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天气所致 17只普氏幼羚“集体死亡”疑案告破
2015-07-29 09:38:00   来源:人民网
内容摘要
近日,一则17只普氏原羚幼羚集体死亡的消息将原本在青海湖畔安静生活的普氏原羚拉进了公众视野。基于普氏原羚作为濒危物种的种群数量演替状况,有很多人认为,按照这种态势发展,普氏原羚很可能灭绝,如果要保护这个物种,就必须保护它的栖息地。

普氏原羚 科技世界网

 

普氏原羚又叫中华对角羚,是中国特有的珍稀濒危物种,目前统计种群数量只有1300多只,比大熊猫还要珍稀。2015年7月27日,一则17只普氏原羚幼羚集体死亡的消息将原本在青海湖畔安静生活的普氏原羚拉进了公众视野。幼羚“集体死亡”的原因、普氏原羚的种群数量及其稀缺性都成为公众密切关注的问题。

普氏原羚集体死亡 科技世界网


普氏原羚为什么“集体死亡”?

“导致普氏原羚死亡的是自然原因。”青海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王恩光称,事件发生后,青海省海北州森林公安局和刚察县森林公安局迅速出警,“经过连日调查,对整个事件的分析结论我们今天下午也才刚刚拿到。”

青海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调查核实,从2015年6月中旬至2015年7月中旬,青海省刚察县哈尔盖地区出现连续降雨天气,降雨量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6.7毫米。期间出现雨雪、冰雹等极端天气,冰雹最大直径达7毫米,气温骤降。当地气象部门提供的资料也证实了这一情况。“普氏原羚幼羚是在这段时间内遭极端天气影响出现陆续死亡,并非集中死亡。”王恩光说。

普氏原羚集体死亡 科技世界网


受到极端天气影响的并非只有普氏原羚,当地民政部门走访了解到,从2015年6月中旬至2015年7月中旬,当地受灾牧户达40户,先后有720只牧户家羊遭极端天气影响冻死。“一般而言,幼龄动物由于恶劣天气影响导致死亡是一个常识问题。”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苏建平研究员说。但是作为一名动物生态学和动物保护方面的科学工作者,苏建平也表示初闻有17只幼羚死亡也很震惊。

“我们通过向水利部门了解,尤其是向事发地刚察县水利局了解,还有向当地牧民了解,经确认,排除幼羚系灌溉渠溺亡。”王恩光一再强调。2015年7月27日,有媒体称在青海省刚察县哈尔盖乡青海湖农场一分厂二中队退耕还林地内发现17具普氏原羚幼羚尸体,并初步认定系溺亡。但事实并非如此。王恩光介绍:“当时是在灌溉渠内发现一只,在渠口旁发现了14只,退耕还林地内发现2只,总共17只。”

普氏原羚集体死亡 科技世界网


但这些幼羚为什么会在这里?经青海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排查,由于极端天气造成一股瞬间的洪水,幼羚尸体应该是由洪水冲至灌溉渠和退耕还林地内的,灌溉渠部分渠道也被洪水冲毁。而刚察县森林公安局对哈尔盖地区70公里的灌溉渠和7.2万亩的普氏原羚栖息地进行了全面排查,未发现类似情况出现。

“排除普氏幼羚溺亡另外一个有力证据是,2015年6月1日,刚察县人民政府下达了青海湖湟鱼排卵期调水的通知,通知要求自2015年6月1日起,哈尔盖地区所有灌溉渠都要停止供水,因此,灌溉渠内不存在积水现象。”王恩光说。

普氏原羚为什么喜欢青海湖畔?

青海湖 科技世界网


“普氏原羚俗名滩黄羊,现在的生活区域仅限于青海湖环湖周边,主要是在西部、北部,共和县这一带。天俊这边比较多一些。一般栖息地分布在海拔3000多米,超过4000米的地方也有,但很少。”苏建平说。

“普氏原羚喜欢生活在比较开阔又有水源的地方,不会去山上。它们比较喜欢有隐蔽性的地方,比如在沙丘里,或者在沙地和草地的交界处。所以青海湖周边这种环境很适合它们生长。”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叶润蓉称。叶润蓉曾于2004年参与青海省普氏原羚种群数量及栖息环境的调查工作。当时,青海湖环湖地区普氏原羚存量只有600多只。

仅从外表看,很多人都会误将藏原羚当作普氏原羚。在青藏高原地区,藏原羚随处可见。“但和普氏原羚比起来,它们个头要矮些,双角角尖并不像普氏原羚那样呈现相向钩曲状。最重要的特点是,藏原羚分布在高海拔地区,种群数量相对较大。而普氏原羚仅生活在青海湖环湖地区的沙丘地带。目前统计种群数量只有1300多只,发生幼羚死亡的刚察县存量980多只。”叶润蓉说。也正是由于其濒危的特性,才让此次幼羚死亡事件发酵升级。

普氏原羚 科技世界网


普氏原羚比大熊猫更珍稀?

“如果就1300多只的数量而言,确实比大熊猫稀少。但是大熊猫毕竟还是属于活化石,而普氏原羚的濒危还是由于受栖息地人为因素干扰,数量锐减。”叶润蓉说。

苏建平也表示,普氏原羚种群数量的减少主要出于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由于普氏原羚自身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比较差。其二是由于人为因素对普氏原羚形成干扰。包括近年实施的网围栏对于普氏原羚的生存影响也比较大。

目前针对普氏原羚种群繁殖特点、周边人类活动关系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比较少,普氏原羚产羔方面的数据既基础又宝贵,但也是专业科研人员梦寐以求很难拿到的。也因此,这次普氏原羚幼羚死亡事件让他们倍感痛惜。“按照目前1300多只的存量,加上雌雄比例,年幼结构,2015年能产下的幼羚也就几百只。这一下死17只,确实可惜。”苏建平说。

基于普氏原羚作为濒危物种的种群数量演替状况,有很多人认为,按照这种态势发展,普氏原羚很可能灭绝。为此,苏建平呼吁:“关于普氏原羚种群的研究应该扩展到一些基本的生态学问题,以及跟人为活动的关系,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存量、分布区域这种比较基础的调查上。它的数量已经非常稀少了,如果要保护这个物种,就必须保护它的栖息地,这些工作必须深入开展。”

 

世界最濒危的有蹄类动物

普氏原羚 科技世界网


目前全世界仅存千只的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普氏原羚(又称中华对角羚)是生活在青藏高原东部青海湖畔的世界最濒危的有蹄类动物。普氏原羚极度濒危状况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CUN)频布了红色名录和1998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将普氏原羚的濒危程度评定为(CR)级,2000年普氏原羚被列为中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工程所保护的15大物种之一。

虽然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开展的一系列保护工作使该物种保持着每年6.71%的平均增长率,但由于目前青海湖地区牧场围栏、狼害、饮水困难、过度放牧、极端天气等因素依旧存在,普氏原羚的生存状况依然堪忧。

普氏原羚别名滩原羚、黄羊,1875年由俄罗斯博物学家普热瓦尔斯基(Przewalski)在中国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上发现并命名。普氏原羚体长100厘米左右,尾长7~10厘米,体重21~32千克。全身黄褐色,臀斑白色。仅雄性有角,双角角尖相向钩曲。栖息于山间平盆地和湖周半荒漠地带,以数头或数十头为群,冬季往往结成大群。以莎草科、禾本科及其他沙生植物为食。11~1月发情,6~8月产仔,每胎1仔。曾经广泛分布于内蒙古、宁夏、甘肃及青海。由于人类活动影响及栖息地恶化,该物种的数量下降,分布区范围锐减,而现在普氏原羚只分布于青海省,包括青海湖周围,以及天峻县和共和县。

 

人类活动导致濒危物种数量锐减

普氏原羚 科技世界网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大量猎杀普氏原羚以弥补食物的匮乏,造成其种群数量骤减,甚至在许多地方完全消失。20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由于现代畜牧业的快速发展和青海湖地区农业生产的扩张,仅存的普氏原羚栖息地被进一步压缩。农业的大量用水也加剧了草场的干旱和沙漠化程度。

上世纪九十年代青海湖地区草场承包到户的政策促使牧民大面积使用围栏。普氏原羚赖以生存的草场再次被人为分割,栖息地进一步破碎化。每一道围栏都是潜在的危险,普氏原羚可能在跳跃围栏时被刺丝刮伤,也可能在钻围栏时被卡住,还有可能因为围栏阻隔了逃亡通路使其丧生狼口。

普氏原羚的数量如此濒危,生存状况如此严峻,但由于人们对它了解太少,它的知名度远不如大熊猫、藏羚羊等“明星”动物,一直以来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普氏原羚携带了大型优秀哺乳动物在生物进化史上的特殊基因库,如果灭绝,将对地球自然生态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中国科学院动物学所博士生导师蒋志刚说。

 

守卫普氏原羚最后的家园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青海省有关部门通过“严打”和收缴枪支,基本杜绝了盗猎行为。社会各界开始积极开展合作,通过一系列保护项目的实施,为守卫普氏原羚的最后家园寻找出路。从2007年12月开始,在中国——欧盟生物多样性项目支持下,保护国际基金会、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青海省林业局在青海湖地区开展了一系列包括种群监测、栖息地社会经济调查、与当地群众协商剪除网围栏刺丝的工作。

普氏原羚 科技世界网


“在我们的野外调查中发现,牧场网围栏是普氏原羚生存的最大威胁。”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保护生物学博士生刘佳子介绍,“被围栏刺丝挂死的普氏原羚的惨状触目惊心。围栏还阻碍了它们的迁徙,影响了它们在发情期的正常行为,增加了它们被狼捕食的风险。”

“我们开展的项目常常遭遇这样的尴尬——虽然做了大量的工作说服老百姓拆除围栏,而且提供了资金鼓励,但上面的政策一下来,旧的刚拆掉,新的又被建起来,而且新旧围栏间距很大。”王大军说,“目前在普氏原羚主要分布的五大区域间都有公路、铁路、城镇和村庄的阻隔,围栏对普氏原羚种群交流更是雪上加霜。”

“狼害和极端天气也给它们的生存带来威胁。特别是在冬、春两季,由于没有足够的牧草,普氏原羚面临着饿肚子的威胁。”王大军说。虽然面对诸多困难,但王大军和他的科研团队并没有放弃目前的工作。目前,在青海湖地区6个社区监测巡护队建立以来,通过拆除围栏刺丝、降低围栏高度、开展日常监测巡护等措施,14万公顷草场得到保护。

普氏原羚 科技世界网


近年来,在青海省政府和林业局的领导下,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积极开展普氏原羚保护工作,取得了初步的效果。

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立了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以加强对野外伤、病、残普氏原羚的救护工作;加大了环湖巡查和行政执法力度,不断向青海湖周边地区的农牧民群众宣讲普氏原羚的保护;去除带刺部分围栏、降低围拦高度、建立试验通道、扩大普氏原羚活动区域,使普氏原羚有一个宽敞的活动区域和觅食区域,使种群之间相互接触,减少近亲交配、提高繁殖能力;建立饮水点,使普氏原羚在一年四季都能够正常吃到新鲜的水,并在饲草料和饮水点投放口服药物,减少外寄生虫和其它疾病的蔓延。同时,开展社区共管和协议保护工作,形成当地各级政府、保护区和社区以及农牧民群众共同保护普氏原羚的新局面,让变被动保护为主动保护。

 

相关新闻:

青海湖畔发现1178只普氏原羚 为有观测记录以来最多

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自身

莫到失去方恨晚!科学家研究物种灭绝保护生物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