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卡 南非祖鲁王国的缔造者
2014-04-10 10:16:00   来源:人民网
内容摘要
恰卡又译夏卡Shaka(1787-1828.9.22)差不多在拿破仑的大军横扫欧陆的同时,东南部非洲一位黑人武士带领为数不多的兵力南征北伐,使一个弱小的部族成为雄霸南部非洲的王国,从而成为南非历史上最有名的人物,有人称之为非洲的拿破仑。他就是祖鲁王国的缔造者夏卡。

王子过着流浪生活

18世纪后期,祖鲁部族还是恩古尼部族中一支弱小的部族,人口仅1500人。1786年,酋长辛赞格科纳爱上了兰格尼部族已故酋长的女儿兰迪,并很快使兰迪怀孕了。未婚生子在当时是大逆不道的事。兰格尼部族要求辛赞格科纳迎娶兰迪,祖鲁部族的长者也极为愤怒。迫于压力,辛赞格科纳翻脸不认,竞指责兰迪怀孕是假的,是肠内寄生虫(Shaka/Tshaka)引起月经不正常。纸是包不住火的,面对怀孕的事实,辛赞格纳科不得不娶了兰迪,但只让她做了三房夫人。也许是出于自嘲,儿子出生后,辛赞格科纳给他取名夏卡(Shaka);一说兰迪为了让儿子记住这一侮辱而取此名。虽然有了家,有了孩子,但兰迪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母子俩不是遭人白眼,就是受人侮辱。6岁那年,夏卡开始和其他牧童一起看管父亲的羊群。一次一不留神,让一只狗吃了一只羊。他父亲怒不可遏,一气之下把他们母子俩赶出了宫。

兰迪被迫带着恰卡离开祖鲁部族,回到自己的娘家——兰格尼部族。但是,在这里等待他们的仍是世俗的偏见,他人的歧视;恰卡被小伙伴们称为没爹的野孩子,常成为他们取笑、奚落的对象。母子二人被迫过着流浪的生活,从一个部到另一个部族。18世纪末期起,南部非洲连续的干旱、饥荒,导致恩古尼人各部族间的战争频仍,并逐渐形成两大部族争雄的局面:丁吉斯瓦约领导的姆泰特瓦部族和策韦德领导的恩德万德韦部族。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恰卡母子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大约在1803年,兰迪带着恰卡投奔在姆特泰瓦的姑妈,丁吉斯瓦约酋长友善地接纳了他们,他们这才算过上安定的日子。尽管生活在宫里,恰卡还是不免受到小伙伴的嘲弄,他们反感恰卡说自己有皇家血统。

 

坐着都会让地球不安的人

出生、成长在这种环境中,恰卡只有一个朋友,就是他妈妈,是妈妈常给他讲故事,告诉他有皇家血统以及遭遇苦难的根源,是妈妈教导他要坚强,要出人头地。恰卡的成长环境不仅造就了他吃苦耐劳、坚定英勇的性格,而且使他产生了强烈的权力欲和复仇心理。21岁时,恰卡身高就已超过1.9米,身强力壮,超过了同龄人。一次,为了保护他看管的羊群,他曾独自一人用长矛和棍棒杀死一只豹。他还非常善于驾驭同龄的孩子,成为他们公认的领袖,16岁时就成为牧童们的小头目。21岁那年,恰卡成了姆特泰瓦军团的一员。军旅生活给他掀开了人生新的一页。在这里,他有了真正的朋友,得到了以前不可能得到的友谊;战场为他提供了施展自己骁勇善战的才能的舞台,因而他生活得很惬意,如鱼得水。

当时部族间的冲突主要是争夺牧场引起的,使用的武器是轻型长矛(assegais)。作战时双方相距四五十码,互投长矛,一旦一方抵挡不住撤退,另一方就乘胜追击;失败的一方撤退时若丢下武器,就表示投降,胜利的一方也不会穷追猛打。这种作战方式,双方伤忘都较小。恰卡认为,这种作战方式是愚蠢、可笑的,长距离向敌人投轻型长矛,不仅没有什么威胁,而且敌人还会把投过去的长矛再投回来。他主张近身肉搏战,以牛皮盾护身,用矛刺敌人,从肉体上消灭敌人。为了便于刺杀,他设计了一种短柄宽刃矛(iklwa)以代替轻型长矛。短柄宽刃矛后来成为祖鲁人的主要武器。短柄宽刃矛、近身肉博战战术在战斗中很快就显出了威力。1810年,在和布特勒齐(Butelezi)部族作战中,这种违反常规的战法令敌人猝不及防,大败而逃。恰卡的英勇机智、独有的战略战术才能深得丁吉斯瓦约的赏识,丁吉斯瓦约不仅赏赐他不少牲畜,还提拔他为指挥官,统领100名士兵。恰卡从此不仅过上了富裕的生活,而且还成为一位极具影响的人物。

恰卡开始着手把他统领的100名士兵打造成一台训练有素的战争机器,在战术上采取全新的水牛编阵:他把兵力分成三部分,主兵力(头部)两个侧翼向前部署小股兵力(两个角),后备兵力在主力部队后(胸部)。作战时,当两角形成对敌军的合围后,主兵力便开始发起进攻,灭敌于包围圈内;一旦需要,后备兵力会跟上支援;恰卡则在附近地势高的地方指挥,并通过信使协调各部兵力的行动。在对恩德万德韦人的战斗中恰卡被任命为军队总指挥,他的水牛阵战法也取得了巨大成功,一举击败敌军。丁吉斯瓦约给恰卡大量的物质奖励,接着任命他为总指挥官。

恰卡作战机智勇猛,采取从肉体上消灭敌人的战术,人们称他为Nodumehlezi——坐着都会让地球不安的人。

 

向王国进军

一天,辛赞格科纳来向丁吉斯瓦约敬献贡品时,发现自己的儿子已是一位大人物了,心里十分高兴,并许诺传位给他。但是,后来辛赞格科纳食言了,1816年他死后由八夫人的儿子苏古贾纳(Sugujana)继任了酋长。恰卡听后异常愤怒,丁吉斯瓦约支持恰卡夺取祖鲁酋长位,并给他一个军团的兵力。恰卡率军轻而易举地杀了苏古贾纳,自己当上了祖鲁部族的酋长。恰卡上台后第一件事是处决了曾经蔑视和欺侮过他妈妈或他的人。他还在莫迪河畔新建了王宫,命名为“布拉瓦约”(Bulawayo,屠宰场之意)。这时祖鲁部族的领地约100平方英里,恰卡从他的宫殿出发不用一个小时即可到达领地的任何一个地方。

恰卡掌权伊始,就领导这个小小的部族就开始向帝国进军。

他首先重组祖鲁军队。运用水牛编阵,采用短柄宽刃矛和牛皮盾,与敌人近距离肉搏战。不管来自哪个部族,一律按士兵年龄组编军团,驻屯在不同军屯区,每个军团既是军事单位,还承担饲养分配给的牲畜的职责。士兵只许讲以祖鲁方言为基础的恩古尼语。这样士兵不仅容易形成认同感,还能在某种程度上自给自足。战斗中则采取斩尽杀绝的方针,尤其是那些从前对他们母子俩不友好的人,愿意为他服务的残存者则并入祖鲁部族。恰卡以严明的纪律和几近残酷的方式训练士兵。他的作战口号是:“要么是胜利,要么是战死。”每名战士都要绝对忠于他,服从军纪,违者一律处死。士兵不准结婚,只有当部队解散后才可以。当他发现祖鲁人穿的粗糙的牛皮凉鞋不利于机动作战,便下令禁止士兵在训练和作战时,不管是在锐石的路上,还是穿越荆棘丛生丛林、广袤的沙漠地带、河流,都不准穿鞋。强行军训练,带着武器装备一天要跋涉70公里,途中的还得在丛林中寻找能充饥的食物。凡是要求士兵做到的,恰卡都身体力行,并且过着检朴的生活。恰卡很快训练成了一支由500人组成的吃苦耐劳、英勇善战的军队。

恰卡首先攻打的是兰格尼部族。除了那些曾善待过他们母子俩的人外,其他的人全部被处死。接着,他又屠戮了布特勒齐部族,幸存者寥寥无几。他把俘获的少女全部纳入了自己的后宫,从而使后宫宫女达1200人之多。不过,他不称他们为妻子,而是妹妹。实际上没有一个人真正成为他的妻子,他不喜欢生儿育女,担心他们长大成人后会起来反对他。所以,和他同床共枕过的宫女不少,可没有一个为他生下子嗣。即使偶有怀孕者,也会被他处死。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祖鲁部族的人口扩大了三倍。

1817年,策韦德领导的恩德万德韦军队击败了姆泰特瓦人,丁吉斯瓦约被杀,从而引发了姆泰特瓦部族控制的诸部族间的混战,夏卡趁机兼并了这些部族,使自己的实力大增。恰卡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战。在两年内,恰卡打败了对他威胁最大的恩德万德韦部族和夸卜部族,接着又攻打和消灭了祖鲁领地以南的小部族,到1823年纳塔尔地区已成为一片废墟。

在十年的征战中,恰卡战无不胜,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祖鲁王国,100多个落族并入祖鲁王国,地域包括南非南部沿海地区和夸祖鲁-纳塔尔地区(包括今天的津巴布韦、斯威士兰和南非)面积达20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5万,军队达5 万人。后来欧洲人把祖鲁王国内居住的人统称为祖鲁人。祖鲁王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的,据估计约有200万人丧生,其中大部分人是被征服部族的。

 

祖鲁人的英雄

在打败恩德万韦德部族后,恰卡迁都姆拉图泽河畔,建有1400间房屋。他的母亲兰迪一直在宫里过着优裕的生活。1827年10月恰卡的母亲在王宫去世,他悲痛万分,精神完全失常,一下子就屠杀了7000本族人。恐怖的统治总是长久不了的,必然激起部下的反抗。仅仅在位十二年的恰卡1828年9月22日就被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丹贾尼和姆汉贾纳刺杀。第二天他被埋葬在斯坦杰。据说,他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白人就要来了。”

说恰卡是暴君一点也不为过,但是,他把南部非洲众多部落统一成一个王国,结束了各部族间的长期混战,不仅有利南部非洲经济发展,而且使不同的部族逐渐融合,从而促进了一个新的祖鲁族的形成;同时,他实行一系列的军事改革,增强了祖鲁人的整体军事实力,不仅使祖鲁人成为南部非洲最强大的一支力量,而且使祖鲁人成为日后少数能打败英国侵略军的非洲部族之一。因而,在祖鲁人眼里他是“活力、力量、独立的象征”,是祖鲁人的民族英雄,是祖鲁人的骄傲。

为了怀念他们这位民族英雄,祖鲁人不仅建立了恰卡纪念碑,而且每年都要在斯坦杰举行集会来缅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