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达喀尔大学:不用交学费
2012-05-04 11:16:00   来源:新华网
内容摘要
非洲塞内加尔达喀尔大学是公立大学,不需要交学费,教授也是高高在上,受人尊敬的。达喀尔大学的全称是“谢赫·安达·迪奥普大学”,迪奥普是非洲文艺复兴运动中的核心人物,国际地位非常高。

 

达喀尔大学

 

达喀尔大学的前身是法国殖民时期的黑非洲研究基地(IFAN);1957年在此基础上创建达喀尔大学。它的全称是“谢赫·安达·迪奥普大学”,以塞内加尔著名历史学家谢赫·安达·迪奥普(1923-1986)的名字命名。

迪奥普和塞内加尔第一任总统桑戈尔一样,在整个非洲乃至全世界都享有极高声誉,他们都是非洲文艺复兴运动中的核心人物。1954年,迪奥普在《黑人民族与文化》一书中首次系统阐述了非洲中心主义思想,这一思想由下述几个具有连贯性的观点支撑:人类历史和文明起源于非洲,古埃及人的主体是黑种人,古埃及文明是由黑人创造的,“黑人—埃及”使整个世界得到了文明,而不是西方殖民者所宣称的那样,认为非洲人落后、愚昧。这一论断对于殖民时期的非洲黑人来说,让他们找到了种族自信。桑戈尔则提出了著名的“黑人性”理论,就是说,非洲黑人曾经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历史,黑人为自己的黑人身份而自豪,应该为非洲而自豪。所以,整个非洲世界,包括加勒比、拉美等黑人广泛分布的地区,都对他们充满了敬意,塞内加尔人则更因此而自豪。在达喀尔,到处都是以他们名字命名的街道、博物馆、研究所等。

其一,达喀尔大学的国际地位非常高。特别是这里的黑非洲研究基地,更是世界各国黑非洲问题研究专家常来的地方。在这里,经常有各种国际学术团体来参观、调研、举行学术会议。

其二,节奏慢。整个非洲的节奏都慢。到了这里,大家都会告诉你,这里是非洲时间。在这里,要办什么事,那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永远找不到人,而且谈好的时间,他们永远不会如约。在各个办公室门口,几乎每天都是长长的队伍,都是等着办事的人,多数是学生们在等着办一些手续。不过,非洲人已经习惯了,他们都安然地等着,不急不恼。我参加过几次应用外语研究所的会议,约定的时间过了很久,老师们才姗姗来迟,领导也不恼。而且,每个人进来,还逐一握手、热情地寒暄。

{tpl:page}

其三,大学老师高高在上。他们享有高度的自由,行政部门对他们也不能怎样。他们非常散漫,上课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很自由的,想上就上想不上就不上,校方根本就不会管他们(当然,出于教师的职业道德,大多数老师还是会坚持上课的)。这里的老师上课,迟到是正常的;而且上课过程中,要是看到同事、熟悉的学生在外面走过,他们都热情地打招呼,然后走出去聊天,一聊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还有,这里的教授待遇都非常高,很多教授都有车,他们都开车来上课,这让我这个来自中国的大学老师羡慕不已。不过,他们尽管上课不怎么认真,但每个人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角色,都是某个专业的权威;而且,他们都具有强烈的非洲意识、国家意识、批判意识,他们写文章,真的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我看了他们的论文,简直不敢想像他们怎么会那么大胆,甚至敢于指着总统(插一句,塞内加尔现任总统瓦德就曾是达喀尔大学法学院的院长)的鼻子骂;对欧美也是毫不留情地痛斥;甚至对给他们经费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毫不留情地批判。他们经常受邀到欧美各国去演讲、讲学、参加学术会议。这里不少教授还到过中国,他们都眉飞色舞地向我描述中国的繁荣和气派。

其四,这里的大学生太幸福了。因为这是公立大学,所以不需要交学费。而且,只要成绩达标,他们都可以得到奖学金。本科生是每月30000西非法郎(约500西非法郎合1美元),研究生是每月60000西非法郎。考虑到这里奇高的物价,这不算什么。但是,这些钱对于学生是绰绰有余的。因为他们吃饭都是在食堂(只有学生才可以在食堂就餐),而国家给他们提供伙食补贴,每餐100-150西非法郎就足够了。这真让中国学生和家长羡慕不已。

其五,这里经常罢课、罢工。因为这里经费非常紧张(主要靠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提供,还有就是政府拨款),所以各种设施非常差。像我上课的应用外语研究所,课桌破破烂烂而且根本不够,学生上课经常要到处去找椅子,于是学生就罢课。有时奖学金不能按时发放,他们也罢课;住宿条件差,他们也罢课。总之,罢课的理由非常多。这些年达喀尔大学扩招,原来设计只招一两万学生,现在竟然达到近六万了,这也加剧了各种矛盾。我上一任汉语老师在这里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罢课,所以都没怎么上课。不过我任教的时候还好,只是发生一些小规模的罢课,整体上教学秩序还正常。学生们问我,中国大学生罢课吗?我笑着说,为什么要罢课呀?你们罢课的理由在中国都不存在。于是他们都对中国心向往之。另外,教工也罢工。前面讲到教师的地位和待遇非常高。但是教辅人员的待遇就低多了,有时他们也罢工,要求提高待遇。不过,罢课、罢工,只要不发生暴力事件,校方、警方根本就不介入,罢完了,“却道海棠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