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新能源领域商机大:电力不足限制经济发展
2016-07-13 09:40:59   来源:人民网
内容摘要
非洲人口全球占比15%,约有六亿人仍未通电。非洲发展银行主席阿德西纳(AkinwumiA.Adesina)称,电力不足使非洲造成的经济损失占其GDP的4%,电力不足极大限制了非洲经济的发展。由于非洲巨大的能源潜力和普遍的电力短缺,可再生能源开发成为未来中非能源合作的一个重要方向。

电力不足限制经济发展 

肯尼亚的电网普及率不到20%,手机普及率超过80%。无电网家庭平均每年煤油支出164美元,为手机充电支出36美元,电池支出72美元,平均每天用电支出为75美分。

着眼于电力商机,一家社会企业M-Kopa为无电网穷人提供了一种太阳能系统,这套系统包括一套8瓦的太阳能板和电池,可以供两个LED灯、一个LED手电、一个可充电收音机和手机充电转换器使用。用户只需要35美元的定金和每天分期付款45美分,四年就可节省750美元的电费。目前,这套装置在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三国已卖出超过20万套,企业收款率也高达93%。

非洲新能源领域商机大:电力不足限制经济发展 科技世界网加州理工大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文佳筠近日在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近日举行的"一带一路"大背景下中非新能源合作展望”会议上讲述了上述的案例,由此看出,非洲在新能源领域的巨大商机。

据悉,目前非洲光伏安装量已累积超过1.5吉兆,然而整个非洲大陆仍然存在严重的电力短缺,只有当电力产能达到100吉兆才能让其被预期的经济成长潜能跟上轨道。预计未来十年内,非洲大陆每年新增光伏装机量将达到1至1.5吉兆。

经济学人智库撰写的“非洲通电及可再生能源交付”报告,突出非洲成功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案例,阐述行业发展中的障碍和推动因素。

报告发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出现有史以来最强劲发展,如南非和肯尼亚等领先市场的积极经验突出了成功战略和最佳实践范例。然而,非洲每年还需要高达900亿美元投资来满足当前能源短缺。

根据报告,非洲的可再生能源行业和10年前的移动手机行业类似。随着超预期的更大市场、智慧化商业模式的兴起和技术进步,可再生能源行业有能力覆盖大量基础设施。当然,长期可再生能源采购计划对于建设所需的未开发地区基础设施是必要的。

支持报告发现的几点事实是可再生能源技术销售大幅增长和融资创新不断发展。例如,非洲微型太阳能机组市场从2009年的零增至2014年的450万个。2016年1月,非洲发行了针对小规模离网太阳能项目的首批太阳能债券。

报告指出,如果非洲想要实现到2030年的300吉瓦目标,可再生能源净容量部署需要增长680%。

非洲新能源领域的商机已经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参与其中。谈及中非新能源领域的合作,文佳筠建议中国以援助带合作,进一步加大中国对非新能源技术的援助力度;通过“以技术换市场”的方式,推动中国新能源技术向非洲的转移;利用新能源技术促进中非间的产业转移;依托重点项目、优势技术、龙头企业,以集群的方式进入非洲市场;创新中非新能源合作机制。

 



能源短缺制约非洲各国经济发展

据外媒报道,加州理工大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文佳筠近日表示,撒哈拉以南的48个非洲国家中,30个国家有经常性停电。停电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在马拉维、乌干达和南非占其GDP的5%。在非洲各国电力系统亟待发展的同时,而其太阳能和风能资源则相当丰富。

非洲新能源领域商机大:电力不足限制经济发展 科技世界网与此同时,非洲目前的电力主要是化石燃料发电,其中煤电占比约为40%,油电占比约为12%。从具体国家来看,刚果民主共和国、赤道几内亚和毛里塔尼亚50%的电力以及西非17%的电力来自于小型柴油发电机,其成本往往超过40美分/度。

对于非洲各国来说,新能源发展的驱动因素是多方面的:政治以及经济持续的趋于稳定(大部分地区);快速的城市化以及人口增长;对于各种基础建设的迫切需求;工业化进程对电力供给需求的增大;电力市场逐步规范化(虽然慢,但是持续的进展中);新能源成本的持续下降等。

基于此,新能源成为非洲多国政府大力发展的重点领域。南非交通部部长彼得斯表示,南非政府高度重视新能源的发展,明确提出到2030年实现新能源发电量占发电总量42%的目标。

过去五年,南非可再生能源投资累计超过130亿美元,这也使得南非成为非洲领先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市场。

南非西开普省乔治太阳能机场日前正式启用。这是目前非洲首个、也是全球第二个真正依靠太阳能供电的机场。作为新能源发电领域示范性项目,乔治太阳能机场的正式启用将对南非新能源产业发展起到极大促进作用。

摩洛哥政府已经制定了到2030年半数发电装机容量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目标。最近,位于摩洛哥瓦尔扎扎特(Ouarzazate)附近的诺尔(Noor)太阳能电站投入使用,表明该国已经开始采取实际行动。另外,摩洛哥《国家能源战略》特别强调了天然气的重要性。该战略设定了如下目标:到2025年,该国将新建2400兆瓦使用液化天然气(LNG)的天然气电厂。

发展新能源已经成为了席卷非洲大陆的一种趋势——非洲联盟最近宣布,未来十年将向可再生能源投资200亿美元。

非洲可再生能源计划于2015年12月3日在巴黎峰会上提出,计划在2020年新增10吉瓦可再生能源发电容量,并预期到2030年“动员非洲的潜力”以达到至少300吉瓦,该计划估计将于20年内耗资5000亿美元。

 



中国新能源技术造福非洲

中非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在过去二十年间飞速发展。2015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南非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正式公布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其中引人注意的是,中方将使用多种融资方式,支持非洲光伏、生物质能等发电项目和输变电、电网项目的建设,从而助力非洲改善电力短缺掣肘经济增长的现状。

非洲新能源领域商机大:电力不足限制经济发展 科技世界网在过去十余年间,中国新能源投资和装机容量迅速成长为全球第一,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也为全球新能源成本的大幅度下降立下汗马功劳。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产业界,已经积极参与到非洲的新能源建设中。

在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近日举行的“‘一带一路’大背景下中非新能源合作展望”会议上,加州理工大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文佳筠介绍了中非能源合作中的机遇和挑战,对比了中国与欧美对非合作的不同之处,探讨了如何进一步深化对非新能源合作。

目前,一批中国企业已经走进非洲开展可再生能源合作,项目涉及水电、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地热能等众多领域。

文佳筠列举了中国企业在非洲建设的一些重要的新能源项目。其中,中国水电承建的赞比亚卡里巴水电站最大坝高128米,水库总库容1840亿立方米,是世界上蓄水量最大的水库之一。水资源由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共享。该电站距赞比亚首都卢萨卡192公里,主要功能是发电。

埃塞俄比亚阿达玛一期和二期风电工程是东非已完成的最大风电项目。中国进出口银行为该项目提供85%的融资支持,金风科技为项目提供风机。工程装机容量分别为51兆瓦和153兆瓦。

此外,中国企业参与的新能源项目还有乌干达卡鲁玛水电站工程,该工程设计装机容量为600兆瓦,是乌最大的水电站;加纳布维水电站的装机容量是400兆瓦,年发电量10亿度;加纳阿科松博水电站大坝的总装机容量是882兆瓦;阳光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于2013年与加纳萨凡纳区域加速开发部签署合资协议书,成立合资公司,在加纳建设200兆瓦的太阳能电站项目;莱索托高地发电项目是非洲最大的新能源项目。中国为该项目提供150亿美元融资,中国明阳风电集团有限公司为项目提供风机。

根据国际能源署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公司在过去几年为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修建了近三分之一的新电力设施。为了抵消日益趋缓的国内经济的影响,中国公司在海外市场大举扩张,于2010年至2015年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完成了30%的新电力设施修建项目。

上述报告预计,从2010年至2020年,中国公司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已建成或已签订合约修建17座千兆瓦发电站,相当于芬兰同期修建的新电站总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在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上倡议实施“中非绿色发展合作计划”,在该计划项下,将实施50个清洁能源和野生动植物保护项目,主要是与非方开展防灾减灾、野生动植物保护示范、环境治理、气象监测、清洁能源等方面的合作;还将实施50个环境友好型农业项目和智慧型城市建设项目,主要是帮助非方实施农业研发、种植、生产、仓储、加工等环境友好型农业合作项目。以及低碳城市规划、交通、建筑、智能电网、大数据有利于城市实现低碳环保的合作项目。

 



非洲金融公司与南非基建基金Harith合并资产

一家非洲所有、定位非洲且在非洲运营的泛非能源合资公司即将诞生。2016年6月23日,非洲金融公司(Africa Finance Corporation)和南非基础设施基金Harith General Partners宣布,将两家公司旗下位于非洲5个国家的资产合并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使其成为非洲大陆能源领域最主要的参与者。

南非媒体报道称,这家泛非能源合资公司将至少在10个国家从事发电业务,资产总价值约33亿美元,运营和在建中的电力装机量总计1575兆瓦,可以为东部非洲和南非3000万人提供电力服务。如果可以称为国家的话,其将成为非洲大陆上发电量第7大的国家。

非洲新能源领域商机大:电力不足限制经济发展 科技世界网成立于2007年的非洲金融公司,大股东包括持股约47.6%的非洲多家金融机构和持股42.5%的尼日利亚中央银行。非洲金融公司目前成员国有:尼日利亚、加纳、几内亚比绍、塞拉利昂、冈比亚、利比里亚、几内亚和乍得。非洲金融公司设立初衷是通过向非洲基础设施项目进行初期风险投资以吸引更多外部资金,解决项目风险过高难以吸引投资者的困境。

非洲金融公司和Harith General Partners都在南非和科特迪瓦有办公室。非洲金融公司表示,合并后新公司的资产组合包括肯尼亚图尔卡纳湖风电场(Lake Turkana wind farm)以及加纳Kpone热电项目。值得一提的是,新公司约1/3的资产都将来自可再生能源。

除了上述两笔资产,非洲金融公司还投资了佛得角的Cabeolica风电场,而Harith General Partners的资产还包括装机450兆瓦的尼日利亚循环燃气轮机发电站Azura-Edo IPP以及南非Kelvin发电站。

“这是非洲自己的大型能源公司,将为非洲大陆带来更大的增值空间,而且电力基础设施领域专业人才也将应运而生。”非洲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阿利表示。他补充称,创建这个合资公司的目的是打造拥有自己资产负债表和资产的非洲电力公司,并加速吸引融资。

“过去几十年,私营部门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的投资开发,但对电力短缺严重的非洲而言,这无异于杯水车薪,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将所有优势集合在一起,效果说不准更好。”阿利强调,“每个项目因为贷款和股权分配问题,融资程序往往比较繁琐,这家合资公司的问世,会简化贷款融资的步骤。”

分析师指出,一个大型电站项目的融资程序最多可能需要2、3年时间,而这家合并后的公司仅需要几个月时间就可以在债券市场获得所需资金。

电力短缺是阻碍非洲发展的最大原因之一,由于电力缺乏、企业长期定期停电,使得非洲国家开始求助于外部投资,并且开始寻求可再生能源资产。撒哈拉以南非洲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区域,包括南非这个工业化经济体,该地区电力装机约4.8万兆瓦,比西班牙一国的发电量还低。

Harith General Partners首席执行官Tshepo Mahloele指出,一个纯粹的私募股权基金,其募集对象范围相对公募基金要窄,不过募集对象都是资金实力雄厚、资本构成质量较高的机构或个人,这使得其募集的资金在质量和数量上仍有保证。“因此,私营部门联合起来,融资渠道必然很多且融资更容易。”他说,“从一定角度来说,‘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更具抗压性且更有弹性,尤其眼下架构臃肿的公用事业公司,为个人消费者提供电力服务已经变得越来越吃力。”

外媒指出,这一合作关系是私人投资者日渐加强合作的重要体现,即将非洲多个国家的电站和电网等资产结合到一起,进一步强化财务的灵活性,以应付城市和人口扩张所致的电力赤字不断增长的复杂局面。同时,这标志着私营部门在解决非洲大陆电力短缺这一难题时,不再一味追求单独投资和运营项目,而选择齐心协力、合作共赢。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 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