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希望新法案能将传统知识纳入保护
2012-05-22 16:44:00   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内容摘要
南非《知识产权法修订案》意义深远,宗旨是:改善土著知识持有人和群体的生计,使国家经济获益,禁止生物剽窃,提供一个保护法律框架,授权当地群体更多权力并阻止对土著知识的剥削利用。

2012年5月,南非《知识产权法修订案》已提交给总统雅各布.祖玛(Jacob Zuma)进行审议并等待签署。这份法案有望最终为将南非最著名的路依保斯(Rooibos)红茶及其他当地食品纳入保护范围奠定基础。  

目前,法案已被议会批准,但还需祖玛总统的签字才能成为法律。这是一部充满雄心壮志的法令,目的是为南非土著知识提供保护机制。法案意义深远,宗旨是:改善土著知识持有人和群体的生计,使国家经济获益,禁止生物剽窃,提供一个保护法律框架,授权当地群体更多权力并阻止对土著知识的剥削利用。   

南非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土著民族提出了一个观点,举例来说,即有关某些植物如何使用的知识是经过几代人才发展得来的,那么为什么只有当代人应该从中获益。他们还质疑,这些知识明明是在土著民族群体中产生,为什么一些政府或企业却在通过受专利保护的产品收割土著知识所带来的硕果。   

据法律专家称,回答这些问题的难点在于,土著知识体系并没有一个能够反映出这些知识起源或来源的清晰时间轴。而且,土著知识产权的拥护者也很难战胜那些希望从土著知识体系中获利的企业,尤其是在西方的法律体系下。   

与此同时,对南非新《知识产权法修订案》最主要的批评意见集中于法案将传统知识纳入现有法律的保护而不是通过颁布单独的法律进行管理,这一点是人们在法案公共听审会上的主要反对之处。尽管法案的批评者同意这套法令背后的想法是值得赞赏的,但是其中一些条款,诸如“土著群体”的概念,以及这一群体是如何、被何人决定的,都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产生了不确定性。   

法案还设定,版权早在《知识产权法》付诸实施前50年即已存在。非洲土著民族协调委员会(IPACC)和国立科伊桑委员会的理事塞西尔.勒福勒(Cecil le Fleur)称,尽管科伊桑民族希望看到对他们知识体系的认可,但是他强调说,包括土著药草和植物的广泛使用等这些知识体系是属于所有人的。   

“我不认为我们必须拥有这些植物,”勒福勒说道。“事情的重点是至少对那些多个世纪以来使用这些植物的人们表示认同。如果外国企业从植物中赚取大量利润却不回报最初的民族群体,就是不公平的。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没有人能够对一种植物或土地宣告所有权。”   

吉诺.科基亚罗(Gino Cocchiaro)是非营利组织自然正义(Natural Justice)的一名律师,这一组织的工作是通过土著民族和当地群体的自主决定,对生物多样性进行保护及可持续使用。他说道,将知识产权与土著民族的知识体系绑在一起并不够直观。   

“众所周知,将一项成功的专利权利要求分析透彻也许并不容易。那么如何保护知识呢?”   

但是,就本土知识产权一事也有其他看法,认为鉴于知识基本都是在大学中产生这一支配性体系的存在,此事将一直停留在边缘阶段,不会成为讨论的重点。   

历史学家沙米尔.杰培(Shamil Jeppe)称:“也许土著知识体系不可能在资本主义下获得复苏。这一体系将一直是一个无法成为主流的附属物。”   

杰培问道:“一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变成土著的呢?50年以前?300年以前?不源于一粒种子的东西就根本不具有原产性。”   

目前大多数意见认为,鉴于殖民主义对土著民族迫害的历史,将土著民族的意见纳入土著知识体系保护工作的斗争是十分重要的,并且是推动进程的必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