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光伏发展仍面临诸多难题 企业拓非须“三思”
2014-01-21 12:03: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赤道从非洲中部穿过,热带气候广泛分布于非洲大陆,日照强烈,光照充足,发展光伏有着绝佳的自然条件。再加之,非洲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广阔的土地资源等,众多优势似乎汇聚成一副充满机遇的非洲未来蓝图。但是对于企业,尤其是海外的企业来讲,非洲也有着太多的不利因素需要谨慎考量,免得让美景变“水中月”。

日前,有研究机构对非洲54个国家的太阳能市场潜力和相对吸引力进行了对比分析。考虑因素包括:宏观环境、市场准入、国家能源政策、可再生能源的增长潜能和基础设施条件等。根据调查,这份名为《非洲太阳能潜能》的研究报告显示全非洲最有吸引力的前十个国家分别是:南非、埃塞俄比亚、塞拉利昂、摩洛哥、苏丹、埃及、莫桑比克、厄立特里亚、肯尼亚和赞比亚。

 

非洲光伏发展仍面临诸多难题 企业拓非须“三思” 科技世界网发展光伏有潜力

赤道从非洲中部穿过,热带气候广泛分布于非洲大陆,日照强烈,光照充足,发展光伏有自然条件方面的优势。研究证明非洲国家平均每年都可以接收325天非常强烈的日照,覆盖率是每天每平方米6千瓦/小时,如果将撒哈拉地区的太阳能资源开发成电,不仅可以把电输送到本地市场,还可以出口到欧洲。国际可再生能源项目官员KudawasheNdhlukula表示:“整个非洲的太阳能蕴藏量要比欧洲、北欧大很多,可以达到全年每平米2000千瓦。”但是目前非洲有一半以上的人口用不上电,非洲的太阳能市场确实非常有潜力。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的创新与技术中心(ITC)近年对非洲进行了可再生能源利用研究,而根据其研究报告,非洲对电力的需求在未来20年将扩大10倍。到2030年,非洲一半的发电量将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到2050年,非洲发电以可再生能源为主,化石燃料将由现在的84%下降到23%。报告认为非洲应主要发展太阳能、风能、水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

而为了发展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非洲许多国家先后制定了具体的能源政策并给与优惠政策以吸引海外投资。南非政府有关部门、企业家、劳工组织和社区组织已经签署了《绿色经济协议(GreenEconomyAccord)》。协议规定,到2016年,南非的可再生能源利用量将达到3725MW。摩洛哥王国制定并且已经施行了一项太阳能生产的远大计划,该计划拥有90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设备、工业、研发和培训。根据摩洛哥政府计划,到2020年,将要达到2GW太阳能发电能力,即42%的能源来自清洁能源。另外,非洲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对私有企业逐渐开放了电力行业,如尼日利亚和加纳;乌干达和肯尼亚引入了入网电价措施,纳米比亚、南非在生产可再生能源中还拥有一些招标机制。

目前,非洲人口大约有10亿,占世界总人口的15%,并且还在快速增长,预计2050年将达20亿。作为全球最贫穷的大洲,非洲大陆正在获得快速发展,整个社会也在经历快速增长。而随着近些年非洲的快速发展,其对能源的需求也是“水涨船高”,面对传统化石能源越来越高的成本,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面临广阔的前景。

 

仍存在诸多短板

非洲发展光伏有利好,但是也有弊端。阻碍非洲发展光伏的主要有三个因素:第一个是资金问题,第二个基础设施不完善,第三个就是政局不稳定。

 

资金不足

资金问题主要表现在融资难,作为新兴产业,光伏在发展初期尤其需要国家政策,以及税收财政方面的支持。

山亿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国内销售部总监张京生表示:“光伏是一个需要花大钱的产业,做光伏不能缺钱,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光伏产业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以及海湾国家和地区的一个重要原因。”广大非洲地区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导致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再加上经济发展甚至是战争的影响,致使财政紧张,发展光伏很多时候还只是停留在纸上,甚至是严重依赖来自海外的投资,这严重限制了非洲光伏产业的发展。

“非洲太阳能市场前景很大,但是非洲国家整体的资金状况堪忧,政局动荡对商务活动有很大的影响。另外,在光伏行业里,最重要的是了解项目的资金来源,像世行贷款等有保障的资金,能最大程度减少项目收款风险。但是对于一些不稳定的、年轻的政府行为,收款风险将是最大的问题。”据投资非洲光伏市场的上海晶亨光电吴经理说道,公司在肯尼亚并网项目就属于世行项目。

天合光能非洲市场高级经理侯坤表示:“我们开发了很多产品,也有许多技术,完全能够提供能源给非洲,但是我们担忧的是在非洲市场投资生产怎么能够实现资金的回笼。”

NDPSolarbuzz分析师韩启明也表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东和非洲等新兴市场光伏开发的难点是融资。”

 

非洲光伏发展仍面临诸多难题 企业拓非须“三思” 科技世界网基础设施不完善

非洲市场制约光伏发展的瓶颈还有电网,其归根到底还是基础设施不完善。由于非洲发展起步较晚,再加上战争冲突不断,基础设施十分落后。当谈到为什么非洲可再生能源没有得到大规模、快速发展时,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生态足迹项目经理陈波平表示:“电网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韩启明也表示:“非洲市场制约光伏发展瓶颈还有电网,主要是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发展需要。光伏市场发展好的国家,如中国、日本、西欧等,一方面有着比较大的GDP,同时又有比较好的电网结构和基础设施,这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的。而对于非洲绝大多数国家来说,要想更好的发展光伏,应该更多的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晶亨光电吴经理表示:“非洲落后的基础设施也给光伏产品的运输、仓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主要是由于风险系数大导致相应的保险费用高昂,给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

 

政局不稳

非洲不稳定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市场政策变化性大,另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安全问题。虽然总体上来说非洲的状况近些年来已经有了很大程度上的好转,但在部分国家和地区仍旧存在动荡,安全无从保障。

赛维LDK太阳能首席战略官朱秉说:“政策的延续性到底有多大,如果这个市场只是一年或者两年的市场对于我们企业做投资来说是不利的,要做投资的话最起码要能看到5~10年的市场。”赛维已经对非洲关注了好几年,但是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做成很大的生意。

韩启明也表示:“国家政治安全和国家的政治稳定成了企业关注的焦点。埃及作为北非地区非常有希望的光伏新兴市场,由于政治动荡导致光伏市场遭受巨大影响,发展逐渐停滞。”

石光集团董事长杨军对非洲国家的安全情况表示出担忧:“目前,非洲无电地区通常都是偏远地区,并且并网电站需要的占地面积大,以300kW的电站为例,仅光伏电池板的占地面积就高达3000多平方米。另外,由于光伏项目的特殊性,要求必须在空旷、边缘地区进行施工,而这些地区通常是部落矛盾复杂、种族冲突严重的地区,施工人员安全有的时候得不到保证。”

除了政治环境不稳定、融资难和基础设施不完善之外,发展光伏,非洲还面临着光伏市场刚起步、市场购买力弱,以及缺乏国家检测产品条件,市场不规范和技术队伍的培养等方面的问题,并且很多问题短时间内是无法获得解决的,这严重限制了非洲经济社会的发展,光伏产业的发展更是受到严重抑制。

 

拓展非洲须三思

科技世界网IMS分析师谢峰表示:“非洲的太阳覆盖率非常好,如在南非、摩洛哥和埃及这些地区有着非常好的日照资源。非洲国家有廉价的劳动力资源,还有土地资源等,这些都是非常好的竞争优势。”众多优势汇聚一起为投资者描绘了一副充满机遇的非洲未来蓝图,但是对于企业尤其是海外的企业来讲,太多的不利因素,让这幅美景成为“水中月”,因此,尽管做大非洲光伏市场将来可以有丰厚的回报,但光伏企业布局非洲还需谨慎。

对于大多数中国光伏企业来说,进军非洲市场毕竟还是在欧美市场受阻、经济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战略选择。受制于购买力的问题,目前中国在非洲建成的一些大型光伏项目大多属于援助项目,真正投入商业运营的还很少。

事实上,直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在非洲的项目多数仍属于小打小闹,“英利曾经在非洲进行过尝试,效果并不理想,因为那里的安全问题、经济问题、政策都不明朗。”英利集团宣传部人士介绍:“非洲是有不少优势,但是不确定性太大,这样的市场不适合发展大规模投资,更适合中小企业的短平快项目。”

中国光伏企业对于非洲市场的开拓不仅起步晚,而且存在市场开拓途径单一的问题。“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市场开拓形式更多的是通过展会。这种形式成本不高,但是更多的是企业形象的展示,真正成交的项目少。企业应该考虑如何建立一种销售渠道。”山东力诺光伏公司主管非洲业务的李经理说道。

韩启明表示:“非洲地区光伏发展比较落后,除了南非市场在今年有了一个大爆发之外,其他国家没有特别多的进展,未来中国光伏企业想要进入这个地区,只有依靠当地非政府组织、联合国基金或者是政府间的合作援建项目打包进入。”

持谨慎态度的不只是英利自己,天合光能对于进军非洲市场同样谨小慎微。天合光能中国区总裁林启表示:“谈到中国在国外做项目,要遵守商业本身的特点和规律,每个项目对应不同的国家特点,需要仔细分析具体的风险并对其进行有效的控制。”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表示,中国可再生能源企业要加强对国外市场的政策、法规、标准等的研究,不能把国内的经验搬到国外去。

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着政治风险、汇率风险、工程质量风险、施工条件风险、融资放贷风险等诸多风险因素。来自国电联合动力的李巍称,“到海外投资,要有人、有点。有人,就是聘请比较熟悉行业、能开拓市场的业务员;有点,就是在涉足海外过程中,会遇到一些针对国企的限制,为了有效、快速地服务项目,要成立相匹配的海外机构。另外,还要在当地寻找非常好的合作伙伴,他们比较熟悉当地的技术标准、行业标准等,有助于规避项目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