现出以下特征:

第一,恐怖袭击方式由零星袭击转向连环袭击,目标和影响更大。

第二,分散的恐怖主义势力趋于联合,袭击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组织性和统一领导。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非洲部主任安提勒认为,连接西非、北非和东非的“恐怖动荡之弧”已形成,恐怖主义组织愈发猖狂。南非安全研究所研究员保罗认为,攻城略地成为2013年非洲恐怖分子的新模式,他们用占领的土地作为避风港以发展势力,遭到军事打击后立即分散,并招募更多成员进行反扑。

第三,非洲恐怖主义形势是越反越恐,突显了非洲反恐的持久性。2013年初,法国军事干预马里引发阿尔及利亚外国人质危机;索马里青年党被赶出重点城市后引发其对邻国恐怖袭击上升。尼日利亚打击“博科圣地”的力度有所增强,但“博科圣地”恐怖袭击的次数却越来越多。

第四,恐怖活动呈现复杂多维度特征。恐怖分子与反政府武装、走私者、宗教组织、非法贩运者和国际恐怖组织混合在一起,使得非洲的恐怖活动愈加难以打击。

第五,宗教极端势力成为非洲2013年恐怖袭击的主要力量。非洲多国宗教原教旨主义思潮泛起,恐怖主义趁乱在非洲大陆大肆蔓延扩张。

西利尔斯认为,多种因素导致2013年非洲恐怖袭击激增。首先,金融危机激发恐怖活动。《大西洋月刊》文章指出,非洲恐怖主义重灾区国家大多国力虚弱,无力将恐怖主义扼杀在萌芽阶段,松散的边境管控、政局不稳、宗教及种族冲突、治理欠佳、腐败等因素都为恐怖主义滋生和蔓延提供了条件。

第二,军事干预,尤其是西方的军事干预进一步刺激了激进力量发展。丁隆认为,法国出兵马里,使马里局势复杂化,马里成为吸引外国“圣战者”的“磁场”、恐怖分子的“训练营”和输出地。

第三,宗教极端意识形态和武装助长了非洲恐怖活动。分析认为,西亚北非地区动荡和叙利亚局势造成的后续效应逐渐向整个非洲大陆蔓延,恐怖袭击增加就是主要体现之一。

第四,国际恐怖主义转移的结果。在美国反恐战争的打压下,大批恐怖分子不得不转移,恐怖活动开始在非洲泛滥。

第五,非洲动乱和发展不平衡。丁隆说,旷日持久的国内冲突,使索马里和马里等国成为恐怖主义策源地,这些国家的恐怖组织实施跨境暴恐活动,企图将邻国和地区拖入恐怖主义深渊。索马里青年党的恐怖活动已殃及肯尼亚、乌干达等邻国的安全。此外,非洲一些国家长期发展不平衡,恐怖主义成为一些人发泄不满的重要渠道,使得非洲恐怖主义呈现本土化特征。

西利尔斯表示,2014年非洲的反恐形势依然不乐观。《大西洋月刊》文章认为,人们对非洲成为恐怖主义避风港的担忧不会很快消退,针对西方国家在非洲目标的持续袭击只是时间问题。2013成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 “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形成 科技世界网

 

【法国学者:非洲“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形成】

肯尼亚内罗毕商场发生严重恐怖袭击事件,让非洲反恐问题又成为关注焦点。法国学者认为,非洲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在形成。

在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举办的有关北非及以南地区专题研讨会上,并不在这个地区范围内的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发生的购物中心恐怖袭击,引起与会专家学者的特别关注。因为发生的暴行不只是对肯尼亚的袭击,也是对无力解决索马里问题的国际社会的袭击。更显示了恐怖主义没有民族与国家之别。

突尼斯当代北非研究所学者普埃塞勒:无论是“黑非洲”还是北非,都有恐怖主义极端组织滋长。我们看到马里的情况,就是在突尼斯,都有恐怖分子竟然向突尼斯军队发起袭击。

治安状况在非洲国家中相对较好的肯尼亚发生这起严重恐怖袭击事件,也暴露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安全局势的整体脆弱。从西非至北非再到东非,非洲可能正在形成一条“恐怖主义之弧”。一旦形成合流,不仅仅是非洲,更将是整个世界的危险。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非洲部主任安提勒:已经是这个恐怖主义之弧态势了,从阿尔及利亚南部、利比亚南部到马里北部。现在又有尼日利亚北部,以及中非共和国、索马里都有恐怖主义问题。非洲地区现在,恐怖主义都非常的猖狂。

 

【哈佛教授:警惕军事大棒打出更多恐怖主义】

“9·11”是现代史上令人难忘的日子之一。19名自杀式袭击者夺走了近3000人的生命。不仅美国受伤、震惊和愤怒,整个世界至今仍感受到这一事件的余波。

2013成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 “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形成 科技世界网   2013成非洲恐怖主义井喷年 “恐怖主义之弧”已经形成 科技世界网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把反恐当成首要事务,并以此为借口,干涉一些国家内政。但12年后的今天,美国仍面临越反越恐的尴尬局面。这与美国绕开联合国框架,频繁在海外挥动军事大棒不无关系。四处干涉的结果,不仅世界为之不安,美国自身也仍然面临严峻的恐怖威胁。

以伊拉克战争为例。萨达姆既与“基地”组织毫无瓜葛,又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白宫却利用了“9·11”事件给美国民众造成的精神创伤来算旧账。伊拉克至今动荡不安,恐怖主义横行,平民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这就是美国付出数万亿美元和大量美国官兵的伤亡得到的结果。

哈佛大学教授尼克·特斯进一步指出,在某些情况下,美国的军事行动与恐怖活动的扩散具有正相关性。特斯在题为《美国军队与非洲的瓦解》的文章中写道,近年来,美国在非洲“维护稳定”行动次数增加,战斗范围扩大,而恐怖主义不断增长,非洲一些国家变得更加动荡,“大量证据表明美国推动了恐怖主义的扩散”。

美国马里兰大学“恐怖活动起因及其对策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01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共发生119起恐怖袭击事件,2011年达到近500起。

更为严重的是,通过外来军事打击强行更迭政权,往往导致当事国家出现权力真空,内部武装冲突不断,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即是显著例子。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利比亚问题专家弗雷德里克·韦里说,利比亚现在是周边其他地区极端势力招募作战人员、接受训练和进行修整的“沃土”。此外,利比亚武器走私也充实了周边地区恐怖和极端团体的武器库。

当前,持续两年多的叙利亚战事不断外溢,极端势力日渐坐大。例如2013年年底被美国国务院列入恐怖组织的叙“支持阵线”,曾宣布效忠“基地”组织,并制造过数百起恐怖袭击。如今,“支持阵线”已成为叙反对派武装中较有实力的一支,近日还扬言要配合美国的军事打击,向大马士革发起进攻。

“9·11”事件发生12年来,世界的变化充分表明,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动辄挥舞军事大棒只能打出更多恐怖主义,制造更多的暴力和动荡,并危害地区和全球的安全与稳定。国际社会理应吸取这一深刻教训,共同坚持在联合国框架内,政治解决包括叙利亚危机在内的各种问题和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