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可能成为“钻石宝库”!研究发现金伯利岩石存富矿
2014-07-15 10:24:00   来源:澳洲国立大学官网
内容摘要
澳洲国立大学的研究队在东南极洲查尔斯王子山脉梅雷迪思峰发现了金伯利岩沉积,专家们对于最终发现钻石有十足信心。金伯利岩于十九世纪在南非金伯利镇首次被发现,这种矿石中一般都包含有钻石,该地的钻石开采也从那时起一直延续至今。

一支澳大利亚领导的研究队近日发文,在东南极洲查尔斯王子山脉梅雷迪思峰发现了金伯利岩沉积。这次研究的领导者,澳洲国立大学的格雷格·亚克斯利表示:金伯利岩中不包含钻石的情况非常少见的。不过,对于此发现能否引起南极钻石热现在目前之尚早。金伯利岩于十九世纪在南非金伯利镇首次被发现,这种矿石中一般都包含有钻石,该地的钻石开采也从那时起一直延续至今。


除此之外,金伯利岩矿石沉积层也是板块漂移的证据。根据板块漂移说,东南极在中生代是冈瓦那大陆的一部分,而在远古时期同属这片超大陆的非洲和印度也的确发现了金伯利岩层。

专家们对于最终发现钻石有十足信心。一些地质学家并不认为这个发现具有多大的商业价值。英国南极调查所的悌尔•莱利认为,在这片沉积层中只有10%不到在经济上具有可操作性:“从发现到开采,这中间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而除了严寒之外,封锁这片大陆的还有《南极条约》。

其中,签订于1991年的环境保护协定明文禁止了一切与采矿有关的活动。南极大陆上曾经发现国金矿,铂矿,铜矿,铁矿和煤炭矿脉,在世界的北端,加拿大和西伯利亚已经有大型钻石矿在开采。随着未来中国钻石珠宝市场的不断扩大,未来对的钻石需求很可能将超过其产量。上一次发现的大型的钻石矿是津巴布韦属于力拓集团的默罗矿,而那已经是1997年的事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成绩突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简称ANU)坐落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是澳大利亚唯一由联邦国会专门单独立法而创立的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世界各主要大学排行版上连续多年居澳大利亚第1名,多次名列全世界前20名。根据QS世界大学排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三大主要学科领域从2007年起全部都保持在全世界前21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是澳大利亚八大名校(Group of Eight)的核心成员,澳大利亚三大联邦科学院(科学院、人文科学院、社会科学院)的总部均设立在ANU校园中。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杰出校友包括6名诺贝尔奖得主,居澳大利亚首位;其澳大利亚联邦院士人数超过270名,居澳大利亚首位;其皇家学会的会员人数比澳大利亚的其它所有大学的总和还多。它的光学研究中心,凭借着光纤通讯方面的研究成果,获马可尼国际奖;青霉素发现者弗洛里爵士、杰出的历史学家汉考克爵士、经济学家库姆斯爵士,以及新一代众多知名学者让它熠熠生辉。


【金伯利岩】孕育于地球深处

金伯利岩(kimberlite)一般被认为是一种碱性或偏碱性的超基性岩。是具斑状结构和(或)角砾状构造的云母橄榄岩。1887年发现于南非的金伯利(Kimberley),故名,旧称角砾云母橄榄岩。是产金刚石的最主要火成岩之一。

金伯利岩多呈黑、暗绿、灰等色。金伯利岩常成群出现,著名的南非金伯利岩就是由十多个著名的岩筒组成的岩筒群。其中以具斑状结构且富含颗粒粗大橄榄石的金伯利岩含金刚石较富,而呈显微斑状结构,富含金云母的金伯利岩,含金刚石贫。

金伯利岩常具斑状结构、细粒结构和火山碎屑结构。块状构造和角砾状构造。呈斑状结构的,斑晶主要为橄榄石和金云母,橄榄石呈浑圆状并普遍受到强烈的蛇纹石化和碳酸盐化蚀变;基质呈显微斑状结构,由橄榄石、金云母、铬铁矿、钛铁矿、钙钛矿、磷灰石等组成。呈角砾状构造的,角砾成分复杂,有来自上地幔的碎块,也有来自浅部围岩的碎块。大量角砾的存在反映了金伯利岩岩浆具有爆发作用的特征。此外,在中国和世界某些金伯利岩岩筒中,普遍含金伯利岩岩球,俗称“凤凰蛋”,从樱桃到鸡蛋大小,是原生金刚石矿床的找矿标志之一。


【南极条约】具有现实环保意义

1959年12月1日由阿根廷、澳大利亚、比利时、智利、法兰西共和国、日本、新西兰、挪威、南非联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1991年苏联解体后分裂出15个国家:东斯拉夫三国、波罗的海三国、中亚五国、外高加索三国、摩尔多瓦)、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等国建立,承认南极洲永远继续专用于和平目的和不成为国际纠纷的场所或对象,是符合全人类的利益的;确认在南极洲进行科学调查方面的国际合作对科学知识有重大的贡献。

南极是地球上未被开发、未被污染的洁净大陆,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南极科考在地球环境气候、天文学、地质学、生物学等多项科学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南极是地球的共同财富,其蕴藏的丰富资源和能源,对于科考国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南极科考领域的不断纵深发展,对于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激励民族精神,展示国家综合实力具有重要的社会和政治意义。

中国参与南极科考,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参与南极科学考察的意义尤显重大。早在1983年8月,中国就加入《南极条约》。1984年6月,中国成立了第一支南极考察队。1985年2月,中国在南极洲乔治岛上建立了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同年10月7日中国又获得《南极条约》协商国资格。1989年2月26日,中国科学工作者又在南极圈内的普里兹湾建立了中国南极中山考察站。此次南极科考DOME-A建站,显示了中国南极科考具备了从南极边缘向大陆纵深拓展的能力,标志着中国正在由极地考察大国向极地考察强国方向迈进,也是中国于第4个国际极地年期间在人类极地考察史上留下的宝贵物质财富。建站对于提升中国在南极的科考水平、推动南极国际合作、保护南极环境将产生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