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知识产权专家评述烟草平装法的影响
2013-04-26 17:58:00   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内容摘要
自从2012年中期以来,烟草商品平装已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近日,南非著名知识产权法专家之一、已退休的上诉最高法院副主席路易·哈莫斯也逐渐卷入争论。

自从2012年中期以来,烟草商品平装已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当时,澳大利亚高级法院裁决澳大利亚法律要求烟草厂商在销售他们的商品时所用包装只能包含一个突出的健康警告标示和用小号朴素字体描述的品牌名称——没有风格、标识、颜色或者任何其他与商品相关的典型特征的做法没有违法。当南非卫生部长亚伦·莫特索亚雷迪(Aaron Motsoaledi)表示他希望看见类似的立法能在南非实行时,立即引起反响,表现为有警告称这样的法律等同于一种对知识产权的违宪性征用,这会导致政府向被剥夺商标权的烟草厂商支付巨额赔偿。

南非著名知识产权法专家之一、已于近日退休的上诉最高法院副主席路易·哈莫斯(Louis Harms)已逐渐卷入争论。哈莫斯最近在比勒陀利亚大学发表了题为《平装与它对商标法产生的影响》的论文。哈莫斯在文中表达了他对所提议立法的观点,他写道:“我不赞同生活在保姆式国家的想法……我们必须接受国家已经承担了权利和义务,即负责确定哪些需求是可被接受的,人们在生活中应当遵循这种指示……自愿承担风险的教条已经无效了。”他明确表示他认为这种威胁将延伸至烟草之外,“平装立法即将成为对商标法的潜在威胁……它将从烟草商品开始,但真的很有可能将延伸至其他商品。”

哈莫斯追溯了平装的历史,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称成员国必须采取有效手段确保烟草商品包装含有健康警示。已经公布的指导方针称国家应当考虑采取措施限制和禁止使用除了以公约规定的字体标注的品牌名称之外的其他内容(换言之,就是标识、颜色等等),以试图提升对健康警示的注意。澳大利益已经在它的立法中采纳了指导方针,澳大利亚法院已经裁决该法律符合宪法,因为即使商标是财产,但是并没有人通过平装法获得该财产,尽管实际上烟草公司的权利已经被剥夺。文章说:“从商标的所有者的角度来看拿走就涉及到财产的剥夺。从获得者的角度来看获得则涉及到一些东西的接受。因此不能仅通过权利的消失就确定构成获得。”{tpl:page}

哈莫斯接下来关注了在南非类似的立法是否能通过违宪审查。在这个过程中,他概括性地评论了商标法,他认为:a)商标作为财产有权获得保护;b)它们是有价值的,有重要的社会和商业性;但是c)没有权利是绝对的。实际上,正如我们现在从宪法法院对2005年Laugh- It-Off案件所作的裁决可知,商标可以“被其他权利取代”。哈莫斯认为平装要求将影响商标作为原产地标志和避免消费者混淆的基本功能,以及相关的“作为传递商品价值等心理讯息的沉默销售员”的广告功能。因为如果品牌所有者不能以他所希望的方式来使用他的商标,商标就失去了它的独特性,使得它更加不易避免混淆。平装要求还影响了使用一个注册商标必须确保其有效的原则。

尽管如此,哈莫斯仍感觉平装立法不会违反宪法第25(1)条关于征用的条款,因为它“没有剥夺商标所有者任何商标权,而只是规范或限制权利的使用。”哈莫斯指出,宪法法院拒绝了英美烟草公司(BAT)对最近上诉最高法院作出的禁止烟草广告是对自由言论权正当的限制这一裁决提请上诉的请求。他还指出,商标法宽恕商标在特定情况下出现停用的情况,“至于撤销注册,法案有一项内设的保护:如果是由于贸易中的特定情况且没有不使用或放弃商标的意图,则可以停用为理由,该商标就不能被撤销。”

哈莫斯主张一种十分不同的方法,称政府承担不起走平装路线的后果。他对“健康与国家收入间的紧张关系”做出了评论,认为同样的方式,政府似乎不愿禁止酒类广告,因为这样的禁令将会造成经济影响,所以政府也将十分不情愿放弃烟草带来的收入。“政府的选择似乎处于限制与禁止之间……不会太过于严苛,(政府没有禁止烟草)是因为政府不愿意放弃所得到的收入。政府似乎每年可获得320亿兰特的烟草消费税和相关税费,而2013年2月27日宣布的数据显示这一数字又出现了增长。”

哈莫斯指出香烟是假冒最多的商品之一,2013年2月,政府签署了一项关于遏制烟草商品走私的公约。他指出走私者不用支付那些烟草厂商需支付的高额的消费税,政府每年由于香烟走私损失约80亿兰特。他认为采取使商标所有者制止假冒变得更加困难的任何措施——如淡化商标权利的法律——将导致更多的假冒商品和更大的财政损失。哈莫斯说:“这就是法律意想不到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