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各国如何发展职业教育
2015-11-18 14:29:00   来源:新华网
内容摘要
德国的高等职业教育采用了“双轨制”,也就是学校与企业紧密结合的体制,企业的需求就是教学的目的,学生所学的任何知识,在他们离开学校之前必须具备独立操作的能力。

看世界各国如何发展职业教育 科技世界网


德国:学习和就业“无缝对接”

德国专科高等学校的入学资格主要有学历和实践经历两方面的要求。各州对于进入专科高等学校的学生要求必须是文理高中或高级专业学校毕业。此外,接受过“双元制”职业培训的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通过补习文理高中课程,达到高中毕业水平,也可以申请进专科高等学校。为了突出人才培养的实用性,德国的专科高等学校与传统综合大学不同,对于从未接受过职业教育的学生,主要是针对普通文理高中的毕业生,要求其必须具有一定的与所申请专业一致的实践经历,一般要求有3个月以上实习时间。申请入学者必须自己寻找企业进行实习,申请入学时要出示带班师傅的鉴定报告。

德国职业教育特点以企业为主导,在整个职业教育体系中,企业投资占70%,政府投资只占30%。企业是主要投资者,也是主要的培训机构。“企业之所以有动力搞职业教育,是因为它能带来效益,帮助企业在最需要的时候得到它最了解的合格员工。”德国朗盛公司总部人力资源部门工作人员说。

作为德国“双轨制”职业教育体系的企业参与者,德国朗盛公司每年招收400至500名学徒工,为他们提供为期3年至3年半的实习。这些学徒工的年龄从17岁到21岁不等,主要是中学毕业生,也有一部分上了一两年大学却发现自己不适合大学转而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朗盛公司为实习生发工资,并在各个岗位上配备资深“师傅”指导实习,大约50%-65%的实习生会被朗盛公司雇佣。

德国职业教育实际上是一种为将来的工作而学习的体制,学校注重行动能力,因此在教学和实践时间的分配上,在课程目标的制定上,在教学方法上都体现出实用性、综合性和技能性。教学内容与社会生产的需求和技术的发展紧密联系,学生能力的培养与企业的需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真正实现了学习和就业的“无缝对接”。


大学文凭不是“敲门砖”

与接受高等教育相比,接受职业教育通常会更早进入职场。这对家庭条件欠佳者来说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如果这些人日后觉得所学不够,依然可以走“第二条教育之路”,即通过上夜校等方式补考高中毕业证,进而申请上大学。

一个很励志的故事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的经历。施罗德自幼家贫,14岁去当学徒,成为售货员。后来,他边工作边上夜校,最后考上大学,成为律师,当上德国总理。在德国,类似成功例子不少。

在德国,没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上大学的现象。大多数青年都不上大学,而是在接受2-3年专业化、标准化职业教育后进入社会。就此柏林工商大会主管职业教育的特罗曼斯多夫女士谈到,究其原因,首先是德国社会对技术工人的尊重和认同,不存在盲目追求高学历,而鄙薄职业技能教育的倾向。

在德国的人力资源市场上,大学文凭并不是唯一的“敲门砖”,职业教育背景在很多企业,特别在中小企业中更受青睐,企业找员工,合格的技能比文凭更重要。许多中小企业甚至不愿意雇用大学生或拥有更高学历的人,认为这些人只有“一双左手”(比喻某人手脚不灵活),实际工作干不成。比如说,在莱比锡新建的保时捷汽车分厂有70%的员工是从职业学校毕业的。

一流的产品需要一流的技术工人来制造;再先进的科研成果,没有技术工人的工艺化操作,也很难变成有竞争力的产品。


新加坡:合国情的“教学工厂”

双元制的职业技术教育制度是德国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新加坡在发展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的过程中,非常重视借鉴德国双轨制,同时,他们也认识到了国情的不同。于是在借鉴德国的基础上,创建了新加坡“双元制”教学工厂。

“教学工厂”并不意味着在学校之下再办一个教学实习工厂,或在社会上划定某个工厂定点实习,而是把学校按工厂的模式办,把工厂按学校的模式办,让学生通过生产学到实际知识和技能。这种教学模式被各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广泛采用,推动了新加坡高等职业技术教育事业的发展。

同时,新加坡与其他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联合举办了各种培训中心,如与法国合作的新技术学院,与德国合作的德新技术培训中心等。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也先后与外国厂商联办了不少职业训练中心。这些机构是与工业发达国家合办的,因而可借助外国资金、技术、设备和专家培养专业技术人才。

除每年由国家拨款发展职业教育外,政府还制定了一项政策,即从1979年起,通过企业集资建立技能发展基金。政府规定,企业必须要为工资每月不满750新元的职工缴纳相当于该职工工资1%-4%的技能发展基金,由国家生产力局掌握此项基金。实际上,它可以说是对雇主的一种强制性征税,迫使雇主减少雇佣低技能职工,以适应经济结构调整的要求。


韩国:采取措施提升职教地位

过去,在韩国人们的头脑里,“体力劳动低贱”的思想比较严重,一般人都不愿接受职业教育。韩国政府为了改变民众对职业教育的态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改革了高中升学考试方案。将报考职业高中的升学考试放在前期,报考普通高中的升学考试放在后期,考生若被职业高中录取,就不得再参加普通高中升学考试。在韩国,职业高中录取标准不但高于普通高中,还要进行复试。

其次,改革了奖学金制度。20世纪80年代,韩国提高了职业学校的助学金,出台了相关政策,免收部分职业高中学生的学费。

韩国政府还出台政策,优先保障职业高中毕业生就业,就业后即能获得熟练工人证书。在韩国,最高档次的技术工人与最高档次的工程师同等重要,享受同样待遇。

由于农村农业类学校缺乏吸引力,为此韩国出台政策,农业学校毕业的学生即使成绩差些,也可以参加选拔,甚至被选送到农业高等院校,学制为3年。这期间所有的费用由国家提供。毕业后,可直接成为农民后备劳动力培养对象,并享受国家提供的一切务农资金。但政府对其有任务要求,毕业生在6年内不许离开农业生产经营领域。如违反了要求,就要返还部分教育费用。


奥地利:企业将设备捐给学校

职业教育在奥地利得到了社会各界尤其是企业界的大力支持,不少大公司大企业都将自己先进的设备无偿捐献给学校使用,使许多职业学校的设备优于一般企业,因此有不少职业学校成为行业中的技术龙头,不仅承担着为本行业进行产品质量鉴定的任务,而且学校出具的鉴定报告成为了产品的质量认证书,而且这个认证书也得到了社会各界以及国民的认同。

奥地利的商业经济类职业学校一般都设有独具特色的模拟公司。所谓模拟公司,是指该公司除赢利是虚假的以外,其余都与真实公司相同,一样设有市场部、营销部、采购部、财务部等部门,同样进行注册、缴税、为雇员投保,与其他公司进行生意、业务、资金往来,其业务往来包括物品的采购、销售、议价、文秘、管理等。

在维也纳,职业技术学院还设立了管理全国各职业学校模拟公司的总部,总部建有模拟财政部、模拟银行、模拟税务局、模拟保险公司等机构,与各模拟公司联网形成了庞大的模拟市场,以确保各校模拟公司的正常运作。学生轮流在模拟公司的各个部门按照真实公司的方式开展工作,承担公司所有的业务往来。通过这些业务活动,培养了学生的自主能力、自立能力、写作能力及相互沟通能力,也提高了学生在各种商务活动中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模拟公司还常与多家真实的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从伙伴那里获得信息、资料和设备援助,作为回报,模拟公司会在模拟市场上为伙伴发布广告,宣传品牌。这样的合作,也使学生与各大公司建立起了密切的人际关系,为学生日后的就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英国:现代学徒制工读交替

随着社会生产对工人素质要求的提高,传统学徒制已经不能适应新的需要,于是,英国发展出了由现场教学与学校教育相结合、工读交替的现代学徒制教学模式。这种教学模式的做法是:整个学徒期一般持续4-5年,第一年徒工脱产到继续教育学院或"产业训练委员会"的训练中心去学习,在以后的几年中,培训主要在企业内进行,徒工可利用企业学习日每周一天或两个半天带薪去继续教育学院学习,也可去继续教育学院学习一些"阶段性脱产学习"的部分时间制课程,徒工完成整个学徒训练计划,并顺利通过相关考核,还可获得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

英国现代学徒制起源于英国保守党政府1993年的政府预算报告。从那时起,学徒培训就被列入了政府预算,培训经费也有了稳定的保障。由学习与技能委员会及其下设的地方委员会负责本地区学徒制培训的资助,其资助程序是由政府制订预算,各地再根据本地区行业发展情况,制定各自的资金拨付计划。

英国现代学徒制特别注重人的个别差异,在规定的学习内容以外,允许增加学习内容或适当延长培训时间,政府在学习延长期仍然会给予适当的资助。(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