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在有限空间挥洒无限创意
2020-10-20 14:31:20   来源:中华工商网
内容摘要
日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庄少勤在回答某记者提出的深圳建设用地是否“可以大规模扩张了”的问题时指出,中央对深圳的放权,实际上放的是改革的权,不是扩张的权。他解释说,实施方案赋予深圳市更大的土地审批自主权,目的是要深化审批制度改革,解决建设项目“落地难、落地慢”等审批效率问题,提高空…

日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庄少勤在回答某记者提出的深圳建设用地是否“可以大规模扩张了”的问题时指出,中央对深圳的放权,实际上放的是改革的权,不是扩张的权。他解释说,实施方案赋予深圳市更大的土地审批自主权,目的是要深化审批制度改革,解决建设项目“落地难、落地慢”等审批效率问题,提高空间资源配置效率。“此举是为改革提供更大的改革空间,而不是城市建设的规模。”  庄少勤所说的“方案”,是指近日中央印发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其中包括将基本农田之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等。这样的重要权力下放,自然会引起人们丰富的联想和不同的理解。比如提问的记者就联系到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特区40周年庆祝大会上指出的深圳“面临城市治理承压明显、发展空间不足等诸多挑战”表述,产生了深圳建设用地可以大规模扩张的联想。

这不足为怪。不仅是永久基本农田,就是一般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审批权,一直以来都是由中央政府完全掌握,直到去年才开始下放到部分省市,其中包括深圳所在的广东省。当时就在社会上引起了一些人们的担忧,担心一些地方政府会肆无忌惮地毁田毁林扩大建设规模。深圳确实面临城市发展空间不足等诸多挑战,其土地资源短缺的情况可以说是全国之最,地价可谓寸土寸金,这种担心尤为迫切。如今,中央将土地审批权直接下放到深圳,深圳如何用好手中的审批权?是否会大批量投入新的开发用地?自然成为社会各界人士关注的焦点。

深圳建设用地资源匮乏路人皆知,但深圳在今后的先行区建设探索中不能再走外延扩张的老路,而是要探索内涵型、集约型发展道路,同样也是客观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40周年庆祝大会上强调,深圳要坚定不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在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生态环境和城市空间治理体制等重点领域先行先试,要求树立全周期管理意识,以创新思维加快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实施方案中就怎样推进要素市场化的配置改革以及空间治理改革,包括发展空间问题,从三个方面给予了重大改革的政策支持和指导。第一条是要求深圳更好地发挥国土空间规划的统筹作用。从区域和可持续发展角度更好地优化空间资源的时空配置;第二是要求深圳更好地发挥空间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作用,提升空间资源配置的针对性和灵活性;第三,更好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增强空间流量配置的充裕性和便利性。

综观上述各项要求,都是贯穿着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全周期管理意识和创新思维。深圳空间狭窄,这是客观现实,但深圳的进一步发展,必须是立足于这样的先天基础,在有限的空间里挥洒无限的创意,在生态红线、安全红线内腾挪新的花样。空间狭窄,不等于没有科学合理使用的余地。中央允许深圳统筹建设用地、用林规模和指标,意味着可以通过国土空间规划统筹各种空间资源,包括优化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红线、生态保护红线、城镇开发边界等控制边界,做到坚守安全底线条件下的优化布局;除了空间布局上有统筹余地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统筹余地,那就是时间顺序上的统筹。因为这次国土空间规划的期限是15年,也就是有效期截止到2035年,这个时间空间也可以利用,可以从整体上更长远的来考虑资源配置。此外还有盘活利用存量工业用地等。

习近平总书记对于大城市、特大城市发展提出了要探索内涵式、集约型、绿色化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的要求。其实,何止是大城市需要这样,全国每一寸土地的使用都需要这样精打细算。对于一个拥有14亿庞大人口规模的国家而言,我国目前真正能养活人口的土地其实十分短缺,彻底实现脱贫攻坚,需要搬迁大量居住在悬崖村、河沟村的人口。事实上,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与土地资源短缺的矛盾早已十分尖锐。

但无数人口的窘迫,并没有换来对土地的珍惜,滥用土地、滥占耕地的现象并未从根本上遏止。突破生态安全红线、隐蔽性侵蚀基本农田等现象屡屡发生,不仅使成规模的移民搬迁不可能,就是当地人也生存堪忧。一方面是城市居住环境日趋拥挤,另一方面却是建设用地浪费性扩大。工厂厂房能高层化的,偏偏盖成大面积占地的平房;一味追求花园化的工区,宝贵的绿地只为少数人享用,等等。

据统计,与日本、韩国等同样也很拥挤的国家相比,我国单位土地面积产生的经济产值,远低于日韩。说明土地利用效率不高,这还只是从经济角度观察。针对所有这些乱象,希望深圳能够不落俗套,在有限的舞台上发挥无限的才华,以“螺丝壳里做道场”的功夫创造出新的奇迹,给全国各地提供一面反躬自省的镜子来。(本报评论员李富永)(责任编辑姜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