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神秘的非洲时尚风格
2012-04-26 16:46:00   来源:新华网
内容摘要
正如非洲世界杯让人们记住了,非洲有一种恼人的乐器名为“Vuvuzela”,世界杯日益膨胀的造势效应,让非洲这个地球上最后一块尚带神秘色彩的大陆开始露出了自己的峥嵘。

非洲世界杯虽然已经落幕,然而这对于非洲来说仅仅是一个开始。在时尚界看来,这是一块尚未被过度开采的大陆,而世界杯,也为日后非洲风格成为时尚界的一种主流现象埋下了伏笔。

尚未过度开发的时尚净土

可以说,是世界杯将南非再次拉入了时尚界的公众视野中。然而在时装T台上,非洲风格并没有像波希米亚风格或是朋克风格一样成为一种主流的元素,它总是以配角的形式出现在其他风格的周围。也许对于时尚界来说,非洲还是危险的。

从未见过的时尚景观

作为南非第一大经济城市的约翰内斯堡,也是世界杯的9个比赛城市之一。2010年南非世界杯,让来到约翰内斯堡的游客越来越多。

每一个初到约翰内斯堡的人,都会觉得这里似乎与印象中的非洲截然不同:高楼大厦林立,高速公路平坦宽广,娱乐场所光影缤纷,无论是黑人还是白人,脸上都散发着健康的光泽。在这里,可以站在269米高的非洲第一高塔史垂顿电信铁塔上眺望风景,到拥有200个店铺的罗斯班克大型购物中心买东西,在拥有450个座位Sakhumzi餐馆吃午饭,去齐古餐厅剧院听一场歌剧。很显然,这不再是人们印象中的南非。

而非洲人的服饰,则成为了最令人开眼界的景观。达姆鼓伴奏下纵情地载歌载舞的苏丹少女,头裹漂亮印花头巾、顶着水果篮的刚果妇女,甚至是肩披旧豹皮的土著人,都成为了从未见过的时尚景观。被称为“帽子魔术师”的设计师Philip Treacy则称赞道:“在西方时尚界最顶尖的头饰创意,原来在非洲一个世纪前就有了。”

{tpl:page}

非洲风格考古

可以说,是世界杯将南非再次拉入了时尚界的公众视野中。追寻非洲风格的时尚脚步,就像是翻看非洲的历史。从15世纪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开始,到1994年曼德拉在南非宣布非洲独立,殖民侵略为这块大陆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而在时尚界,早期的非洲风格也属于殖民地上的统治者,这一调性是由法国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所定下的。他与现如今的球星齐达内是同乡,从小生长于北非的阿尔及利亚,17岁才随家人迁移到巴黎。在非洲的童年生活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曾称:“在我的脑海深处,非洲荒凉的土地总是深深挥之不去。”

在上世纪70年代,Yves Saint Laurent创造力最旺盛的时候,他推出了一组非洲主题的服装,这更像是西方人眼中的非洲,没有原住民高耸的头饰和布满印花的连衣裙。Yves Saint Laurent先生还原了西方人在非洲的掠夺和扩张。在时装T台上,他不断为女人赋予时代下的男人身份,在非洲主题中,他让每个女模特都打扮成活跃在非洲丛林中的猎手。而在当时,去非洲狩猎是西方男人世界中最时髦的运动。

在此后的时装T台上,非洲风格并没有像波希米亚风格或是朋克风格一样成为一种主流的元素,它总是以配角的形式出现在其他风格的周围。为其他主题添加一些非洲风格,就像是加入未知的神秘色彩或者是来自未来的太空主义。John Galliano曾在一组海盗主题的设计中,由发型设计师Julien D’Ys创造的夸张的非洲部落发式,塑造出了一群并不属于这个星球的部落海盗。而在Louis Vuitton的发布会上,Marc Jacobs则只在珠子和手镯等配饰上下工夫,他认为:“这些非洲元素和非洲一样,带有危险性。”“即便是非洲风格主题的服装,也只是动物的印花和由各种稀有皮革拼接成服装。”《国际先驱论坛报》的时装评论员Suzy Menkes这样认为:“当人们仅仅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头饰或者印花上的时候,真正的非洲风格不会从时尚中诞生出来。”

{tpl:page}

非洲风格如何成为一种时尚

在当今的时尚界被多元文化所形成的“风格部落”占领之际,非洲风格似乎成为了这个地球上最后一块时尚净土。相对于嘻哈风格和摇滚风格,非洲风格少了一种扎根于青年人中的愤怒力量,这本该属于非洲人的愤怒,早由移民于美国的黑人发泄出来。上世纪60年代晚期,顶着爆炸头的黑人音乐教父James Brown高唱“大声说出/我是黑人/我以黑人为傲/我们早已厌倦只为别人工作”,将爆炸头这一源自非洲黑人的发型升级为美国黑人精神的象征。

爆炸头、动物印花 非洲风格的狭隘解读

在非洲有一句解释非洲现象的万能用语“这就是非洲”。这句话的大概意识是说,不要指望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按照预定计划进行的。而这句话的时尚化诠释似乎为:非洲就是一种人们印象中固有的原始风格。人们对于非洲风格的欣赏,多为 “猎奇、原始、粗犷”。即便是转化到了时尚界,非洲风格也只能演绎为由树枝编成的奇形怪状的头饰,或者具有丛林原始风格的“猛兽与豹纹的印花”。“这就是非洲”阻碍了人们对于非洲风格的认知,曾就职于美国版《Vogue》的编辑Sarsh Mower说过“非洲妇女在日常身着颜色鲜艳、面料华贵的连衣裙,是对传统时尚界对于非洲风格狭隘解读的最有力回击。”

{tpl:page}

设计师与明星的集体爆发

现如今,世界杯来到了非洲,非洲出身的设计师开始呼吁,是时候让非洲风格脱离“猛兽和豹纹印花”了。

在尼日利亚出生、在伦敦发展事业的设计师Duro Olowu便做了一项新的尝试,他将复古的时装面料和轮廓与非洲的印花相结合,这一举措大获成功。摩纳哥王妃卡洛琳曾经穿着Olowu的晚礼服出席皇宫家族晚宴。Olowu说:“这种服装的有趣之处在于精致、复杂的程度,这反映出非洲人经常穿着的方式,它结合了欧洲面料和非洲原生态文化。”很长时间以来,非洲一直被我们有限地接触,但现在,它已经开始成为世界的了。融入了社会责任的意识,它做出了有力量的表白。

时尚界巨头们都对这个趋势表现出很高的兴趣。Diane von Furstenberg已经为了2010夏季创造出了一个“部落印花和沙漠植物感”的包裹连衣裙系列;Dries Van Noten已经使用了来自肯尼亚的拉穆和桑给巴尔岛的热情的扎染色织物;而设计师Alber Elbaz也在Lanvin的2010秋冬系列中展示出了大量的皮草、羽毛和珠子做成的项链。

但是这里更多的不只是简单地对于非洲式的视觉上的借鉴。Alber Elbaz创作的灵感还来自和联合国官员的会面,他们共同商讨了品牌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发展的潜力项目。而对于Diane von Furstenberg来说,她是在纽约举行的“世界女性首脑会议”的组织者,参加会议的女性代表包括了政界人物希拉里·克林顿、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和从尼日利亚到利比里亚的非洲国家女性代表。

在这一会议上,美国史上第一位非洲裔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表示,“这像是一种能量的推动。这个世界,包括时尚世界,已经变得比从前更加国际化。我想非洲的影响已经超过了一种潮流。现在它是世界大熔炉的一部分了。”

{tpl:page}

树枝头饰

在非洲的很多部落,不论男女,头上都扎一块裹着木头的布条,脸上漆以鲜艳的红色。大部分妇女脖子上都系有许多璀璨的串珠圈,腰上也围着红色的串珠套。妇女们还喜欢在腰部戴上一副重约10斤的铜护腿,从脚踝到膝盖用黄铜片包裹起来。日本设计师Junya Watanabe则在自己的系列中运用了这种非洲传统头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