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碉堡了!央视记者采访非洲官员 中式英语雷翻网友
2013-03-28 09:57:00   来源:新华网
内容摘要
央视记者采访赞比亚发展署官员时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方言式英语”和发问,所幸赞比亚官员能够听得明白并对答自如,“雷倒”一片网友。“汉语热”已经在全世界升温,难道“中式英语”也会引领网络新潮?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非洲的时候也对《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洲热播表示了称赞,增进了解中国。可想而知语言的魅力是无穷尽的。

近日,一段央视记者采访赞比亚发展署官员的视频在微博上迅速走红。视频中的男记者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方言式英语”和发问,所幸赞比亚官员能够听得明白并对答自如,“雷倒”一片网友。“这是要气死英语老师啊”、“我突然对自己的口语有自信了”……虽然男记者的英语发音令人忍俊不禁,但网友们的“神回复”更是奇葩百出,令人忍俊不禁。

英语发音语法都很标准 可惜是中式的

2013年3月26日的《朝闻天下》中,央视记者专访了赞比亚发展署总监安德鲁。这条播出时间仅1.5分钟的新闻已经成为了微博的热议头条。新闻中,出镜的央视男记者一共用英语提出了三个问题。他的中式发音让网友称听出了“好熟悉的味道”,有的还质疑他“是不是用汉语拼音标注法学的英语?”

除了不标准的英语发音外,第二个问题“How do you see China’s development in recently years?(你怎么看待中国近年来的发展)”也成为网友们吐槽的重点。

通过英语专业八级考试的贺小姐对此啼笑皆非,“短短一个问题,就出现了三处语法错误。”在看完视频后她如是点评。“按照标准的语法,该问题应该是:What do you think of China’s development in recent years?”贺小姐指出,虽然在口语中对于语法的要求不是太严格,但“How do you see”的表述明显是中文的思维,是对“你怎么看”的生硬译法,不符合基本的语言规律。

一位知名英语培训机构的美国外教Chris在看完视频后,对于该记者的提问也做出了点评:“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在第一个问题时显得比较紧张,说得非常快,但到了第三个问题时,他的表现已经好很多了。他需要对‘V’的发音更加留意,比如development中的V音。整体来说,记者的英语水平是在中级以上的,他最需要留意的是要放松,说得稍慢一点,另外,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的动作也可以更加轻松一点,比如问完一个问题,话筒可以稍慢一点举给对方,显得更加从容一点。”

网友调侃:对方听懂了就是胜利

该微博成为新浪微博最“火”的微话题,共有超过13万网友参与了讨论,网友们的“神回复”更是奇葩百出,令人忍俊不禁。微博回复中,男记者的英语发音被很多网友调侃:“这样的发音口语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更有不少网友表示,看完视频后“重燃”了对自己英语水平的自信。@singcan说:“58秒时世界安静了,多么熟悉的口音,官员的表情有说不出的意味深长,帅哥,口语是体育老师教的吧?”@麦兜大头诸说:“突然发现我对自己的英语发音信心百倍。神奇的是他们彼此之间都听懂了!”

也有网友对于该记者送上了鼓励的寄语,认为“对方听懂了就是胜利”。@王丰-SCMP说:“其实,除了腔调和发音,也没那么差……口齿清楚,句式简单,对方听懂了就是胜利!”而@不隐尘:“中国方言式英语,这小哥说得特自信。”

“你怎么看待中国近年来的发展”应该怎么说?

央视记者:How do you see China’s development in recently years?

正常语法:What do you think of China’s development in recent years?

 

中国制造走进世界各地 语言传播网络做媒介

“媳妇”非洲热播 网友:毛豆豆适合用这种语言吵架

2013年3月25日,正在非洲国家坦桑尼亚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累斯萨拉姆发表重要演讲时,特意提及中国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以下简称《媳妇》)在坦桑尼亚热播,引发了全场的掌声。前晚的央视《新闻联播》也播出了该剧坦桑尼亚版的片段,毛豆豆与婆婆用斯瓦西里语“吵架”的腔调,相当有喜感,“毛豆豆太适合用这种语言吵架了!”网友们看得很欢乐。

“非洲也有婆媳问题”

面对该剧在国外的热播以及国家领导人的肯定,一众主创都相当激动。海清第一个在微博感言:“毛豆豆同学的斯瓦西里语说得真溜啊,《媳妇的美好时代》热播非洲,再次证明生活虽然有国界,但婆媳问题无国界!”黄海波也感慨:“想不到四年过去了,这部片子还能引起大家的共鸣和惦记,对于曾经参与这部电视剧创作的我来说,倍感荣幸。”

海清去非洲做公益活动的时候,正赶上《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热播,她对此也有所耳闻,“在当地播得非常好,当地的非洲妇女还让翻译告诉我,她们都看这部剧,觉得毛豆豆非常有意思。因为她们跟咱们一样,也存在婆婆、妈妈、奶奶一大家人住一起的情况,她们也能从中找到共鸣”。至于毛豆豆和余味如何正对非洲观众的胃口,海清并不意外,“这部戏让坦桑尼亚观众了解到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以及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很容易引发共鸣”。

东非首脑都认识毛豆豆

昨日记者连线了该剧发行方华录百纳公司的发言人,对方介绍该剧的版权销售到中国台湾、日本,还有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国家地区,“这部剧在中国台湾创下了收视率新高,在日本被追捧,当年还获得东京国际电视节最佳电视剧奖”。而该剧在非洲究竟热到什么程度?“斯瓦西里语覆盖面有上亿非洲观众,除了坦桑尼亚外,也在东非热播,东非的首脑会议后都在热议这部剧,谈论毛豆豆。《媳妇》是被坦桑尼亚译制的第一部中国剧,现在那边还要求重播”。

他还透露,《媳妇》的发行渠道是文化交流过去的,“这是中国的一个‘走向非洲’的文化项目,是国家的行为,代表中国现代文化传播出去的,是广电总局选择的剧目”。他还特别提到另一部热播家庭剧《金太郎的幸福生活》也已走进东盟,“缅甸目前正在译制阶段,这部剧将是缅甸第一部译制的中国剧”。

外国人民也爱追中剧

随着《新闻联播》的广告效应,网友们纷纷围观起斯瓦西里语版《媳妇的美好时代》,毛豆豆与婆婆用类似“咕噜咕噜”、而且“神同步”的腔调吵架片段更受到网友的热议,网友直呼很喜感,“毛豆豆太适合用这种语言吵架了!”“这个版本吵架很犀利啊”,“估摸着,本周末开始新一轮的《媳妇》会在各大电视台出现”。

《媳妇》在非洲的热播也让不少网友小兴奋了一把,并开始汇集起中剧在海外的播出情况,“我们天天追美剧、韩剧,外国人民也爱追中剧”。还有网友热议起文化产品与政治外交的挂钩,“用文艺作品取代外交辞令,在国外也有过这种先例,当时日韩关系紧张的时候,韩国就将热门剧《冬季恋歌》引到日本,促进两国外交”。

《媳妇》非洲热播 习近平赞增进了解中国

2009年,由黄海波、海清主演的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让黄海波和海清获封“国民老公”和“国民媳妇”爱称。如今四年过去了,《媳妇的美好时代》并没有被遗忘,在非洲也刮起收视旋风。习近平在访问坦桑尼亚时指出,《媳妇的美好时代》正在坦桑尼亚热播,该剧可以让当地人了解到中国老百姓的喜怒哀乐。

国家主席习近平携第一夫人彭丽媛出访坦桑尼亚进行国事访问。在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做重要演讲。习主席特意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热播,并表示这也让坦桑尼亚观众了解到中国老板姓生活的酸甜苦辣。”央视也曝光了《媳妇》的斯瓦西里语版,引起网友的强烈反响。可见一部电视剧,一个文化载体能在民间引起很大的反响,能作为国家之间文化交流的桥梁,厥功甚伟。正在剧组拍戏的黄海波和海清,在看到新闻时,也在第一时间发微博表示,自己主演的电视剧,能被主席在重要场合提及深感荣幸,时隔多年之后,还能被大家惦记着,万分感激。黄海波和海清还谦虚地表示,希望以后能拍更多更好的作品,献给大家。

 

中式英语那些趣事

带有汉语语音、词汇、语法等特色的“中式英语”(Chinglish) , 主要是一些人对英语使用不熟悉,硬套汉语习惯或文化模式造成的;另外翻译软件或网络搞笑也会产生这类语言文化现象。中式英语有的令人拍案叫绝,有的让人一头雾水,还有的使人啼笑皆非。

1.“纸老虎”的妙译  

1946年8月,美国记者安娜-斯特朗去延安,她要采访毛泽东。毛泽东在这次采访当中,提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论断,就是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当时担任翻译的余光生就搜索到了一个惯用词scarecrow(稻草人);毛泽东当时就纠正了他的翻译,说“不行,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纸糊的老虎,是paper tiger”。从此这个看起来有些雷人的词组就带领着那些生动活泼、新奇有趣的中式英语一路前进。  

目前“paper tiger”(纸老虎)、“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等已成为“正宗”的英语词语,并被收入权威的英语词典。有关专家认为像这种颇具“神韵”的中式英语还在不断地增加中。加拿大《多元文化周刊》曾经指出:具有神韵的中式英语为国际英语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为外国人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打开了一扇窗,并将更多的中国语言文化元素注入世界多元文化之中。

2.“小弟弟”的故事  

德国多媒体制作人奥利弗-瑞克(中文名叫“纪韶融”)有一个著名的关于“小弟弟”的故事。说的是他2000年在上海坐出租车时看见了车里一条标识语:“请带好随身物品”,下面一行的英文“Don't forget your thing”却一下子把他逗乐了,因为这句中式英语在英语文化(尤其是俚语)中表达的意思是,提醒男性乘客“别忘带走你的'小弟弟'”。在中国人看来无足轻重的thing后面少了一个s,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后来,瑞克对中式英语产生了“感情”,大量收集这方面的实例,然后出版了多本关于中式英语的畅销书,还建立了中式英语网站;其主要目的是为后人保存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英语。他说:“中式英语绝不仅仅是英文能力不足或用语不正确造成的,很多标识语的翻译实际都带有某些中文的概念;这些概念丰富了英语,给英语带来了一些中国的风味甚至是中国的思维方式。”而中式英语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外快”。  

3.“口水鸡”的误译  

5年前,一名成都高校教师请了几名外国朋友到一家有名的中餐馆吃饭。教师特地点了几道当地名菜,其中一道是“口水鸡”。外国朋友非常喜欢这道菜,竖拇指连声称赞“味道好极了! ”但当他们看到菜单上的“口水鸡”被翻译成“slobbering chicken ”(流口水的鸡)时,个个都吓得脸色青白、心胆俱裂。因为他们联想到了“发瘟鸡”,吃这种鸡很可能得禽流感。  

见到尴尬的场面,那名教师只好向外国朋友解释说:“是翻译出了问题,鸡是没问题的。这道菜的味道好,就会令人垂涎三尺,这就是‘口水鸡’名称的由来。”他们听完后说:“原来如此啊,真是一场虚惊!”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认为这一由误译而来的中式英语太有意思了。如果将“口水鸡”翻译成“koushui chicken”,并附有主料和烹调的简要英文说明,就能让外国人避免误解,还能让他们越吃越想吃。  

为了规范中餐菜名的英译,北京市外办和市民讲外语办公室最近联合出版了《美食译苑--中文菜单英文译法》一书,为2158道中餐饭菜“正名”;从此该市的餐馆就可以参照书中的标准译法印制菜单了。  

4. 警示语的误解  

2009年8月,英国《每日电讯报》登了一张十分有趣的照片,该照片是一个名叫菲利普-班菲尔德的英国游客在北京颐和园拍的。照片中的门楣上挂着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汉字“小心碰头”,而其英译却是“LOOKOUTKNOCKHEAD”。除了单词之间没有空白作间隔不便阅读外,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更是将这一英译理解成“寻找诺克-黑德”(Look out Knock Head) 。  

不懂汉语的班菲尔德以为是寻人启事,就拍下了这张照片,并把它寄给了英国的报社:这位可爱的有心人希望通过媒体帮助寻找黑德。照片见报后,马上就有不少人在网站上发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找诺克-黑德?”“诺克-黑德正在泰国旅游,有什么事找他?”等等。如果将“小心碰头”英译为“Mind your head”或“Watch your head”,外国人就一目了然了。可见,由误译而来的中式英语有时也会引起误解,甚至闹国际笑话。  

5.招呼语的爆笑  

在广州举行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期间,曾出现一幕十分有趣的情景--一名来自深圳的小伙子脸带笑容地向一名国外参展商说:“You good!”开始那名外商有点不知所措,还以为小伙子说他的商品(your goods)有什么问题,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小伙子向他打招呼。他也脸带笑容地回应道:“You good!”这一颇具“幽默”的中式英语让在场的人们都抱腹大笑。  

顺带一提,招呼语“你好”的地道英语是Hi(一般用于熟人之间)、Hallo(一般用于非熟人之间)、How are you(一般用于熟人之间,回答通常是I'm fine,thanks) 、Glad/Nice to meet you(一般用于非正式场合的初次见面,回答通常是Glad/Nice to meet you too)或How do you do(一般用于正式场合的初次见面,回答也是How do you do)。

 

中式英语教育引发热议 给“学英语”降温

政协委员张树华最近在全国政协会议一次讨论中指出,中国在学校教育和职称评定等方面“过度重视”英语的做法,正令这个国家30多年前兴起的“英语热”陷入一种“自我折磨、自娱自乐”的怪圈。这番言论一时间引发热议。

目前,英语是中国大学入学考试的考核科目,也是大学必修课。同时,英语也是研究生招录考试的必考科目。

中国社会科学院你们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张树华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分散了很多大学生学习专业课的精力,而且令很多专业成绩优异而英语欠佳的学生失去读研究生的机会。

一名文字学领域的研究生导师在网上慨叹,很多连语言学和文字学基本常识都缺乏的大学生,仗着英语好来读文字学研究生课程,专业水平低,令其“实在是无语!”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颜世富留言说,过度强调英语“害人不浅”,令许多研究生将“主要精力浪费在学英语上。”

北京外国语大学一名英语老师向新华社记者表示,很多学校英语教学采取“灌输方式”,让学生“死记硬背”应付考试,这跟“应试教育”体制有关。

很多人在专业领域的实际工作中并不能用到英语,但只要参加专业技术职称评定,就必须经过外语考试这道门槛。张树华认为,“这显然没有必要。”

“现在人人都学英语,从幼儿园就开始,过度‘泛英语化’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而且英语教学与应用严重脱节。”张树华说道,“虽然我们花了这么大力气学英语,但还是学得不好,真正把英语学得好的顶端人才,尤其是还能熟知两国文化的外语人才仍然稀缺。”

他认为,中国要治理各个教育阶段的“英语崇拜症”。对于专业人员职称晋级和干部提升,在外语水平要求上不能搞硬性的“一刀切”。同时,要改进当前英语教学的方向和方法,重视相关的应用教育。

也有网友表达不同观点,认为英语属于工具性学科,对于中国人加强国际交流具有长远意义,而专业研究人员更需学好英语,涉猎国外优秀论文,才能有更出众成就。

中国的“英语热”可追溯到30多年前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意识到,需要提升外语能力加快中国与世界交流的步伐。1982年初,电视上开始每晚播出的英国广播公司英语教学节目《跟我学》成为很多人的共同记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英语热”持续升温。从“文曲星”电子词典到可以通过不断重复录放来帮助纠正英语发音的复读机的风靡,再到以提供托福[微博]等英语出国培训课程为主的教育机构新东方的商业成功,都成为这一风潮的注脚。

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中国的英语考试正变成一种“行政评价”。英语考试作为升学和职称评定必须通过的“门槛”,很多人学习目的带有功利性,而非为了提高语言能力。“行政评价应该退出教育评价体系。”熊丙奇建议,中小学应该将英语作为选修课,大学招生时也应采取更多元的评价标准,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职业发展规划来决定是否学习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