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决电力紧缺危机,南非将预留2亿兰特资金发展能源
2015-10-30 10:58:00   来源:人民网
内容摘要
非洲国家正在越来越多地转向核能发电,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帮助摆脱“黑暗”据核电局负责人表示,非洲正在考虑发展核电。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表示,全球有20多个国家正在调研建设核能项目。其中许多是发展中国家,约有1/3是非洲国家。

南非财政部长内内(Nhlanhla Nene)日前公开表示,政府已为包括核能在内的国家能源发展预留2亿兰特资金,同时表示,南非在解决电力紧缺危机上已取得良好进展。

内内指出,财政部正与能源部密切合作,力图解决国家在能源问题上面临的挑战。这2亿兰特将作为国家能源发展的预备资金,将不局限于核能,也包括其他能源。

为解决电力紧缺危机,南非将预留2亿兰特资金发展能源 科技世界网

 

2015年8月,南非电力公司(Eskom)旗下Medupi电站恢复运行,提供800兆瓦电力,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稍早前该国频繁实行的限电停电(load shedding)。

此前,南非政府变卖其于电信运营商沃达康(Vodacom)中的股份,为Eskom筹集230亿兰特,解决其财政危机。

此外,据内内透露,财政部与能源部正评估针对核能建设的投标方案。

作为全球最早开发核能的国家之一、非洲目前唯一拥有核电站的国家,南非规划在2030年前新建6个至8个核电机组,把核能发电的装机容量在当前的1800兆瓦基础上新增9600兆瓦,未来15年预计投资1万亿兰特(约合808亿美元)用于开发核电。其项目招标工作已于近期开展。

 

中国在撒哈拉沙漠开采铀矿

在非洲国家尼日尔北部令人生畏的茫茫大漠上,没有什么地标性的建筑。在阿巴拉卡(Abalak)和阿加德兹(Agadez)之间的辅路上,哪怕只是开车行上几百英尺,也不得不担心司机难以回到高速路上。即便是在白天,并且手上有着大量的水和汽油,那个地方也总是有一种会让人迷失的感觉。

 

中国与阿泽里克铀矿

1957年,尼日尔发现铀矿。这对于这个排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187位的贫穷国家来说,是一个迫切需要的经济发展福利。尼日尔北部偏远而且荒凉的沙漠中,储存着世界上第五大可使用的铀矿,占世界总量的7%。现在,各核大国在尼日尔的野心仍然存在。

开采出来的铀矿必须经过提炼,然后在撒哈拉沙漠深处的废料处理厂压制成黄饼,再通过卡车,运往贝宁的科托努港(Cotonou),走完这1900公里的路程往往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由于道路条件太差,并且客用航空运行不稳定,想要对这个国家的两个主要的铀矿井进行实地探访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两个矿井位于一个名叫阿尔利特(Arlit)的小镇外,从阿加德兹开车过去要5个小时。从首都尼亚美开车过去,则要20小时,两地距离超过1300公里。

为解决电力紧缺危机,南非将预留2亿兰特资金发展能源 科技世界网

尼日尔的一座铀矿

 

这些矿井都由阿海珐公司经营,法国拥有这家公司70%的股权。而从19世纪90年代到1960年,法国曾在尼日尔实行殖民统治。

这两个矿井于20世纪60年代末期开始生产,所提供的工作岗位居于全国第一,甚至比尼日尔政府聘用的人数都多。凭着自己的力量,这些矿井的产出占到了整个尼日尔出口量的三分之一。尼日尔的铀矿被认为提供了法国国内近三分之一的家庭用电量。但是,这两个矿井都已经接近运营寿命,其中有一座被认为只能再维持10到15年。

第三座矿井位于伊莫拉伦(Imouraren),目前还没有被开发。它拥有大量的铀矿存贮,足以让其成为世界上最多产的铀矿开采点。但是,大规模开采伊莫拉伦铀矿的计划目前仍在暂停中。其中主要的原因是福岛核事故使得全世界的铀矿价格急剧下跌。福岛核事故后,日本关闭了43个商用核反应堆。

第四座矿井位于阿泽里克(Azelik),靠近英格尔市,目前这座矿井的规模要比前面提到的三座小很多。和伊莫拉伦的矿井一样,这座矿井受铀价格下跌的影响,目前也在停业中。但是,由于该矿井历史和所有权上的特殊性,它可以成为一个窥视未来尼日尔铀矿发展和全球核能源产业的一个典型。

尼日尔阿泽里克铀矿由中国公司所有并运行。这个铀矿井可以看成是中国资金、商品和人力在地理上和经济上的一个印记。

仅在尼日尔,中国已经在石油领域投资了数十亿,并且承建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但是,在一种复杂的社会和经济关系上,离“双赢”的局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阿泽里克由一个名叫Somina的合资企业运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持有37%的股份,尼日尔政府持有33%的股份,另一家中国投资企业拥有25%,一名韩国投资者持有5%的股份。

2009年,报道称,中国已经决定在这个项目进行3亿美元的投资。即便如此,从2015年至今,该矿井并没有产出铀,并且现在矿井已经停业。

铀矿价格过低,2015年上半年,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减少了84%。在经济不确定时期,中国不会有兴趣从头开始再开展资本密集型的自然能源项目,所以当下,阿泽里克矿井的未来也很不确定。

在过去近40年间,法国能源公司阿海珐和前辈们在尼日尔一直有开采权。此前,政府和阿海珐约定,阿海珐不需要支付出口税,但是铀的购买价和定价机制都对公众保密。

在2005年左右,这种不透明性开始被改变。2006年,一项新的尼日尔采矿法规定,铀收入的15%将被划给阿加德兹地区,也就是矿井的所在地。2010年,尼日尔修宪,规定政府要对外公布它与采矿公司签订的合同。

2014年,阿海珐与尼日尔政府重新谈判,商定新合同。尼日尔政府利用这个机会让阿海珐作出了一系列让步,其中包括,承诺增加北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投资,更高的出口税以及整体上更多的铀收入分成。

 

产量正在减少,但中国看得长远

作为矿井,阿泽里克的记录很复杂。其生产在衰退,2012、2013、2014年,它的产量分别是96吨、290吨、220吨。而在这几年,阿海珐每年的产量都至少在1500吨。

在中国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全球铀价格和需求都在下降的影响下,阿泽里克在2015年第一季度停止生产,虽然官方称矿区仍会继续开放。

从中国人运行的矿井上,尼日尔政府获得的收入虽然称不上是天文数字,但是也不会少。根据“采掘业透明度倡议”在2012年的一份调查,当年从阿泽里克出口的铀价值在2600万美元,但是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190万。

2012年,从尼日尔出口的铀产品,出口商需要支付5.5%的税,也就是说,当年尼日尔政府从阿泽里克矿井获得的收入大概是150万美元左右,这还是假设Somina跟别的出口商一样按同等税率支付的情况下。

阿泽里克最可能的重要性是它可以作为一个概念的证明。中国目前有26个核反应堆,另外在建的有24个。中国的领导人为煤燃料带来的长期污染忧心,目前中国72%的发电还依靠煤。核能相对来说比较便宜,大部分的成本都集中在核反应堆的建设上。

 

专家:核能发电成本或将影响未来电价

南非政府目前正在筹备建设9600兆瓦核电厂,然而尚未透露任何关于电厂建设成本,以及电厂建成后对电价影响的详细信息。南非专家为消费者即将支付的核能电价进行研究分析。

南非两名分析师表示,核能发电成本预计高于其他发电技术成本,如汽油及柴油发电等。

南非专家通过对发电子本、融资、设备维护以及燃料成本等数据研究分析。分析结果表明,核能发电成本预计高于煤炭发电、太阳能或风力发电成本。

为解决电力紧缺危机,南非将预留2亿兰特资金发展能源 科技世界网

 

南非科技与工业研究院(CSIR)能源研究中心托比亚斯·比舍夫-倪满思(Tobias Bischof-Niemz)博士介绍,核能发电成本为1兰特/千瓦时,而新煤炭发电、太阳能及风力发电成本分别为0.8兰特/千瓦时、0.8兰特/千瓦时及0.6兰特/千瓦时、

南非能源部副总干事兹扎墨勒·孟巴博(Zizamele Mbambo)对此研究结果表示,该部门已委任独立实验小组,专门负责相应技术问题。

孟巴博还提到,通过研究结果还可以看到,核能发电较其他基本电力供应技术仍有竞争力。目前,南非政府尚未公布核能发电相关模式,以免影响采购流程。

 

俄罗斯原子能公司参加2015非洲能源展览会

在2015年非洲能源展览会专门的核小组会议上,俄罗斯原子能公司非洲主管亚历山大•基里洛夫表示,欢迎非洲国家为了进一步发展经济改善电力系统做出的努力。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统计,目前非洲54个国家中有25个面临能源危机,仅撒哈拉以南的四分之一非洲人口能获得电力。基里洛夫说:“能源的发展跟不上持续增长的电力需求,在现代社会,有6亿人生活在电力供应有限或无法获得可靠电力供应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为解决电力紧缺危机,南非将预留2亿兰特资金发展能源 科技世界网

 

基里洛夫指出,为了保持甚至增加当前非洲的电力增长潜力,它需要一个可靠且经济的基本电力负载来源来刺激工业活动和刺激经济增长。“核能是一种有效、安全、环保和经济的基础发电方式。”他继续说,“当然,核能也不是非洲唯一的选择,但对许多缺乏大规模水电或天然气的非洲国家,核能或许因为是相对混合的能源,所以具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除了在非洲需要开发核能的主要问题,该小组还讨论了非洲联盟的角色以及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在促进低碳能源与核能、核工业经验及能力转移、铀矿开采前景、环境和辐射安全问题、低安装低功率反应堆的可能性以及在当地信息工作等方面的问题。(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科技世界网)

 

 

 

相关新闻:

耗资百亿的最大核电站 财力不济而放弃

南非能源部将大幅上调燃油价格 满足工人涨工资要求

充电时间会缩短?日本研发新型电解液大幅缩短充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