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创新遇上监管:放开“看不见的手” 还创新竞争动力
2013-05-24 10:00:00   来源:环球科技
内容摘要
互联网正在改变着我们生活方式,以革命性手段颠覆着以往的行业与用户体验。但是当创新遇见监管似乎就会发生电闪雷鸣的效果!最近中美两国的几件事,就生动诠释了当创新遇到监管的情形。一起来了解下吧。

房屋短租网站Airbnb

 

毫无疑问,互联网正在改变着我们生活方式,以革命性手段颠覆着以往的行业与用户体验。但新事物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新的运营模式在给消费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冲击着传统行业既得利益者。最近中美两国的几件事,就生动诠释了当创新遇到监管的情形。

房屋短租网站Airbnb2008年创办于美国旧金山,是目前美国最为闪亮的创业公司之一。经过近5年的时间,Airbnb的市场已经扩展到192个国家的3万个城市,但他们最近在纽约市却遭遇了监管问题。这一新闻也引起了美国科技媒体圈的普遍关注。

纽约市政府本周向一名叫尼格尔·沃伦(Nigel Warren)的男子开出了2400美元的罚单。2012年12月沃伦把自己租住的公寓租给了一个来纽约短暂逗留3天的女士。纽约市政府最初开出的罚单高达7000美元,他们的依据是2010年的一条相关法规“公寓只能用于私人住宅,不可以用于短期出租或旅馆用途”。而争论的焦点就是“通过Airbnb出租时,房主是否也住在房内”。

显然,这一判决可能会直接危及Airbnb的业务基础。他们不仅帮助沃伦进行应诉,还在判决宣布后发表声明,“对这一判决表示失望。Airbnb房主用户并不是运营非法旅馆。现在是时候修改这一法律,保护那些偶尔出租他们住宅的房主”。沃伦表示,自己希望与Airbnb商议之后再决定是否上诉,虽然罚金大幅下降令他感到宽慰,但他不希望“这一判决阻挡一家伟大创业公司的前进道路”。

{tpl:page}

互联网创新遇上监管

 

Airbnb在租房行业的兴起并不令人惊讶。长期以来,旅馆的定价权都掌握在行业手中,在纽约、旧金山这样游客众多的大城市,旅馆价格因为旺盛的需求而居高不下。在一些重要活动或者突发情况期间甚至一房难求。2012年飓风桑迪登陆纽约时,由于交通中断被迫滞留曼哈顿的游客到处寻找还有空房的酒店,甚至被迫接受高达上千美元的顶级客房。

与此同时,当地居民家中却有着大量空余房间,他们也会外出旅行;在美国经济并不景气的当下,房主们希望以此获得一些收入。Airbnb以互联网以及移动应用的方式为这些市场需求搭建了一个交易平台,租住双方都必须在Airbnb上注册并建立档案,其中包括用户评价与Facebook上的社交关系,以此在租住双方之间建立起信任。为了化解安全隐忧,2011年Airbnb推出房主保险计划,为5万美元以下的租客盗窃行为提供保险。

Airbnb的收入主要来自于6%-12%的佣金,他们2012年的营收预计在2亿美元左右。2012年10月,Airbnb完成1.17亿美元的融资,估值接近30亿美元,两轮总融资额达到了2.2亿美元。他们的投资者包括红衫资本、Y Combinator、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及DST这样鼎鼎有名的风投机构,还有艾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这样的名人投资者。外界预计这家公司可能很快会上市。

可以肯定的是,Airbnb会动用所有的关系去游说纽约市政府修改判决所依据的法规,因为他们此前也曾经在旧金山遭遇监管压力。目前美国主流媒体已经广泛报道这一判决,迈克·阿灵顿(Mike Arrinton)科技媒体人纷纷出面指责监管部门,社交网络上也开始广泛讨论“短期出租是否违法”;按照这一发展势头来看,在民意决定选票,选票决定议员,议员决定法律的美国,Airbnb很有可能像另一家创业公司Uber一样,边抗争边壮大,赢得监管机构松绑。

网络租车公司Uber也同样来自于旧金山,也是以互联网的手段来颠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这两家公司在很多方面有近似之处。用户可以通过手机应用招车,选择Uber自有车或是参加Uber的私家车,以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享受随时随地的“私家车”服务。支付也完全通过Uber进行,用户不需要携带现金或信用卡。

不过,Uber的发展经历比Airbnb更加曲折。他们几乎在所进入的每个城市都遭到过行业法规的阻扰,遇到“无证运营黑车公司”的指责。从旧金山到华盛顿特区到波士顿,Uber的壮大完全就是在与行业监管机构抗争中赢得的。每次遭到行业禁令,Uber都会利用媒体制造有利舆论,用社交网络争取民心,通过投资网络进行游说,从而对监管部门施加压力,最终获得市场准入。

{tpl:page}

没有竞争就不会有动力创新,更难以有效提高服务质量。

 

从美国这几家新型创业公司的发展可以看出:当新的技术手段浮现时,当市场供求不相符时,就会有新兴的公司来更加的满足用户需求,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而这些顺应市场需求的新模式,会得到消费者的认同,再通过选民去冲破传统的监管坚冰。让市场的归市场,让那只“看不见的手”去掌控一切;这样新技术新力量才有可能浮现与壮大,才有可能去改变行业改变世界。

回到国内市场,打车难已经成为大中城市的普遍难题。问题的根本不是司机,不是油价,而是那只“看不见的手”一直被“看得见的手”掐得死死的,以“规范管理”之名行阻碍创新之实。从过去的网络电话到网上购买车票再到目前的禁止打车应用,封杀的背后无不是现有垄断利益的身影。而“看得见的手”的主要管理手段就是涨价,听证会几乎是摆设。

目前打车应用的确数量繁多,也在进行近乎白热化的竞争,但每个新兴领域最初都会经历这样“百团大战”的时期,淘汰服务不够好、实力不够强的竞争者,剩下的才是真正合格的创新者。嘀嘀、快的等打车APP都已获得千万美元的融资,他们完全可能在这场厮杀中活下来并且活的好。

当创业者辛苦竞争,当消费者看到便利时,当科技带来创新曙光时,谁曾想却遇上“咔嚓”一刀。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创业创新城市,深圳却率先限令卸载打车应用,在这方面开了一个非常令人遗憾的危险先例。

大城市看病挂号难也是个多年未解的难题。猖獗的黄牛控制了大量的专家号,而监管部门的管理总是松一阵紧一阵,从未得到完全有效的解决。互联网的解决方案由此应运而生,除了医院本身的网上挂号,淘宝网也开通了全国600多家重点三级医院的预约挂号资源,包括全国三级30万名医生和7万多名专家的预约挂号服务。

为了防止黄牛,线上挂号预约需要经过身份证、手机号码、动态验证码的三重身份认证,并通过IP地址、电话号码等多个指标,对挂号的人进行监控,排查可疑账号。这项顺应民心的服务推出后,网上一片叫好。

然而,今天却看到北京卫生局批评淘宝网上预约挂号侵害患者利益的报道,“不允许任何网站、组织和个人对预约挂号统一进行商业利用”,必须“通过北京联通114这一通过招标确定的唯一承担统一预约挂号服务的单位”。统一入口的结果,看看12306的服务质量就知道,没有竞争就不会有动力创新,更难以有效提高服务质量。

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