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死亡将成为选择!澳有望在30年内让人起死回生
2015-11-26 10:14: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澳大利亚的Humai公司是一家希望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科技公司,Humai公司的想法很科幻、也很疯狂,他们试图让一个死亡大脑复活,然后用这个大脑控制一个人造身体,同时把所有关于你的重要信息,复制到新生物机器人身上,包括你的个性、过去的经历和思维等。

随着大脑控制人工假肢、先进的生物医学植入技术和拯救生命的医疗新方法的兴起,现在我们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征服死亡。

据报道,澳大利亚一家科技公司宣称有望在30年内实现复活冷冻人体技术,届时,死亡将成为人们的一个选择。

人脑+人造身体=永生?

Humai就是这么一家希望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科技公司,他们在公司网站上解释说:“我们用人工智能和纳米技术储存说话风格、行为模式、思维过程等数据以及你身体从内到外如何运作的信息。然后会建造一个由过世人的大脑和人造身体组成的新人,此前储存的这些数据会被编码到多个与大脑连接的传感器中。”

Humai公司的想法很科幻、也很疯狂,他们试图让一个死亡大脑复活,然后用这个大脑控制一个人造身体,同时把所有关于你的重要信息,复制到新生物机器人身上,包括你的个性、过去的经历和思维等。可以想象,这项技术在短期内无法变成现实,也希望它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为了进一步深入了解详情,美国采访了Humai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乔希•博卡内格拉。

最大的问题:怎么做?

我们的想法比较好理解,但显然比较难实现。首先,在我们的会员死亡前,我们会通过特别研制的应用,花费数年时间搜集有关他们的大量数据。会员死亡后,我们会用人体冷冻术将其大脑保存好。等技术发展成熟,我们再将大脑移植到人造身体。大脑可以通过意识控制假体,我们会利用纳米技术和克隆技术修复和改善细胞,以应对大脑老化问题。

如何评判研究工作进展?

在意识控制假体研究方面,每次认知的提高,都可被视为大的进展。我相信,在这个研究过程中,我们甚至会研发出能拯救生命的技术。当然,终极测试是我们首次将人脑植入人造身体的工作。

如何结合生物学和计算机技术?

简短的回答是:仿生学、纳米技术和人工智能。我认为人体是有局限的,并未进化到功能最强大的状态。我觉得人造身体能拓展人类的体验,届时,接受死亡的人很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态度。

你们团队里都有什么人?

我们团队一共有5个人。一人负责人工智能的研究,一人负责人工智能和纳米技术,两人研究仿生学和传感器,还有一个是公关大使。他负责成立组建一个团队向公众解释公司的目标和所应用的技术。我什么都做点,但主要还是专注于战略问题。未来几个月,我们还要招聘新的成员。是否有其它机构给你们赞助?目前,只是我个人投钱到公司,我们会在未来几个月寻求外部资金。

你们有让死人复活的时间表吗?

我们相信能在30年内让死人复活。

为什么与死亡对抗?

我不认为是在对抗死亡,更像是让死亡成为一种选项。我个人很难想象谁想死去,但我尊重他们的愿望。

中国人体冷冻第一人

2015年5月30日,61岁的中国著名女作家杜虹因胰腺癌去世。两名美国医生第一时间向杜虹体内注射了抗凝剂、抗菌药物、抗血栓药物,防止血液凝固,并用特制设备按压心脏,保证血液继续循环。

随后,杜虹的遗体被放入装有冰块的木质棺材中,迅速转移到手术地点,耗时约1小时。接下来是灌流,由于人体细胞中含有大量水分,冰冻过程中水分凝固会形成冰晶,极易刺破细胞,造成巨大伤害,所以冰冻技术的要点是使用冰点更低、不容易结晶的保护液代替水分,达到脱水的效果。

接下来,杜虹的遗体会在冰冻状态下被送到位于美国洛杉矶的Alcor总部(全球最大的冷冻人体研究机构之一)。遗体头部将被分离保存在-196℃的液氮环境特殊容器中。

在此后的漫长岁月中,工作人员将按期添加液氮,保证杜虹的头部长期保存。按Alcor科学家的乐观估计,50年后的科学技术也许就能让杜虹解冻头部、再造身体,也就是——复活。

 

复活 理论可行,但要跨越五大损伤挑战

阿尔科公司提出的“玻璃化”概念理论上可以解决冷冻过程中细胞受损的问题,但目前尚未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能够将人体器官玻璃化。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低温生物学家高大勇说道:“我们能够将非常小的事物,例如昆虫和血管等简单组织玻璃化,这是因为体积小,容易控制冷却过程,冷冻保护剂也能正确合适地扩散。”那么人体冷冻病人的器官将如何受到影响?高大勇认为,我们并不知道病人死后在玻璃化过程中会受到什么损伤。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生物化学家肯恩·斯托里教授也认为前景不容乐观。“人类有很多不同的器官,移植器官的研究让我们知道,即使我们能够成功冷冻它们,每一个器官却需要以不同速率冷却,且冷冻保护剂的混合物和浓度也各不相同。即使你只想保存大脑,大脑也有十几个不同的区域,它们需要用不同的方法进行冷冻保存。”

 

未来解冻后修复过程面临着五大损伤:绝症伤害、衰老伤害、细胞自溶和微生物降解伤害、冷冻伤害、解冻过程造成的伤害(包括冷冻技术不够完善造成的少量冷冻损伤、化学浓度冲击、由于温度传播不均匀造成的应力性断面,长期液氮保存中可能出现的极少的化学变化)。其中化学浓度的冲击是解冻时最大的障碍,没有结冰的部分在保护液析出时化学浓度变高,造成高渗透压,可能损伤细胞膜等,而这五种伤害没有一项是目前能够解决的。

至于科学家提出的50年后可能解冻,那是基于现代科学发展速度的乐观估计,对此,中国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贾旺认为,在目前的医学技术支持下,大脑神经被低温冷冻50年,复苏的可能性是有的。不过,冻存的神经组织即使恢复了活性,能否移植到另外一个身体上,并产生新的生命,还要跨过脊髓链接、中枢神经再生、显微外科缝合等多重艰巨的挑战。

 

逝者“复活”不是梦想

缅怀逝者的时候,不少人心中都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要是能和他说说话该多好啊!也许50年内,这一愿望就能变成现实。

 

英国提赛德大学讲师麦基翁预测,随着计算机技术发展,人类不久就可以创造出“人造数字生命”。这一“数字生命”的外形可以根据其真人原型,利用现有的照相与摄像技术进行完美重现,性格和行为则由其真人原型的行为、特点、爱好及在社交网络上的历史决定。也就是说,这个“数字生命”将有真人原型的部分“记忆”。

更神奇的是,当这个“数字生命”与大数据相结合,它就可以知悉你的动向,比如你去购物或者看病,它就会马上收到通知。麦基翁说,这样一来,人们就永远也不会失去心爱之人。

 

盘点神奇的复活科学技术

首例换头手术中国进行

换头这看似异想天开的行为,如今可能成为事实。

一名身患霍夫曼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男子欲将自己的“头”交给一名意大利临床医生,以移植一副健康的身体,进行世界上首起“换头术”。

意大利医生卡纳维罗表示,大陆是“换头”手术的最佳地点。

53岁的任晓平教授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主任医师。2013年,他领导的医疗团队完成首例小白鼠头部移植手术。此后,进行了约1000例小白鼠换头手术。目前他的团队正准备进行灵长类头部移植探索,最终挑战人类换头手术。

 

破解长生不老之谜:向天再借500年?

在科幻电影《时间规划局》中,人的生命变成手上不断闪烁的时间数字,可以交易、储存、买卖。如果能花钱买寿命,你愿意为你活得更久付多少钱呢?如果是Google研制的长寿药物你会买吗?

事实上,Google正在进行一个疯狂科学项目——Calico。他们的研究发现,当干细胞为了愈合伤口、生殖或生长而分裂时,会开始呈现出衰老的迹象,不再具备分裂的能力。我们的皮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本质上讲,长生不老的关键在于端粒(Telomeres)。端粒是一段核苷酸序列,通过缩短自身来阻止染色体终端周围的基因发生降解,起到保护染色体的作用,使干细胞保持分裂能力。

端粒就像鞋带末梢那一厘米长的硬塑料套。从理论上讲,如果能找到保护端粒或使端粒增长的方法,我们就离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老更近一步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