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第一街谋转型,华强北软实力将如何“盗梦空间”?
2016-11-24 11:29:42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在中国经济“L”形走势下,经济发展需要制定长远规划,“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也不例外。华强北正经历着“转型期”的阵痛,将通过注入“软力量”,利用庞大的电子元器件市场作为“诱饵”,吸引全球创客汇聚华强北。

中国电子第一街谋转型,华强北软实力将如何“盗梦空间”? 科技世界网


华强北转型升级国际高峰论坛近日在深圳市五洲宾馆举行,论坛旨在“为政府决策以参考,给企业经营以启迪”,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发展把脉,助力华强北转型升级。

这个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近年来屡遭利润下降、空铺潮、围挡封路人流减少等危机。根据2015年时任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分局华强北所所长林伟东透露的情况,该区域部分商城的最低出租率甚至降到了30%。而鼎盛时期的华强北,曾“一铺难求”。

危机的背后,是经历电商冲击,知识产权强化,城市升级的种种洗礼后,华强北旧有的的发展模式面临转型。

但这里却又是个生命力顽强的地方。2016年年初,在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珠三角2.0”论坛上,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陈燕萍称,华强北的规划在不断妥协和退让,政府与市场共同合作,让华强北总是有新的东西进去。

若将其放在更大的全球制造业生产基地发生新一轮位移的背景下,华强北何去何从,或许也将是深圳转型升级的缩影。


努力从下游走向上游

中国电子第一街谋转型,华强北软实力将如何“盗梦空间”? 科技世界网


2016年的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上,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介绍,2015年,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占据了全国近六分之一的产值。

在这一产业版图上,华强北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这个位于深圳关内福田区、仅1.45平方公里的区域,东起上步中路、西到华富路、北起红荔路、南到深南路,在30余年的时间里发展成为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走出了腾讯、创维等知名企业。

华强北前身是深圳上步工业区,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前院长李晓江曾表示,像这样既在城市中心,又是低成本的空间,是城市创新的源头和土壤。在中国新一轮的发展中,应该尽量保留住这样的空间。

2008年的第十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以下简称高交会)上,华强北获得了“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其中手机是其重要的产业之一。华强北的手机出货量每年可达1亿台以上,国内市场的出货量可占全国的百分之十几到二十。

此外,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创客团队而言,丰富的电子元器件品类使得华强北几乎成为“硬件天堂”的代名词,这也成为深圳当前吸引众多硬件创业者的天然优势。

现在华强北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从下游往上游走”。一个客观的事实是,华强北仍未完全摆脱其“低端”卖场的形象。一位市场管理人员表示,他所了解到的做旧手机回收的商户们,客源越来越少,每台的利润也被压低至甚至只有20元。

为了迎接新的挑战,根据2016年发布的《深圳市商业网点规划(2016-2020)》,针对华强北商圈的升级改造,将突出科技、创新、时尚三大要素,鼓励电子市场向品牌体验、电子商务、企业总部、设计、展示、定制等方向转型,进一步扩大“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影响力。


转型背后:产业链仍保留

中国电子第一街谋转型,华强北软实力将如何“盗梦空间”? 科技世界网


深圳华强电子世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飞坦言,在经济形势低迷、电子商务冲击、地铁施工封路等几重夹击之下,出租率和租金价格都在下降,华强北转型更多是一种被迫的举措。

不管是因为互联网的冲击传统卖场走向没落,还是顺应深圳整座城市发展的升级,华强北的转型都是一种时代必然。

但中国电子商会副会长王宁强调,转型绝不应该是“转业”,华强北的转型更应该是交易方式的升级。

深圳福田区副区长刘智勇介绍称,华强北不仅仅是“卖东西”的地方,它更是一个产业圈,一个联系生产和销售环节的集散地,很多商家与珠三角的电子元器件制造厂家形成了十分紧密的联系。

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教授、深圳市前副市长唐杰表示,华强北不只是一条街,而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在网络化的大潮中,也许终有一天,在这一区域不再看得到售卖电子产品零部件的柜台,但这个产业已经根植于深圳的土地上。

据王晓飞介绍,他们针对电子元器件市场的商户进行了优化调整,逐步淘汰了一些没有自主品牌或生产能力的“炒单者”,但同时也在引进背后有工厂的实力商家。

对于昔日蛮荒生长的华强北淘金者而言,除了积极拥抱互联网,突围之路或许更在于走向创新。深圳赛格创业汇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惠劼表示,中小商户一般很难自己做技术创新,但他们是最了解市场需求的人,面向应用端的“微创新”同样能制造行业奇迹,哪怕是创造出新的螺丝刀型号,都可能开几条生产线,赚到钱。

而华强北也在一轮轮的变革中,延续着自身的活力。在2016年第十八届高交会上,经济学家樊纲在专门针对华强北转型的高峰论坛中总结,华强北背后的实质是深圳的一套市场化机制,自由进出,有模仿,也有消化吸收,逐步有创新,再在某些领域走到前沿。

深圳市人大代表、综合开发研究院企业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刘鲁鱼表示,对于华强北的升级问题,一定要保持开放的姿态,给予市场充分的自由,而避免政府替代进行产业选择。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 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