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发现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 约有10万年历史!
2014-06-17 10:53: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南非科伊桑人(Khoi-San)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此前,他们曾被与布须曼人(Bushman)相混淆,但他们的基因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是最早从人类祖先分离出来的民族。

科技世界网

 

科学家在南非一次基因研究工作显示,南非科伊桑人(Khoi-San)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

国际研究团队对南非220名民众的基因变异情况进行分析。结果发现,科伊桑人比世界上其他任何民族都更古老,他们已存在了超过10万年。

该研究团队称,科伊桑人曾被与布须曼人(Bushman)相混淆,但他们的基因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是最早从人类祖先分离出来的民族。

 

■链接




科技世界网早期人类曾与远古巨兽共存 鳄鱼大如公交车!

目前,考古学家认为,大众汽车大小的犰狳、比公交汽车更大的鳄鱼、6吨重的乳齿象和剑齿虎曾漫步在史前拉丁美洲,与早期人类同时生存着。

委内瑞拉发现大量史前巨兽的化石残骸,当地石油公司在勘测地质时挖掘出许多史前动物骨骼化石。委内瑞拉科学研究所保存着1.4万-3.7亿年前的动物骨骼化石,侧面地呈现出史前人类曾与这些巨型怪兽同时存在。

该研究所古生物实验室主管阿什卡尼亚-林康(Ascania Rincon)说:“我们正在搜寻远古人类捕猎这些史前巨兽的可靠证据,同时我们也缺乏人类化石证据。”

委内瑞拉位于南美洲北部,具有复杂的地质构造,现挖掘出大量远古动物骨骼化石,虽然这里富含大量骨骼化石,但古生物学的工作进展十分艰辛。

当发现一块动物化石时,考古学家必须移除这些沉积物,进行运输,清洗它们,与现有化石标本进行比对分析。据悉,为了鉴别一具剑齿虎骨骼化石,该研究所的精英研究小组从首次发现共花费了四年时间。

林康说:“你可以试着想像一下,有5000块骨骼化石令人迷惑不解,你只能解释200块骨骼化石的结构,最终做出可靠的推断结论,将这项考古研究进行科学分析,这将是一个很复杂的艰辛工作。”

林康指出,虽然古生物学研究非常辛苦,但是非常有趣的,它看似没有任何作用,但事实上与经济直接有关。化石记录较多的区域有助于确定一处油田的形成年代。

同时,他和研究小组具有更高的古生物学研究使命,他们希望人们能够了解到数百万年前地球上远古巨兽是如何与早期人类共存的。林康说:“人们正在摧残着仅剩下的森林、海洋、沙漠,破坏大自然生态系统,并加速一些濒危物种的灭绝。”

 

科技世界网研究称早期人类曾把鳄鱼当健脑零食吃!

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最新一项研究显示,鳄鱼和哺乳动物曾经是早期人类的美餐,而以富含脂肪的鳄鱼肉为食可能帮助早期人类进化出体积更大的大脑。

这一研究结论基于在一个史前“厨房”发现的骸骨和人工制品,它们构成了人类以水生动物为食的最早证据。在肯尼亚北部这处拥有195万年历史的遗址,考古学家发现了石制工具和被宰杀的海龟、鳄鱼和鱼类的骸骨,奇怪的是,他们在那里没发现人骨,这表明早期人类利用这个史前“厨房”专门来做饭。

据研究人员介绍,早期人类以水生动物为食,可能令某些原始人的大脑体积增加。这是因为,鳄鱼和鱼类富含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领导实施这项研究的南非开普敦大学考古学家戴维-布劳恩(David Braun)说,有专家认为这种所谓的有益脂肪是人脑“进化包的一部分”。布劳恩指出,在上新世晚期(距今300万年至180万年)发现“健脑食品”的证据,或能解释距今大约180万年前早期人类及其亲属大脑体积变大的原因,例如现代人的直系祖先直立人的大脑。

研究人员在肯尼亚遗址一共发现了大约48种动物的遗骸,那处遗址曾经是与一条条小河交错相连的三角洲。除了水生动物,考古学家还发现了早期人类以哺乳动物为食的证据,比如远古犀牛、河马和羚羊。研究结果刊登在最新一期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据研究人员介绍,一些动物骸骨上面留有遭到简单但锋利的石制工具砍削的痕迹。布劳恩指出,肯尼亚原始人不是鳄鱼猎人,相反,早期人类可能以动物尸体为食,将肉割下来带到厨房切成块并生吃——因为那个时候人类还不会用火。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人类学家迪安-法尔科说,以水生动物为食在促进大脑生长和发育方面是健康的,这种说法似乎有其合理性。

不过,他同时指出,“有关大脑体积在距今大约200万年前突然增大的传统看法在过去十年已经失去了理论支持。”法尔科没有参加布劳恩团队的研究。例如,2000年由法尔科领导实施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人类祖先南方古猿的一些分支,大脑有一部分早在200万年前就开始变形——这一趋势与大脑体积增大有关。这项研究曾发表于《人类进化杂志》上。

布劳恩表示,无论如何,对于所有的人科动物来说,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在人类进化某个阶段成了我们祖先的美餐,“这可能赋予了早期人类竞争优势。”

 

研究发现:“哆”是人类发出最早声音

对于福克斯电视台迄今为止最成功的电视动画片主人公海默辛普森来说,“哆”(D’oh)这个音是一句非常时髦的口头语,但是,哆这个音,或者类似的读音,似乎有着史前的起源。

据说,在100万年前,我们祖先被其嘴唇、喉咙以及声道中其他部分的形状与构造所限,虽然能说话,但是不能说出很多有意义的音节。

所有元音听上去都像u,并且,d和u搭配起来总是显得那么适宜,这就使得发出duh这个音特别有可能。

Bart de Boer,一位研究言语进化的专家说道:Buh这个音也可能在当时被用于交流,

嘴、舌头、喉咙主要构成都是软组织,因而后来者很难在化石这一历史记录载体中找到充分的证据。但是,在人的声道中,有一块骨头——舌骨,则例外,非软组织,学者Dr de Boer 的研究就始于对此的研究。

在猿身上,我们可以发现,舌骨附着于一个大的囊中——即颈气囊中,这使得声音变得响而深。

我们的祖先在330万年前,和如今的猿一样,是有着舌骨的。这也意味着他们也拥有气囊。

一百万年前的直立人也有气囊,但是我们没有,尼安德特人也没有。

据《新科学家杂志》报道到:为了弄清楚气囊的存在是如何改变声音的产生,Dr de Boer制造了有关嘴、舌头、喉咙的塑料模型,并使得空气顺其下降,使其发出不同的元音声响。将其中一些模型装置了气囊。来自阿姆斯特丹大学的Dr de Boer,向被试的人们展示了声音发出的过程,并请求他们来区分这些元音。如果被试们说对了,他们会被要求再试一次,那么在这一次,研究者会加一些杂音来使得这些声音难以辨认。

这就说明了取消气囊后的管道——模仿现代人的声道,发出的杂音更加清晰。

Ann MacLarnon,伦敦的罗汉普顿大学认为这个发现支撑了如下观点——发出更复杂的声音以更好地交流这一需要促使了气囊的萎缩。更多的声音意味着更丰富的信息得以共享,使得那些淘汰掉气囊的物种在危险的史前世界中能有更多的机会存活。

Dr de Boer 认为在100万年前,人们发出第一个有意义的音,duh和buh 都有可能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个单词的竞争者。

在大约50万年前,随着气囊的丧失,使得更加复杂的单词包含着近似读音的产生成为可能,类似的例子比如说“perpetual”(永远)这个单词。

尼安德特人,距今20万至30万年之前,似乎就能说得很好了。Dr de Boer 告诉《每日电讯报》:“当你试着去理解这些尼安德特人,他们是如何存活的——捕猎那些庞大的、毛茸茸的犀牛以及其他大型的危险的动物,我便知道假如他们没有一个相当完备的相互交流系统,他们便无法做到这些。 ”

 

相关新闻:

熟食使人类祖先变得更聪明

科学研究:350万年前人类祖先吃草为生

人类祖先并非“纯种” 多种族共繁衍导致DNA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