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米科技CEO钟波的海贼王军团与无屏“视界”
2017-05-16 15:24:46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极米团队辞去人人称羡高薪又稳定的工作,带着晨星半导体十年的技术积累,从六七人的研发团队开始,走到今天成为产品、营销、企业文化与管理面面具到的百人企业。

1.jpg    

    如果你正欣赏一部科幻电影,你觉得电影中的未来电视,会是什么样子?

  “未来电视一定是没有屏幕的,它不应该被画框局限。屏幕想要多大,就可以多大,而且想要去哪里,就能在哪里使用。”极米科技创始人兼CEO钟波说,你可以把天花板当作屏幕,舒服地躺在床上看美剧,也可以在户外露营时,把车窗当成屏幕看电影。

  这样的科技,不在未来,它早成为现在进行式。

  环球网独家专访了极米科技创始人钟波,一探他如何看待未来电视的样貌。2012年,极米团队辞去人人称羡高薪又稳定的工作,带着晨星半导体十年的技术积累,从六七人的研发团队开始,走到今天成为产品、营销、企业文化与管理面面具到的百人企业。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在财务自由之后,选择挑战极限,进军一个未知成败的新领域?

  未来电视应该是“无屏电视”

  如果钟波是对的,三星、LG的曲面电视,甚或苹果、谷歌实验室中尚未雏形的电视概念,在未来都可能成为古董。至今为止,苹果、谷歌虽然将电视视为家庭娱乐中心,但仍旧给不出明确方向;三星、LG则在硬件上追求极致,期待电视同时成为家中的装饰艺术。然而,这些似乎都尚未造成市场上杀手级的轰动。

 

 “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的时代,电视的使用率逐渐降低,夫妻回家后,背对背各自看手机追剧;周末时宁愿去电影院,也不要在家看电视。我们觉得,电视形态已经不再符合消费者的需要。”钟波说,自己在电视行业从事十多年,看着电视科技一路往下发展,他们不断思考未来电视会是什么样子。

  一段iPhone 5的概念视频打开了钟波的眼睛。视频中呈现的屏幕可大可小,需要的时候就能“以空气成像、以介质呈现”。

  “科幻电影中,对未来的显示屏幕也是如此定义的,关键是我们怎么样把屏幕变得更大、更舒服。于是我们开始了无屏电视的开发与探索之旅,”钟波说:“我们想要做一个自己喜欢的产品,这是做工程师的想法。”

  放下百万年薪,创业从月薪3500元开始

  这群已经财富自由的晨星半导体工程师,辞去了高薪安稳的工作,满怀理想,带着打造一款未来产品的梦,搬到四川郊区,合租了一栋三层的清水房:一层生产、二层研发、三层睡觉。

  转身一变,这些曾是百万年薪的白领阶级,睡在像学生宿舍一般的二手铁架床,墙壁一碰都是灰,马桶还是 蹲坑式,他们自己粉刷墙壁,过着月领3500元的日子。

  “那时候,大家都是三十多岁结了婚的大男人,有的老婆小孩住在几千里之外的深圳,他每一两个月才回家一趟,现在想来真的蛮苦。”钟波说。

  有趣的是,回忆起那段时光,钟波说,当下的他们真没感觉苦,大伙脑海里都一心追逐着一个梦想。

  “有个小伙伴,当时在墙上画了海贼王,是用我们自己的投影产品投射在墙面上描出来的。”日本漫画海贼王正是刻画冒险逐梦的一群人,这段故事彷佛让极米的初创团队找到了归属。“我们完全是理想主义者。”他说。

  钟波笑着说:“那时候的精神状态,就是想要做一件事,完成自己的梦想。有时后,为了一个论坛爱好者的帖子,就可以开心一整天。晚上加班到半夜一两点,猜拳输的要煮面给大家吃。……还有一天,因为住在郊区,有只野鸡飞进来,抓了半天没抓到......。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在当时却让我们很快乐。”钟波忆起那段热血青春,眼神流露对过去向往的情怀。

  “大家说创业成功是九死一生,我认为失败率远远超过九死一生,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钟波说:“因为你要颠覆一个传统的产品模式,去创造一个世界上从未有过的产品形态。”

  那是什么让这群百万年薪携家带眷的男人们,放弃百万高薪,在成功尚未来到前,坚持一条未知的路途?

  钟波表示:“首先,我们非常坚信未来电视一定是没有屏幕的,无论是科幻电影,或我们对未来的想像,都认为未来电视没有屏幕,这是我们绝对坚信的。但我们唯一的担心是在这个阶段做这样的探索,会不会太早,是不是正确的时间点。”

  “这时候是什么支撑我做下去呢?我们已经在电视、电视芯片领域工作十多年,我们有这么多技术积累,以前的工作让我们已经有一定的财富基础,在这个条件下,就算是由别人来做无屏电视,从技术和能力方面来看,他们做的时间会更久。如果是我们做,我们可能会失败,而且很可能失败,但我们一定能把无屏电视这样新形态的产品早一两年带到大家面前。就算我们失败了,后面的人能延续我们的路探索下去,就是这样的想法支撑我们继续做下去。”钟波说。

  据媒体报道,钟波拿出自己多年积累的700万元,加上创业伙伴的集体投入共1000万元,凑成了极米的创始资金。

粉丝团里有明星CEO:我没有刻意接触娱乐圈

  极米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现在,这家年轻的公司靠“无屏电视”的理念和产品,年销售额达到8亿元,这一数字在今年预计翻倍。

  有媒体指出,在极米成立的第二年,该产品就以51.4%的份额,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智能微投产品。其后,极米出货量超过传统国际巨头LG,市场占有率跃居全球行业第一。

  无屏电视还一度受到娱乐圈的关注,许多知名艺人像徐峥、汪涵、羽泉、刘欢都是极米的粉丝用户。这群屌丝工程师,竟然赢得了娱乐圈。

  “我们并没有要刻意接触娱乐圈。”钟波说。

  “相反的是,要架构这样全新的产品,放弃过往待遇丰厚的工作,把过往财务与技术的积累,全心投入到一个还看不到前景、前途很困难的领域,我们的内心其实很忐忑。当时创业的心情,其实是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钟波坦言:“我们心里很不踏实,需要宣泄的管道,也需要精神上的支持。我们发帖告诉大家自己想要做这件事,它不一定能成功,这是一个堂吉诃德式的尝试。”。

  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与压力,做技术研发时,极米觉得一定不能闭门造车。“我们架设了自己的官网和论坛,告诉大家我们对未来电视的想法是这样的。而在这些反覆讨论的思维碰撞中,无屏电视的轮廓愈来愈清晰。”钟波表示,这些爱好者有普通民众也有明星朋友,所以我们平时都在交流,搜集社会各阶层的想法,汇集起来,使产品更加丰满。

  2.jpg

    在与网友们的互动里,钟波的确收获了粉丝的支持和鼓励。只是钟波万万没想到,最后他得到的远不止于此。

  极米粉丝非常狂热和投入,在新产品的研发阶段,主动提出诉求和建议。发布前几个月,极米提供样机给粉丝体验。这群粉丝还把BUG用Excel做成一页一页详细的列表,大大促进了极米的研发进度和产品成熟度。

  钟波表示:“作为一个明星类产品,发布会一推出后,通常大量预售机器就一售而空,这时候最怕的是产品不成熟造成消费者困扰,但是通过粉丝预先深度体验,把很多隐患都先解决了。”

  现在,极米拥有超过百万粉丝的社群,官方社区日活发帖数达6000帖,这一切,最初只因希望找到创业路上的支持与陪伴。今天极米在社区营销上积累的人气热度,可能是当时他们想也没想过的。

  产品不过关用铁锤砸烂,工程师当场落泪

  如果只有营销造势,极米是不会长久的。钟波对于自身产品的要求近乎催毛球疵。

  钟波曾经向媒体表示,为了做出一台完美的无屏电视,他的团队以三套模具、三种方案同时作业,平行试错。面对挑战,团队通宵达旦工作是常态,最极端的是在公司的11天熬了五个通宵。第一代产品准备上市的时候,钟波又亲手砸掉它,宣布从头重来,原因是:体积不够小。


  从推出第一代产品开始,为了彰显“不将就"的信念,极米立下一个规矩:对不甚满意的样机,一律当众砸毁。创业四五年来,钟波砸毁的样机至少有30台。这把砸毁不满意产品的铁锤,被命名为“极米锤”。”

  对钟波而言,把一样东西做好并不是“工匠精神”的全部,将专注、极致、创新深入流程再造之中,才是“工匠精神”应有之义。钟波曾说,自己忙来忙去就忙一件事:不计成本,一根筋地“死磕”技术和产品。

  现在,极米拥有将近300名研发人员,每年最多只推出两到三款产品。他们在不同领域不断研发与尝试,很多产品雏形在草稿就遭遇否决,有些是在样机阶段结束,有些是在小批量量产阶段停产。每个阶段的要求都很严格。

   研发团队面对“极米锤”的当众处决,是否压力山大?

  钟波回答:“紧张是必然的,但令我动容的是,其实是很多人花了一年多时间做产品,把它当自己的孩子,遭到否决时工程师当场落泪,觉得自己的心血白白付出,甚至恳求我们是否能试产一千台,让他卖给自己的朋友。其实有些产品真的还蛮棒,只是没有达到我们的标准。”

  许多人都催促钟波“市场不等人”,建议他快速发布产品,边做边改,但他坚持非得把产品做好了再推出。

  十来人用一顿饭搞定,但几百人贯彻难

  今天,极米大了,企业茁壮了,挑战变多了。从过去七人的团队,一路到今天成长到上百名员工,钟波感受到更多的责任感与压力。

  “现在有这么多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不乏很多优秀企业的高管,还有上百名员工一起做一个事,为了无屏电视的梦想一起往前走。这时背负的责任,不只是自己的梦想,还有对员工的责任、社会的责任,这时候压力会越来越大。需要学习的越来越多。”钟波说。

  钟波继续说:“以前作为研发人员,只想着如何把产品做好,把自己的构想实现。现在,不光是我们的产品,其实极米公司也是产品,是大家一起打造的产品。它应该有自己鲜明的愿景、使命、价值观,这是我们以前没有考虑过、经历过的。”

  企业管理成为钟波的功课,钟波不断学习并提升自己,打造企业文化,他着手疏理:我们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要做什么事,并把这些想法跟大家贯彻。

  “以前几个人一起吃顿饭就说清楚的事,一旦有几百人的时候,我们未来做什么,现在做什么,我们追求什么工作态度、生活态度,这些全部都要贯彻给他,其实蛮难的。”他说。

  然而,钟波心理清楚,唯有将这些文化落地执行,公司才能源源不断地朝着做一个好产品、做未来产品的方向迈进,让企业自发地驶向梦想的灯塔。

  采访后记

  一个带头做梦的领航者,可能会有许多个人的坚持。

  钟波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在安逸的生活中,放下百万年薪,本来就是不容易的选择。最后临门一脚说服他的是:如果失败了,后面的人也能站在极米的肩膀上,继续探索未来电视的样貌,这样也就值得了。这是钟波的情怀。有时候,他甚至更怀念过去单纯为梦想热血打拼、那段艰苦的“男生宿舍”的日子。

  当企业越来越大,每天必须面对各种决策,让钟波最两难的是“选择”。钟波坦承,当逃税是一个选项,他必须做决定聘请专业的会计师管理财务;当竞争对手把机器的跑分指标调得不合乎现实时,不知情的网友会受分数的影响,而钟波必须决定要不要跟进调整跑分,为此团队内部还产生争执。

  钟波静下来问自己,当初离成功这么遥远,也能为了梦想放下一切,为什么当现在靠近成功时,却变得患得患失?钟波说,在艰难的抉择中,这样的想法提醒他坚持“诚信”,回到初心,最重要的是回馈给消费者。

  点点滴滴,可以看见钟波骨子里的理想性,为了梦想,他是愿意牺牲一些眼前利益的那种人。

  钟波很会问自己问题,每当抉择时刻,他和自己对话,理出心中的答案,决定未来的方向。他是理想的,他对梦想,价值,好产品,有一股没来由的追求。

  钟波也是一个科技产品迷,他对产品体验有很深的执着,享受产品带来的“完美体验”。这种追求完美的性格,也反应在访谈中。有几次他评估自己分享的内容不够精采,还打断自己,重新来过。好像做产品一样,自我检讨与修改是一种习惯。

  另一方面,从极米的身上,我看见一间公司的建立,从技术、产品、营销逐步建立,迈向成熟,然后接着是企业文化与管理。如钟波所言,极米公司的确是一个产品,五年的时光,这群“海贼王逐梦者”冒险犯难,一起将它建立起来。钟波如同海盗船上的船长,领航前行。外在腆腆斯文的他,内心充满热血的激情。

  你心中的“未来电视”是什么样子?曾经有句文案说“未来一直来”,或许且让我拭目以待,顺着扬起的风帆,看看他们的梦想,会带领我们的未来去到什么样子的地方。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 科技世界网
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