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研制放弃核武器始末
2014-04-10 13:22: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本文作者罗兰德·季梅尔巴耶夫曾于1988-1990年作为苏联代表团成员参加《核不扩散条约》交存国(美、英、苏)与南非之间的谈判,这次谈判最终促成南非于1991年7月10日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作者根据其所掌握的官方文件和个人保存的谈判资料以及有关公开报道,详细介绍了南非研制与放弃核武器的过程。

南非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自愿销毁其核武器的国家,作为世界核不扩散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个案,南非核政策的演变过程表明:只要具备应有的政治意志和有效 的国际监督,核裁军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在核不扩散机制在世界部分地区受到严峻挑战的今天,南非的个案无疑给当今国际社会解决核争端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范例。

 

铀浓缩活动

南非是世界五大矿产国之一,其铀储量居世界前列,截止到1987年,南非和纳米比亚(纳米比亚1990年独立前为南非所统治)的铀储量占全世界(不包括苏 联和华约国)的22.1%,仅次于澳大利亚(29.7%),居世界第二位。南非很早就开始进行铀的开发活动。1948年,南非成立了原子能委员会,对美英联合开发代办处在南非进行的铀矿开采与销售活动进行监督(联合开发代办处是二战期间美、英为本国核武器计划采购铀矿而成立的)。

1959年,南非原子能委员会获议会批准进行原子能研究活动,并在距首都比勒陀利亚不远的佩林达巴建立了核研究中心。1969年,南非顺利完成铀浓缩的一 系列试验室试验,决定继续研究工业浓缩方法,并建设小型铀浓缩试验厂。南非独立发明的铀浓缩方法叫做"喷嘴法",即通过将六氟化铀与氢的混合物在固定管道 里快速旋转来实现铀同位素的分离与浓缩。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检查官、美国专家大卫·奥尔布莱特认为,这一方法与60年代德国人发明的"贝克尔法"是两种不同的方法。但南非在进行独立研究的同时,也从国外购进了一些材料,如,部分六氟化铀购自法国。

1970年7月,南非总理向议会宣布:南非科学家已"成功地发明了新的铀浓缩方法,目前他们正在此基础上建设铀浓缩工厂"。1970年,在佩林达巴附近的 瓦林达巴成立了铀浓缩公司,该公司后于1982年与原子能委员会合并为原子能公司至今,现名为南非核能公司。1974年,瓦林达巴铀浓缩工厂部分投 产,1977年全部投产。1979年1月,第一批高浓缩铀(80%的U-235)问世。1979年8月,该厂发生事故,直到1981年7月才恢复生产。 1990年2月,该厂停止铀浓缩活动。该厂共有250名专家,分三班工作,设计年生产能力为1-1.5万分离功单位,最大可达2万分离功单位。如果以1万 分离功单位计算,该厂每年可生产约60公斤纯度为90%的铀,这足以制造一枚枪型核弹(原子弹按起爆结构可分成枪型和内爆型两大类)。但由于该厂还要为本 国的"萨法里-Ⅰ"研究反应堆和库贝赫核电站提供燃料(两者所用铀的纯度分别为45%和3.25%),因此,其高纯度铀的年产量达不到60公斤。据评估,该厂共生产武器级铀约430公斤。

1988年,南非还建成一家年生产能力为30万分离功单位的铀浓缩工厂,主要为"萨法里-Ⅰ"研究反应堆和库贝赫核电站生产核燃料,但由于能耗太大,与进 口核燃料相比没有竞争力,于1995年被迫停产。在停止提取高纯度铀之后,南非专家还曾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下使用激光浓缩法对铀分子化合物进行提纯, 但由于财政和技术困难于1997年底终止。因此,南非的铀浓缩活动目前已完全停止。

 

外国的援助

南非的核计划和导弹计划曾得到美、法、德、以等国不同程度的援助。60年代初,美国在南非援建了用于生产同位素的"萨法里-Ⅰ"研究用轻水反应堆(功率为 10兆瓦,后达20兆瓦),该反应堆于1965年投入使用,从1967年起处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之下。1976年,美国停止向该反应堆提供核燃料,于是南非转而使用瓦林达巴铀浓缩工厂生产的浓缩铀。有报道说,南非在建设瓦林达巴铀浓缩工厂的过程中得到了德国煤炭电力公司的帮助。

法国则帮助南非建设了库贝赫核电站(位于开普敦附近),该电站包括2座轻水反应堆(功率均为920兆瓦),先后于1984年和1985年投入使用,其所用低浓缩铀最初从法、德等国进口,目前主要使用俄罗斯核燃料。该核电站从一开始就处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之下。

南非与以色列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1979年,美国中情局在报告中称:"以色列近年来不仅参与了南非的部分核研究,还提供了各种用于核武器的非核技术。" 以色列对南非的铀矿非常感兴趣,先后从南非获得600多吨精选铀矿。有报道说,以色列向南非提供了30克氚,可用于增强核装药的威力。俄对外侦察局认为, 南非通过使用添加了氘和氚的武器级铀来增强核装药的威力。还有报道说,以色列曾帮助南非研制"萨法里-Ⅱ"零位功率重水反应堆,但于60年代末停用并于70年代拆除。与此同时,南非和以色列在导弹领域也进行了合作。2003年,南非解密了1975年3月南非国防军参谋长阿姆斯特隆中将致总司令比尔曼海军 上将的一份备忘录,阿姆斯特隆在备忘录中建议购买以色列的"杰里科-1"型导弹系统。据美国NBC报道,南非于1989年7月5日在奥沃伯格试验靶场发射了1枚射程为1500公里的弹道导弹,并推测这是以色列的"杰里科"型导弹的改型。奥尔布莱特认为,南非还曾打算在以色列的帮助下研制射程超过3000公里的导弹。俄对外侦察局掌握的情报显示,南非的导弹制造业是在与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的密切合作中发展起来的,其导弹部门的主要设施位于开普敦地区。两国在导弹领域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992前后。1994年,南非政府终止了中程导弹的研发工作,1995年加入国际导弹技术控制制度。

俄对外侦察局认为,南非在实施其核计划和导弹计划的过程中,建立了负责引进两用技术、材料和设备的地下贸易网络,定期从美国、德国及其他西方国家获得先进的两用技术。

 

研制核武器的原因

南非从60年代开始全面进行核技术的和平应用研究。1971年,南非矿产工业部长德怀特批准就在海湾建设、矿产开采和山区筑路中利用核爆炸的可能性进行预研。研究认为,研制用于和平目的的核爆炸装置是可行的。福斯特总理随后批准研制民用核爆炸装置和用于建设地下核试验靶场的预算。

但70年代后期,南非面临的国际局势明显恶化。葡萄牙撤出其殖民地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后,古巴军队在苏联的支持下于1975年进入安哥拉(兵力后来达到5万 人),南非深感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而南非白人政府由于推行种族隔离政策在国际上也日益孤立。在非洲国家的号召下,70年代和80年代,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系列谴责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决议。1977年,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对南非实施武器禁运。同年,南非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中的指定理事国席位被埃及所取代。从1979年起,南非政府失去了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年会的资格。与此同时,西方国家也开始限制与南非的核合作。1976年,美国停止向"萨法里-Ⅰ"反应堆提供浓缩铀。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新的《核不扩散法》,规定只能向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完全监督的国家提供核材料。

有鉴于此,南非福斯特政府于1974年决定研制"战略遏制武器"。1978年4月,福斯特批准了三阶段"遏制战略":第一阶段,即战略模糊阶段,既不承认 也不否认具有核武器研制能力;第二阶段,如果南非领土安全面临威胁,将考虑向几个大国秘密承认已拥有核武器;第三阶段,如果在部分地公开核能力的情况下, 国际社会对南非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仍不干预,将宣布拥有核武器或通过地下核爆炸的方式展示其核能力。

但南非政府采取了谨慎的核政策。这是因为,一方面,在非洲和其他殖民地的独立运动蓬勃发展的国际背景下,南非国内有远见的政治家已经认识到,白人政府迟早 或者与黑人分权,或者将政权完全交与黑人,而核能力届时自然也将由黑人政府继承,这是白人所不希望的。另一方面,南非政府不能不考虑到,如果宣布拥有核武 器或进行核试验,不仅几个主要的核大国将会采取一致行动来对南非施加压力,还会招致全世界的反对。因此,南非的核战略实际上从未超越第一阶段。

 

核武器研制过程

早在1977年,南非原子能公司就制成了第一个枪型爆炸装置的全尺寸样品(由于当时武器级铀产量不足,因此这是一个贫铀装置),原计划于同年8月进行地下 试验。南非为此在卡拉哈里沙漠修建了试验靶场,并挖掘了两口深度分别为385米和216米的竖井。但同年8月初,苏联侦察卫星发现了南非准备进行核试验的 迹象,并通报美国,美国经侦察证实这一情况后,与其它西方大国联手向南非政府施加压力,迫使其放弃核试验。8月22日,法国向南非政府发出终止援建库贝赫 核电站的警告。南非最终不得不取消核试验,并关闭了试验靶场。1978年,南非制成了第二个核装置,打算用于演示性试验,但最终也未进行。

1979年,南非政府正式向武器装备采购局下达了核武器研制任务,由原子能公司负责向前者提供高浓缩铀和必要的科技支持。到1988年以前,武器装备采购局成立了相应的核武器制造企业。

1979年9月22日,美国用于监视大气层核试验的"船帆座"卫星在南非上空观察到两次强烈闪光,这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南非核动向的关注。但派往该地区的特 种侦察船并未发现任何放射性沉积物。一些美国专家据此认为,南非试验的是 "干净" 的小威力核装置(爆炸当量2000-4000吨)。而卡特总统任命的调查委员会认为,卫星观察到的闪光"可能"不是核爆炸所致。但包括国防情报局、海军研 究试验室和洛斯-阿拉莫斯试验室在内的其他部门和机构则不同意这一结论。鉴于南非当时非还没有积累足够的高浓缩铀,美国政府认为,爆炸的不是南非的核装 置,而是以色列的核装置,南非通过帮助以色列进行核试验可以获得后者的试验数据。

与此同时,南非并未放慢其研制核武器的步伐。1982年12月,南非武器装备采购局下属的肯德隆·西弗科尔公司(后改名为雅韦纳公司)制成了 第一个核爆炸装置。1985年,南非政府决定共制造7个枪型核爆炸装置,实际上制成6个,1989年终止核武器计划时,第7个尚未完工。其中有4个被制成 航空核弹,可用"海盗"式轰炸机空投。核弹重约1吨,直径0.65米,弹长1.8米,装有55公斤高浓缩铀,计算爆炸威力达1-1.8万吨。这些核弹平时 拆开存放,三名特别负责官员只有同时到场才能接近核弹的各个组成部分,而批准使用核弹的密码只有总理一人掌握。在生产枪型核弹的同时,原子能公司曾计划在 开普敦省的莫塞尔贝附近建设150兆瓦的反应堆,用于生产内爆型核弹所需的钚和氚。但1985年,南非政府停止向该项目拨款。

80年代中期,南非政府决定重新启用卡拉哈里沙漠试验靶场。为使竖井检查工作避开美、苏卫星的侦察,在其中一个竖井上面修建了掩蔽设施。但地下核试验最终并未进行。

 

放弃核武器的原因

80年代末,国内外一系列因素迫使南非白人政府重新考虑其核政策。如前所述,联合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先后通过了谴责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和对南非实施制裁的决议。80年代后期,国际社会对南非的压力进一步加大。1985年7月26日,联合国安理会严厉谴责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呼吁成员国对南非采取一系列强制措施,包括"禁止在核领域与南非签定任何新合同","禁止向南非出售任何可用于军队和警察部门的计算机设备"。1986年10月23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根据非洲国家的建议通过决议,要求南非终止违背该机构章程与宗旨的政策和行动。次年6月12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执行委员会通过决议,建议大会中止南非的成员国优先权等权利。南非面临在1987年9月的大会会议上被开除出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危险。

慑于国际压力,1987年9月21日,即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会议开幕当天,南非总统博塔称,南非准备"与每一个核武器国就签署《核不扩散条约》的可能 性"进行会谈,考虑将其核设施接受国际监督的问题列入谈判内容。大会根据非洲国家的建议最终决定将南非的成员国资格问题推迟到来年大会会议讨论。

1988年8月12日,南非与《核不扩散条约》交存国在维也纳举行了第一次会谈。但南非在这次会谈中并未就签署《核不扩散条约》的具体日期做出任何承诺。 1988年9月20日,条约交存国常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向大会主席致信通报了会谈情况,称各条约交存国在南非应尽快加入《核不扩散条约》的问题上持坚定 和一贯的立场,并打算继续促使南非加入《核不扩散条约》。考虑到条约交存国的这一声明,在1988年的大会会议上,各国家集团代表团达成协议,暂不提出剥 夺南非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国资格和优先权的提案。

而南非国内局势和周边形势的变化对于南非加入《核不扩散条约》也起了重要作用。1989年9月德·克勒克就任南非总统后,着手进行广泛的内部改革,促使国 家实现民主化和废除种族隔离制度。1990年2月,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非国大和其他南非政党实现合法化,非国大领袖纳尔逊·曼德拉被释放。1988年12 月22日,南非、安哥拉、古巴三方在联合国签署《纽约和平协议》,根据协议,纳米比亚将实现独立,古巴军队分阶段撤出安哥拉,南非军队也逐步撤出纳米比 亚。随后南非与莫桑比克实现关系正常化。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南非的核遏制手段已经成为多余甚至是累赘。南非白人意识到,将核武器留给黑人政府不符合其利益,因此开始考虑放弃核武器。

 

加入《核不扩散条约》

1989年11月,南非决定在所有核装置和铀浓缩工厂拆除完毕并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后再宣布南非曾拥有核武器。1989年12月11-12日,条约交存国与南非在维也纳再次举行谈判。条约交存国敦促南非尽快加入《核不扩散条约》,表示将在南非签署和开始全面履行《核不扩散条约》后,支持其获得用于和平目的的核技术。南非代表则表示,南非准备于1990年严肃地研究加入《核不扩散条约》的问题,并于1991年初就此问题向条约交存国通报更确定的情况。此外,为加入条约做装备,南非将逐步拆除瓦林达巴铀浓缩工厂,并就将该厂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之下恢复与后者的谈判。"

瓦林达巴铀浓缩工厂实际于1990年2月1日停产,其拆除工作直到1991年中期才结束。同年9月初,最后一批高浓缩铀被移交给原子能公司,由其加工为低 浓缩铀。据美、英独立专家估算,南非共生产高浓缩铀约430公斤。到1996年以前,约100公斤的高浓缩铀被加工为低浓缩铀,330公斤被贮存。 1990年7月开始拆除核爆炸装置,1991年中期拆除完毕。

1990年2月26日,德·克勒克总统签署了终止核计划的最后命令。1990年3月14日,南非政府向条约交存国提出,如果安哥拉、赞比亚、莫桑比克、纳 米比亚等四国也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南非政府绝对保证加入《核不扩散条约》。但是,"不论以上四国是否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南非都将准备在1991年 8月前向国际检查开放所有的核装置,包括已停产的铀浓缩工厂。"条约交存国为促使南非尽快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和最大限度地扩大核不扩散机制,对南非的这 一要求给予了回应,对四个国家开展了解释说服工作。最终,南非、莫桑比克、赞比亚、纳米比亚和安哥拉分别于1991年7月10日、1990年9月4日、 1991年5月15日、1992年10月2日1996年10月14日加入《核不扩散条约》。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

1991年9月16日,南非签署了关于全面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的协议并立即生效。1991年10月30日,南非提交了包括应接受监督的核材料和核设备清单的初步 报告。为确定南非所提供的信息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在此后长达2年的时间里,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以南非进行了空前复杂的检查工作。但当时,检查人员还不知道南非曾制造数个核爆炸装置并已销毁。不仅如此,南非官方代表还在继续声称,南非从未制造过核武器。1991年10月21日,南非以原子能公司的名义发表声明,坚决否认《华盛顿邮报》10月18日关于南非核武器计划及生产纯度超过90%的铀的报道。

直到1993年3月24日德·克勒克总统发表声明,全世界才知道,南非曾经拥有核武器并已经拆除。德·克勒克在声明中称,南非于80年代制造了6个核爆炸装置(第7个未完工)作为核遏制手段,但未进行过核试验。1989年11月,南非决定销毁核装置,销毁工作已于1991年9月结束。核武器计划耗资约2.5亿美元,是从原子能发展项目和军费中支出的。声明中说:"南非从未从国外获得核武器生产技术及核材料,也未向第三国提供核技术或核材料及在该领域进行合作。"

为了证明核武器计划确已停止,全部核材料已登记并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之下,南非政府邀请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对其与核武器计划有关的设备进行了检 查,调阅了有关历史资料,并向国际原子能机构移交了有关设备的业务文件。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内容包括:确定所有核材料是否已用于和平目的并置于国际原子 能机构的监督之下;确定与核计划有关的全部试验与工程装置是否已经完全停止运行或已转为民用,核装置全部非核武器部分是否已经销毁,所有专用武器设备是否 已经销毁,所有两用设备是否已转为民用;获取关于核爆炸装置设计、制造与拆除的资料(包括图纸和核武器销毁程序);确定南非提交的关于核武器研制、生产和 拆除计划的期限和规模的信息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就回填卡拉哈里沙漠靶场竖井达成协议并现场监督等。

全部检查任务于1993年完成。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检查总结报告中认为:"瓦林达巴铀浓缩工厂生产的高浓缩铀的数量与南非提交的报告相符。" 1993年9月,国际原子能机构执行委员会和大会对南非核武器计划的检查工作给予了肯定评价。国际原子能机构秘书长布利克斯称,"南非政府向检查人员提供 了全面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检查了所有他们想检查的设施,无论是已公开的还是未曾公开的,无论是军用的还是民用的,他们未找到能证明清单不完整的任何证据。"

 

历史教训

毋庸置疑,如果90年代初南非没有销毁核武器,其后果对于非洲大陆乃至世界的安全都是最消极的和不可预测的。1994年5月奥尔布莱特访问南非后称,"非国大一些代表支持拥有核武器,一些人抱怨放弃了核武器。但目前非国大领导人控制着局势,其大部分成员坚决反对拥有核武器。"目前,南非无疑在核裁军和巩固核不扩散机制领域发挥着积极作用。1993年,南非成为核出口国委员会成员,1995年加入核供应国集团和国际导弹技术控制制度。1999年,南非批准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于2002年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对公开和非公开核活动进行检查的补充备忘录。南非倡导并参加了关于建立非洲无核区的谈判,《非洲无核区条约》于1996年4月11日在开罗开放签署,该条约因其文本在南非的核武器研制与销毁地--佩林达巴通过而以《佩林达巴条约》而闻名。

南非从研制核武器到自愿放弃核武器,前后历时约20年。这一过程虽然是在特定条件下发生的,但对于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其中值得吸取的教训有:

第一,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甚至在部分核活动处于国际监督下的情况下,一国有可能成功地制定并有效完成的核计划。

第二,任何一个具备了应有的科学工业水平的国家,即使可利用的国外经验、材料和技术有限,也可以独立研制出核武器;

第三,只要具备应有的国际监督,核裁军是实际可行的。应该相信,尽管目前核不扩散机制在某些地区遇到困难,但巩固与发展这一机制的可能性没有消失,核不扩散机制仍有前途。

第四,在被检查国对检查活动采取认真的态度和愿意公开其核活动的情况下,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机制可被有效地用于监督核裁军;

第五,美、苏、英作为《核不扩散条约》交存国,在整个事件中对于确保南非的无核化进程发挥了重大作用,这一点值得未来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