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Soul星人成长史:从新闻系学生到互联网大V
2020-02-21 09:59:20   来源:互联网
内容摘要
当微信公众号取代了报纸、杂志,成为一个KOL变成了很多90后的理想职业。毕竟抬笔挥斥方遒,还拥有大批忠实粉丝,弹性上班时间,听起来很符合天性喜好自由的年轻人。而在最懂年轻人的KOL里,就有潜水681天的Soul App用户,吴怼怼。

当微信公众号取代了报纸、杂志,成为一个KOL变成了很多90后的理想职业。毕竟抬笔挥斥方遒,还拥有大批忠实粉丝,弹性上班时间,听起来很符合天性喜好自由的年轻人。而在最懂年轻人的KOL里,就有潜水681天的Soul App用户,吴怼怼。

 

IMG_256

 

最懂Z世代的商业观察者 

说到Z世代的社交方式,他的公众号里写道:“在年轻一代的社交圈里,三观也许不必一致,但至少有那么一两个兴致相投。比如:聊得来游戏,就在日常任务和集结打boss时闲侃几句;腐了同一个CP,就在微博主页一起zqsg地「枯了」;偶尔丧到爆炸,就在小众社交软件上做个嘤嘤怪,刷一刷陌生人的岁月静好,补充能量。”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社交的意义就和巧克力的品尝法则一样,在吃饱饭的时候,将它放在舌头上融化。毕竟,一日三餐所带来的持久稳定总是意味着持久的无聊。

 

IMG_257

 

作为一个681天的老用户,他觉得Soul App能从一众年轻人社交产品里异军突起的原因,不一股脑呈现「糖果」的过分甜美,保持社交的最本质的连接意义。

能深刻洞察Z世代社交方式的吴怼怼,现在不仅有自己的同名公众号,还是虎嗅、36氪、界面等平台的专栏作者。

 

“我想做一名记者,能写硬核调查报道的那种” 

他曾经的梦想,是做一名记者,能写硬核的调查报道的那种。毕竟在那个出版业兴盛的时期,自己的名字能够出现在报纸上,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情。更别提,一个个方块文章,能够真的在社会上发挥影响力。

 

IMG_258

 

吴怼怼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是个醉心新闻的积极青年。上大二时,他通过QQ和微博联系到报社媒体老师,去了广州实习。大三暑假,他想学习更多报道类型,便电话联系上当时《Vista看天下》的副主编。大四毕业实习,他去了凤凰网。

大学毕业后,出于写字的执念,他加入了上海的澎湃新闻。几份实习+工作背后,刚好也是媒体和媒体人转型浪潮的几年。

最初他以为他只是上海的过客,但是他在上海待得越久,越会领略这座城市的好。人与人的关系,保持着恰到好处的亲密且疏离,不仅综合了南北方的特征,洋溢着浓郁的海派文化。这里没有北京那么热情,井井有条的秩序感、24小时灯火通明的便利店,却适合一个年轻人生存。

 

IMG_259

 

在做记者两三年后,吴怼怼发现自己更感兴趣的领域,互联网。从媒体到互联网公关,算是多数媒体人比较顺畅的职业转折点。

在当时的上海,互联网的机会并不多。没过多久他加入了蜻蜓FM,后又回到「老东家」出来做的项目——梨视频。从报纸、杂志、门户网站、音频到短视频,他几乎经历了所有的内容形态。

 

入局自媒体江湖 风云变幻

这时候,自媒体行业也在野蛮生长,发生风起云涌的变化,原来的旧友都在时代的潮流里努力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2017年开始,依旧怀着对写作和互联网的吴怼怼,决定躬身入局,做一个全职的自媒体人。这个辞职创业的冲动,并不是空穴来风。他自己也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断断续续写了两三年。他的内心一动,对写字能养活自己,充满了信心。虽然现在入场晚了,但是现在还年轻,那就做吧。

 

IMG_260

 

在单打独斗做公众号之后,他发现了自媒体和做媒体的差异。

之前做记者的时候,只需要写稿子就好了。而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必须以商业的方式考虑:必须全链路想清楚,内容怎么立得住,传播给谁,怎么传播。

在过去,工作就是工作,到了时间在指定地方上班就好。而自己创业,工作和生活完全融在了一起,跟从业者聊天聚餐,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但好处是,做自己的公众号,工作变成了为自己负责。输出内容,就有更多的人认识你,形成良性循环。

然而最难的事情,还是如何突破内容的瓶颈。因为只有一个人生产内容,想要获得好的阅读量,需要大量的输入,才有高质量的输出。

吴怼怼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不二法门。他觉得我们这代90后,最难的是需要一边快,还要一边慢。一方面不能被快节奏的时代拉下,一方面还要沉淀下来,才有所积累。平时,除了和一线行业的从业者聊天,他也会看那些穿越时代的经典作品,汲取养分。

从19年开始,吴怼怼的团队加入两个新同事。现在他不仅仅要考虑自己的成长,还要考虑团队的管理。一个人的战斗力很有限,而团队合作,能做出更多维度的解读。

比如,一个95后的新同事,对于互联网亚文化的见解就很独特,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本身就是重度用户,所以在很多问题上有比吴怼怼更巧妙的认知。

 

和95后没代沟 我们也曾年轻过 

而对于95后常用的社交软件soul,早在18年,吴怼怼就注意到了。有天,他看到了豆瓣上的开屏广告,以为是豆瓣自己孵化的软件,眼前一亮,还挺有意思的,就马上下载了。

现在,他已经是681天的用户。虽然市面上已经陆陆续续出现了模仿soul的社交软件,但首页的星球设计,还是走在大多数软件的前面。

他一般都在广场上潜水,想看看当下年轻人如何接触世界。和90后相比,95后在社交表达上更加直接。开心不开心,想要陪伴或者独处,会直接发个状态,或者开启语音聊天。

 

IMG_261

 

毕竟,在他上大一大二的时候,大家还在用诺基亚,那还是塞班系统的年代。在大四,像苹果这样的智能手机才普及起来。现在的孩子,从小就开始接触智能手机,接触新信息的效率更高。

吴怼怼并没有觉得自己和95、00后新生代,交流起来有任何代沟。唯一的区别是,他能明白那些饭圈黑话的含义,只不过他并不会过饭圈的生活而已。

“现在很难评判他们,就让子弹飞一会吧。就像初中时也讨论周杰伦、林俊杰,还差点打起来一样,毕竟,我们也曾年轻过。之后,05后、10后也会成长起来,年轻人总是相似的。”

 

“我的内心依旧是个文艺青年”

 

IMG_262

 

2020年,吴怼怼的愿望是,每个月能健身6次,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东西,找到喜欢的人,去看看北海道、北欧和意大利,北海道是因为那是中岛美雪的出生地,北欧是因为有Sophie Zelmani,意大利则是被电影所吸引。

“非要评价自己的话,一定是理想主义,但不是空谈理想。商业和文艺并不矛盾。虽然我的工作是关乎商业,但我的内心依旧是个文艺青年。只有都去探索,才会知道生活的边界在哪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