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十一号顺利返回地球 俄中航天合作前景广阔
2016-11-21 11:26:33   来源:科学网
内容摘要
按照计划,在结束33天太空遨游后,两名中国航天员乘坐神舟十一号于2016年11月18日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主着陆场区返回祖国。俄罗斯齐奥尔科夫斯基航天研究院通讯院士尤里·卡拉什指出,中国目前实施的载人航天计划无疑会有力推动中国科技发展,提升中国的国际威望。各个航天国家如能通过国际合作共同开发太空资源,将使载人航天的发展前景更加广阔。

神舟十一号顺利返回地球 俄中航天合作前景广阔 科技世界网


俄罗斯齐奥尔科夫斯基航天研究院通讯院士尤里·卡拉什表示,期待中俄开展航天合作,希望俄宇航员未来有机会能造访中国空间站。

中国两名航天员在天宫二号驻留30天后于2016年11月18日顺利返回地球。尤里·卡拉什一直关注中国此次太空探索任务,他大力称赞:“中国人干得棒极了!”

卡拉什说,国际空间站可能在10年后结束服役;美国打算依靠私营航天企业研制近地空间设施,但能否奏效存在不确定性;俄航天界不久前曾讨论建造一个运行轨道主要穿越地球高纬度上空的空间站,但尚未就此制定详细计划。

因此,中国即将建造的空间站有可能是21世纪20年代唯一的太空载人常驻设施。俄在载人航天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在太空累计驻留和单次驻站时长方面俄宇航员表现出色,因此中俄航天界完全可以开展合作,希望俄宇航员有机会造访中国空间站。

他表示,中国目前实施的载人航天计划无疑会有力推动中国科技发展,提升中国的国际威望,因为只有经济、科技实力强大的国家才有能力从事载人航天探索。卡拉什认为,载人航天任务艰巨,各个航天国家如能通过国际合作共同开发太空资源,将使载人航天的发展前景更加广阔。


神舟十一号返航 进入大气层将被火焰包围

神舟十一号顺利返回地球 俄中航天合作前景广阔 科技世界网


2016年11月17日中午12点41分,神舟十一号飞船与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成功实施分离,航天员景海鹏、陈冬踏上返回之旅。截至目前,他们在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已工作生活了30天,创造了中国航天员太空驻留时间的新纪录。按照计划,在结束33天太空遨游后,两名航天员于2016年11月18日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主着陆场区返回祖国。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则将继续在轨运行、开展有关科学实验,于2017年4月接受天舟一号飞船的访问。


航天员撤离天宫

2016年11月17日,组合体分离前,航天员在地面科技人员的配合下,撤收了天宫二号舱内的有关试验装置和重要物品,放置到神舟十一号返回舱中。离开天宫二号前,景海鹏、陈冬向地面科技人员和关心支持航天事业的人们表达了感谢和敬意。

随后,两名航天员身着舱内航天服,回到神舟十一号返回舱,关闭返回舱舱门,进行返回前各项准备工作。两个航天器分离后,神舟十一号首先撤离至120米停泊点保持位置,状态确认正常后,在地面指令控制下逐渐远离天宫二号。

2016年11月18日,神舟十一号返回舱首次从高度约393公里的轨道上返回,考核从空间站运行轨道返回的相关技术。天宫二号将继续在轨运行、开展有关科学实验,于2017年4月接受天舟一号飞船的访问。


飞船如何返回地球?

长达33天的在轨运行,神舟十一号想要“回家”,第一步就是和天宫二号分离,然后是制动离轨,进入返回轨道。

随后,飞船开始自由下降。从离开原运行轨道到进入大气层之前,飞船要完成推进舱分离,建立再入姿态,返回舱要建立正确的再入姿态角(速度方向与当地水平面的夹角)。这个角度必须精确地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如果角度太小,飞船将从大气层边缘擦过而不能返回;如果角度太大,飞船返回速度过快,就会像流星一样在大气层中烧毁。

飞船返回舱进入稠密大气层后,是返回过程中环境最为恶劣的阶段。空气密度越来越大,返回舱与空气剧烈摩擦,使其底部温度高达数千摄氏度,返回舱周围被火焰所包围,因此,对返回舱要采取特殊的防热措施。

最后,返回舱开始开伞着陆。在距地面10千米左右高度,返回舱的回收着陆系统开始工作,先后拉出引导伞、减速伞和主伞,使返回舱的速度缓缓下降,并抛掉防热大底。在距地面1米左右时,启动反推发动机,使返回舱实现软着陆。为了迎接它,地面回收试验队已进行过多次演练,做好全面准备。


飞船降落伞有多大?

神舟十一号降落伞装置主要用于降低返回舱的速度,保证返回舱的稳降姿态,使航天员得以安全平稳降落。主伞面积约1200平方米,全部展开后能覆盖三个篮球场;主伞拉直长度超过70米,可横跨足球场。

别看主伞是个庞然大物,体态却十分轻盈,重量不到100公斤,收拢后装进伞包的体积不到200升,可塞进普通的家用冰箱。不过,降落伞可不是随意团起来放在返回舱里,而是整齐有序地叠在伞包中。这就涉及到一项听起来简单、却有很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包伞。

按照专业的说法,包伞就是将降落伞的伞衣、伞绳和连接吊带等部件装进伞包,使之保持一定的几何形状,并保证伞衣等部件在工作前不受气流吹袭和不与其它物体钩挂,在工作时则要保证按预定程序开包工作。

据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08所李少腾介绍,降落伞制作完成并检验合格后,即进入包伞环节。整个包伞流程有几十道工序,要保证96根降落伞伞绳互不缠绕,要用15吨(约为两头大象的体重)的压力将伞衣、伞绳和连接吊带等部件压进伞包,还要进行“强度不亚于在健身房锻炼两小时”的封包工作。


飞船返回怎样搜救?

神舟十一号搜救任务包括4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是返回舱跟踪测控。神舟十一号启动制动返回程序后,经过约30分钟进入主着陆场设备跟踪范围。测控设备主要有雷达和光学设备两类。位于主着陆场区西北方向的白云鄂博雷达站捕获到返回舱信号后,迅速测量出返回舱出黑障区前后的轨道;在主着陆场区的大庙场区的测控设备捕获目标后,向返回舱发送“回收着陆系统加电”遥控指令。光学设备则能保证不间断地拍摄返回舱在黑障区前后及开伞着陆的实况景象,并实时传输至指挥部。

第二个环节是返回舱搜索寻找。该环节主要依靠空中搜救分队。这次的空中搜救力量,较以往的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新增了两架无人机,使得空中搜寻的视场更大、效率更高。

第三个环节是航天员救援。当搜救队伍抵达返回舱着陆点后,先要进行返回舱外观检查,在确认着陆姿态正常,没有燃料泄露等异常情况后,再由搜救队员打开舱门。随后,医监医保人员进入舱内,对航天员进行血压测量、心跳测量、外伤检查等常规查体,过程大约持续20分钟。在确认航天员身体状况良好后,将其转运至医监医保直升机。

转运航天员所用的是一个半躺式座椅。考虑到寒冷天气对航天员的影响,航天员出舱后将为其添置保暖型睡袋和盖毯。重力适应过程则由以往的在舱内进行改至在直升机上进行,适应过程需要约80分钟。

第四个环节是返回舱处置回收。在航天员进行医监医保程序后,搜救队员会进入返回舱内,将有效载荷尽快取出,移交给相关科研单位。这些有效载荷将随航天员专机一道返回北京。载荷取出完毕后,搜救队员将对返回舱进行拍照摄像、测量实际落点等,随后将其吊装至专用车辆,运送至着陆场站存放,次日通过专列将其转运至北京。至此,飞船返回搜救任务全部结束。


美俄法宇航员将携米其林美食前往国际空间站

神舟十一号顺利返回地球 俄中航天合作前景广阔 科技世界网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016年11月18日,38岁法国宇航员裴斯奎特将与俄罗斯宇航员诺维斯基、美国女宇航员惠特森一同升空,前往国际太空站。

据报道,这趟任务为期半年,由法国名厨杜卡塞、马克斯精心烹调的米其林美食,包括牛舌佐松露鹅肝酱与油封鸭胸肉,将进驻国际太空站,供太空人执行任务期间享用。

另外,此次太空之行也将缔造另一项新纪录,惠特森2017年2月将在国际太空站迎接57岁生日,成为执行太空任务最年长的女性。

据悉,这将是惠特森第3次上太空,她也是国际太空站唯一的女指挥官,同时也是在太空中停留时间最久的女性。


美俄计划调整空间站宇航员数量

神舟十一号顺利返回地球 俄中航天合作前景广阔 科技世界网


随着2016年11月17日三个新宇航员的出发,国际空间站将恢复满员状态。但这不会持续多久:俄罗斯正打算从2017年3月下一艘联盟号的发射开始,削减掉空间站俄罗斯宇航员的一个名额,并且打算直到2018年一个新的模组舱发射之前都不会恢复这个岗位。俄罗斯宇航员通常占掉空间站额定乘员(六名)的一半。

目前负责俄罗斯航天局的载人航天的是前宇航员谢尔盖·克里卡廖夫,他在2016年9月下旬于墨西哥瓜达拉哈拉举行的国际宇航大会上表示,过去几年里俄罗斯舱段并没有太多变化,所以不需要那么多机乘人员。他还指出,有更多的科学项目,才需要有更多的人。

俄罗斯打算等延期多时的多功能舱发射升空后,再补满机组人员。不过,虽然目前计划该飞行任务于2017年下半年进行,但很可能会拖延至2018年。美国航天局宇航员佩吉·惠特森、俄罗斯宇航员奥列格·诺维茨基和欧洲宇航员托马斯·佩斯凯于2016年11月17日升空后,俄罗斯的裁员将使接下来的四次组员摆渡飞行中的两趟都会留出一个空座,但这个空座又不能当太空旅游航班来卖,因为数月之内不会有回程航班。美国航天局打算等美国自己的航班恢复之后添加第四乘员,但它目前并不想从俄罗斯宇航局购买额外的座位。

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航天局一直倚赖俄罗斯来运载空间站机组人员,其人均花费超过7000万美元。美国航天局发言人斯蒂芬妮·席尔霍尔茨称,他们正在内部评估多加一名美国组员上天的好处,以及所需的研究项目和额外消耗。他们也在寻求可用基金。但是他们觉得来不及在2017年3月那趟航班增员,因为既没有充足的时间来培训宇航员,到时也没有足够的研究项目来有效利用额外机乘人员的时间。

该决定将使美国航天局宇航员杰克·费舍尔和俄罗斯宇航员费奥多尔·尤尔奇欣在没有第三乘员的情形下于2017年3月作为第51/52远征队上天,美国航天局宇航员马克·范德·赫和俄罗斯航天局宇航员亚历山大·米索金于2017年9月作为第53/54远征队上天。2017年的另外两次发射定于5月和10月,到时第三乘员分别是来自欧洲空间局的和来自日本航天局的宇航员。

美国航天局表示,等目前正由太空探索科技公司和波音公司开发的商业太空出租车起航后,便打算添加另一个成员到空间站机组中。这些航班很有可能在2018年开始升空。俄罗斯太空公司能源火箭航天集团总裁弗拉基米尔·索恩采夫表示,除了新科学实验室,俄罗斯还计划增加一个对接舱和一个太阳能舱到国际空间站上。等这三个模组舱退役后可以与空间站分离,并将组成俄罗斯的一个新轨道前哨基地的核心。克里卡廖夫表示,俄罗斯计划2024年将不再参与国际空间站了。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 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