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抑郁症 他们用Soul将生活的温暖传递
2019-11-11 18:35:35   来源:互联网
内容摘要
前不久,因《长安十二时辰》大火的明星热依扎发布微博,自己患有重度抑郁症。因为死过很多回,才知道生的意义。 言论一出,全网哗然。我们离抑郁症的距离,究竟有多远?1.我们都是戴着面具的小丑 开心是给别人看的今年30岁的孙悟空老师,是喜欢穿旗袍的温婉江南女子,如果自己不说,没人知道她得了抑郁症十几年。她在…

前不久,因《长安十二时辰》大火的明星热依扎发布微博,自己患有重度抑郁症。因为死过很多回,才知道生的意义。

 

言论一出,全网哗然。我们离抑郁症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1.我们都是戴着面具的小丑 开心是给别人看的

今年30岁的孙悟空老师,是喜欢穿旗袍的温婉江南女子,如果自己不说,没人知道她得了抑郁症十几年。

她在阳光明媚的深圳当幼儿园老师,在家长眼中,她工作尽心尽责,把孩子交到她手上特别放心。

 

但是抑郁的倾向,从童年开始,就埋下了伏笔。在6岁,她开始尝试第一次自杀。

看完热映的《少年的你》,她一个人在影院里放声痛哭。在易烊千玺饰演的少年小北身上,她感受到了青春期经历过那种黑暗,没有办法自救,能逃出来是运气。

而长大之后,她一直戴着开朗快乐的面具。每次尝试跟别人聊起自己有抑郁症的时候,第一反应总是,“你心理有毛病啊。”一副嫌弃、厌恶、不理解的神情。

久而久之,她就放弃了,内心开始树立起厚厚的围墙,把内里柔软脆弱的内核保护起来,把想要探究、同情、安慰的目光隔离在外面。和前任分手十余年后,没有再谈恋爱,虽然父母亲戚都在深圳,也极少回家。她一直觉得自己有问题,怕拖累别人,于是放弃了所有的亲密关系。

曾经有整整5年,她成为一个酒鬼,天天宿醉。有次,凌晨喝到酒吧关门,在大街上,一个陌生人骂醒了她:“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仿佛一盆冷水浇醒了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最害怕的是,你习惯在黑暗的小胡同里待着,没办法把自己推出去。特别希望在远处能看到一丝光亮,可以顺着走出来。”

这条漫长孤独的自愈的路程,只有她自己一个人。除了平时去医院接受治疗,她开始尝试一个人徒步,5点钟起床跑步,甚至离职、花了一个月时间出国旅行。

再次开始工作后,因为朋友圈都基本是闹哄哄的家长,她逃到了Soul,特别享受这种氛围,能没有压力发布真实的想法,也有人理解你的孤独。

 

有次她在Soul上,发布了苹果香味能够治愈自己抑郁状态的瞬间,没多久,她就收到了陌生Soul好友的私信,是一堆新鲜苹果的照片。“你会撑住的。”她当时觉得,自己心里黑暗的小窟窿,被满满堵住了。

“我从小就不怕黑,一个人旅行也不怕,但是后来发现,必须要学会对生命有敬畏,才会珍惜好好活着的每一天。”她现在常常跟同事开玩笑说,自己在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活,别人都以为在讲正能量鸡汤,一笑了之。

事实上,对她而言,因为死亡的念头太轻易,活着反而是艰难的那条路。

2.我怕被当作异类

晚上9点,20岁的不高兴小姐,从教学楼回到宿舍。

实在是太疲惫了,她用被子蒙住自己,把室友的声音隔绝在外面,心里很乱,辗转反侧失眠至深夜。

不高兴小姐是个外表普通到丢在人海里认不出的女生,在江苏的五线小城里,在临床医学专科读大二。原本可以平凡、小确幸的人生轨迹,却被抑郁症打乱了。

在课堂上老师讲过,肿瘤细胞喜欢找上有抑郁情绪的人,甚至会影响肝功能和肠胃功能。

但她找不到解决的出口,自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身边没有朋友,而对父母更不能开口谈这件事。她害怕被周围同学当作异类。

Soul成为了她记录情绪的出口,考六级证书的纠结、看《源氏物语》的感动,都被一一写下来,在虚拟的网络空间,她得到了倾听。她在瞬间写到:“一个人去上课吃饭,别人看到的是孤独。其实独自生活下去,才是勇气。”

 

3.心灵鸡汤谁都会讲 可是走出去很难

加拿大BC省省会维多利亚市,四季绿草如茵,在深水港可以远眺湛蓝的太平洋。

 

这是盖盖来到加拿大的第5个年头,穿着米色毛衣和羊驼外套,鹅蛋脸的她,在读化学研究型硕士,看起来时尚迷人。但自从过完25岁生日后,她开始持续地焦虑。

盖盖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出了场车祸。住院了一个多月,出院就直接参加期末考试,右手打着石膏,左手拿着笔做题。因为错过了大部分课程,期末考试成绩直接决定了整学期的GPA。

那是她在脑海里,第一次轻微闪过一个念头,真的好想一了百了。“爸妈花了这么多钱送我出国,如果考不到好成绩,为什么要出来?”比起身体上的痛苦,心理上的自责更折磨人。

有次跟妈妈视频,她聊着聊着就哭了出来:“妈妈,我觉得自己完了。”

妈妈表示很不理解,不就是读个书,为什么会感觉压力这么大。

她不是没有想过改变。为了给自己散散心,报了去魁北克的学术会议。白天她打扮地精致漂亮,很开心地参加研讨会,但是到了晚上,在空无一人安静的街道上等公交车的时候,她忍不住像暴风雨一样突如其来地哭泣。

直到现在,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因为那样不酷。

“心灵鸡汤大家都会讲,可是如何从情绪里走出来,真的很难。”尤其是在留学生活极度繁忙的情况下,在异国他乡照顾自己的身体和内心,更难。盖盖白天需要当助教上课,晚上做实验到凌晨,处理数据写论文,还要考虑怎么搬家,扔掉大件家具。

 

而Soul,是她在抑郁时跟人聊天缓解的渠道。“在Soul上,我可以认识新的朋友,能发朋友圈发不了的真实心情和自拍。在维多利亚,我的生活圈子很小,一般只能和中国学生一起玩。而跟Soul上的朋友聊天,可以看到那么多不同的生活方式,能更快走出现在的精神状况。”

在中国,抑郁症患者并不是个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患者已经达到3.5亿人,中国抑郁症患者数量在5500万人左右,差不多每20人中就有1人患有抑郁症。

而中国的精神科医生缺口巨大,2014年,中国只有约23000名精神科医生,平均每10万人拥有1.7名,而心理咨询的费用也不便宜,导致问诊困难。

但是大环境也在慢慢变好,2012年,中国通过了第一部《精神卫生法》,要求增加医疗设施和医务人员,提高人们对于心理问题的认识;2016年,国务院颁布政策文件,要求加强对抑郁症的精神筛查。

之前,社会大众对抑郁症普遍存在的误解是,“矫情”、“做作”,但是现在,互联网上有不少对抑郁症患者的鼓励。在Soul对抗抑郁症话题里,很多网友为陌生人打气。

 

 

因为有爱,人间才值得。

面对抑郁症,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