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凯蒂:向“世袭财富”开刀的人
2014-11-13 11:57:0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内容摘要
对当前的种种收入不平等现象,皮凯蒂提出了解决方案—向“世袭财富”开刀,即在全球范围内对富人扣掉负债以后的资产征收累进税,用对富人征收的重税重新分配财富,从而缩小贫富差距,以平衡社会。

皮凯蒂:向“世袭财富”开刀的人  科技世界网


1989年,18岁的皮凯蒂顺利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攻读数学和经济学。仅4年后,22岁的皮凯蒂便以一篇《社会再分配》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并摘得1989年年度最佳论文奖。

20年后,《21世纪资本论》以财富与收入不平等为由头,呼应当下现实,一炮而红。

该书的数据采集、写作历经了整整15年光阴,其统领全书的核心定律为r>g(资本收益率r将永远大于经济增长率g),且这种趋势将无限延续下去。通俗地说,即一户人家依靠出租房屋得到的回报可能远高于当月工资收入。这与当年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预测完全相反,马克思认为,从长期来看,资本利润率趋向于无限下降。

“皮凯蒂颠覆了我对经济学的看法,经典的库兹涅茨曲线(Kuznets curve)曾让近乎所有经济学家、政策制定者相信,收入不平等程度应该呈倒U形曲线,在经济发展初期先是上升,之后平缓,最后随着经济发展不断成熟而下降,然而皮凯蒂告诉我们,这个最终的完美世界根本不存在。”《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杨燕青评论道。

尽管皮凯蒂的新书一度遭到各方质疑,但其对学术的严谨和对数据的执着仍受多方尊崇。“皮凯蒂书中的数据不用质疑,他只是列出历史事实,供大家讨论、选择。如果你想要挑战就要拿出更好更完整的数据。”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同日由《陆家嘴》杂志主办的读书会上表示。

皮凯蒂拥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世界高入息数据库”(The World Top Incomes Database,WTID),这也是为何他能在书中完整呈现美国及欧洲发达国家的有关数据,远至18世纪的原因。

从数据中不难发现,美国的贫富不平等令人吃惊。有分析表明,2013年美国1%的富人税后平均收入为112万美元,而最底层的20%的穷人税后平均收入为1.33万美元,也就是说,富人拿到手的钱是穷人的84倍。

无独有偶,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在10月的一次演讲中也公开表示,“不平等让我感到担忧”(inequality concerns me)。颇为讽刺的是,耶伦是量化宽松(QE)创始人伯南克(Ben Bernanke)的拥护者和继任者,而目前美国最新的质疑便是“QE是否加剧了不平等”。

质疑者们表示,资产购买行为自然会令资产价格上升,而由于富裕国家拥有大量的金融资产,QE趋向于通过投资组合渠道加剧不平等。

对当前的种种收入不平等现象,皮凯蒂提出了解决方案——向“世袭财富”开刀,即在全球范围内对富人扣掉负债以后的资产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可达到80%,越富有的人缴纳越高的税赋,用对富人征收的重税重新分配财富,从而缩小贫富差距,以平衡社会。当然他也表示,这是理想中的情景,具体实行仍需充分准备和各国协调。


税收为贫富不均“降温”

除了r>g之外,皮凯蒂对于税收的作用也独具洞见。

“没有体温计就无法让发热的人降温。”皮凯蒂认为,税收便是“体温计”,它除了拥有筹资和再分配的作用,还能使收入和资产透明化、公开化。

换言之,经济透明度是税收的基础,有了透明度才能更好地讨论各个阶层的适用税率。财富累进税制(即便是税率非常低的财产税)能带来更大的透明度以及更多的财富统计信息,各国的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可以掌握不同阶层的生活状况。

“当前中国大力打击腐败以提倡社会公平,但可能仍火候不足,更为完善的税收制度能够让中国社会财富信息更加透明,让财富分配更加公平。”皮凯蒂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

缘何透明化如此重要?皮凯蒂在书中用了两个“接地气”的例子加以佐证。

对非常富有的人而言,收入常常很难界定,只有针对资本的直接税可以正确评估其财富贡献能力。以欧莱雅女继承人——法国最富有的利利亚纳·贝当古为例,根据公开信息,其申报收入每年从未超过500万欧元,但这仅是其财富(目前超过300亿欧元)的万分之一。其经济意义上的收入,包括股息、资本收益及其他所有可用来融通消费和增加资本的新资源,可能未被计入,这些资产每年的真实增速约为6%~7%或者更高。

此外,瑞士、卢森堡等避税天堂常常以各种借口来维护银行机密,其借口之一便是所谓的担心政府会滥用信息,但皮凯蒂认为这站不住脚。在他看来,避税天堂保守银行机密的动机就是通过为客户规避纳税责任,从而分得一杯羹,这与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相悖。对个体而言,他们并没有权力从自由贸易和经济一体化中攫取利润而让他人埋单,皮凯蒂称这为“赤裸裸的盗窃”。

因此,在皮凯蒂设想的全球资本税中,第一步应该是把银行数据自动传送扩展到国际水平,以便在发给每位纳税人预先计算的资产申明中,纳入其在海外银行的资产信息。


中国是否适用

此番“皮凯蒂旋风”登陆上海,亟待解答的问题便是——r>g的核心理论和税收建议是否也适用于中国等新兴市场?

皮凯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由于缺乏有效的数据,对于中国、印度这些新兴市场并没有进行过系统研究,但鉴于中国私人继承财产规模庞大,可能当前征收财产继承税比个人所得税更具意义。”

他认为,中国应该将扩大收入累进税和财产累进税并举,否则中国社会将很难达到财富分配平衡的共识。

不过,对于适用于西方的r>g,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认为,当前造成中国财富分配不均的主因并不是r>g,而是三大更具“中国特色”的因素。

“第一,房地产,这是巨大的转移支付,财富从中产阶级转移给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背后代表着权力资本;第二,股市,美国股市不断创造价值,但中国股市主要是在分配财富而非创造财富,很多企业在挂牌时已经完成了获利过程。上市公司造假、不透明现象也是财富不公平的表现;第三,央企垄断。垄断下的定价一般高出均值,高出的部分就是消费者剩余,对国民收入分配有很大的不利影响。由于政府掌握了太多权力,这就加大了市场经济交易成本,中小企业用于搞政府关系的成本或远高于税收本身。”刘胜军认为,若上述问题不解决,收入差距还会扩大。

“尽管中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情况不同,但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不断成熟,必定会遭遇r>g的窘境,因此未雨绸缪十分重要。”皮凯蒂对本报记者说。

有趣的是,当前不少中国专家、读者期待皮凯蒂能够结合中国国情打造一本《中国21世纪资本论》。“那样的话,今后我可能就没时间陪三个女儿度假啦。”皮凯蒂笑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