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头解剖地球亿年秘密,这位Soul APP上的学者梦想是为科学奉献一生
2021-01-21 18:32:06   来源:互联网
内容摘要
相信不少人都看过《侏罗纪公园》,大多数人认识对恐龙的最初印象,应该都是从这部电影开始。这些年来,人类对古生物的认识不断加深,背后离不开考古和地质学家的辛勤研究。在Soul APP,就有这么一位低调的学者。

相信不少人都看过《侏罗纪公园》,大多数人认识对恐龙的最初印象,应该都是从这部电影开始。这些年来,人类对古生物的认识不断加深,背后离不开考古和地质学家的辛勤研究。在Soul APP,就有这么一位低调的学者。

这位Souler叫做“我吹过风的眼”,大家都叫他风哥,是一名地质学博士,专门和两亿年前的侏罗纪世界打交道。他的主要工作,是依靠数据和实物来还原人类还没有出现之前地球的样子。

风哥当初是被调剂到地质专业的,但没想到后来越学越有意思。大一的时候,他跟老师去实地实习,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了三叶草化石。“那是一个来自亿万年前的生物,我有一种透过石头穿越千年的感觉。当时就觉得好神奇,仿佛这个化石在召唤我一般,就忍住不想了解更多。”

IMG_256

这个契机让他发现了地质学的特有魅力,他也开始真正从自然界中慢慢地学会领悟和感受这门学科的博大精深。

风哥的研究方向是中生代时期的侏罗纪和白垩纪,那是一个生物多样性极丰富、恐龙成为地球霸主的时代。“当时地球还没有形成现在的大陆和海洋,中国在当时还是东高西低的地势,水往西处走,温度也要比现在高上很多,一切都与人类熟悉的这个世界完全不同。”

如何把那个世界的样子呈现到现代人眼中,是一个按图索骥的过程,他唯一能依靠的线索就是远古化石。根据这些石头,他和同事们了解到那个地质时期发生的地质事件、当时的环境气候,一点一点为我们描摹出历史的样貌。

IMG_257

风哥大部分时间都在待在实验室里做后期的资料分析和调研。但因为地质学需要实地调研,他一年也有一到两次外出考察的机会,在全国范围内探访古生物,“我国境内有两处著名的古生物群,侏罗纪燕辽生物群和白垩纪热河生物群,其他大大小小的化石点分布在新疆、辽西、华北等等地区。”

长期与土地、石头打交道,让风哥练就了一双“看石识年代”的火眼金睛。“其实有些建筑工地上的小碎石,很可能就来自10亿年前。通常给我们一块石头,就能判断出这块石头的大致年龄。”但这样一眼鉴别化石的能力也不是科研人员专属,风哥说,一些住在化石点附近的老乡对哪里有化石就了如指掌。“人和自然界的联系从未消失,有时候只是以我们从未注意过的方式存在着。”

近年,考古专业日益受到“冷落”的现象引人关注。2014年,北大古生物专业的学生薛逸凡因本专业全国只有一个学生,导致毕业照变成“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发舆论哗然。对此,风哥说,科学家大多是寂寞的,但现在耐得住寂寞的人却不多,但也有考古学知名度不高的原因,很多人无法感受它的魅力。

“比如辽宁的朝阳市有一座古生物博物馆,馆藏的恐龙化石数量多,而且保存完整性非常好,馆藏的很多恐龙化石都称得上精美。偏偏没有人看,可能就是宣传不够吧,大家知道的少。如果你去实地看了,你一定会很震撼的。”

被问到这么多年的学术生涯最值得纪念的事情,风哥说是花了两年时间整理出来的论文被发表的那一刻。“我还收藏了一块狼鳍鱼化石,狼鳍鱼是原始的真骨鱼类,可以说是现在所有鱼的祖先。”

IMG_258

作为一名日常较少与人打交道的学者,Soul也为风哥提供了很多认识新朋友的机会。他坦言,最初是“灵魂交流”这个概念打动了他,这些年来,他在Soul遇到过很多三观契合的人,都交流得很深入,为他略显平淡的工作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我觉得Soul是一个宽容的地方,大家都很温暖,交流起来都很有意思。”

关于未来,他表示还会选择继续做研究,当一名大学教授。“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幸运的地方在于少年时就遇到了自己热爱并可以为之奉献一生的事业。人类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人类的文明可以传承,有一群人为我们刻记下过去,指引着未来。如果我们不去了解人类从何而来,那我们终将也无法回答人类将往何处去。科学家的使命就是不光只为自己过得好,他们是要为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做出贡献的,所以科学家大多是寂寞的,他们要耐得住寂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