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007” ?法国小鸟被当成间谍在埃及遭逮捕
2013-12-23 11:59: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一只法国小鸟日前在埃及被当成间谍,遭到埃及政府逮捕。一名埃及男子发现屋子旁边的小鸟羽毛皱褶异常,于是将牠捕捉后送交警察局。原来小鸟身上确实携带电子设备,不过是法国生物学家为了研究鸟类迁徙活动而安装的普通追踪器。

据美国《时代》周刊2013年8月31日报道,埃及政府日前“逮捕”了一只小鸟,因其身上的羽毛褶皱异常,严重怀疑其体内藏有间谍电子设备。在大费周章后才发现是闹剧一场,小鸟身上携带的电子设备不过是法国生物家为研究鸟类迁徙活动而安装的普通追踪器。

据报道,该“间谍嫌疑鸟”是在离埃及首都开罗450公里远的基纳省某处被发现的,一名埃及公民发现其屋子旁边的小鸟“举止异常”,于是将其捕捉后送交警察局。该公民和埃及警察均怀疑小鸟的翅膀内藏有炸弹或者间谍设备。次日,经埃及官方兽医委员才确认该鸟身上所携电子设备不过是法国科学家为研究野生鸟类的行为而安装的追踪器。事实上在这只小鸟越过法国国界时,该电子设备就已经发生故障了。

《时代》周刊报道称,埃及在2013年7月发生暴乱和政变后,不论是民众还是政府,对所有外国的东西都怀有“杯弓蛇影”般的紧张情绪。街头巷尾茶余饭后处处是民众对阴谋论的复杂议论,媒体也不例外。

据报道,早前,有一名保安也向警察局举报了一只鸽子,称鸽子身上携带有微型胶卷。2010年埃及甚至谣传过以色列阴谋论,称以色列在埃及地中海海岸恶意投放鲨鱼,旨在攻击埃及游客。

报道同时称,就“间谍嫌疑鸟”事件而言,军方最终也不得不承认了这只从法国飞过来的小鸟并未携带任何间谍设备。军方称其不便对此“误捕”事件发表任何评论。但随后,埃及官方报纸《金字塔报》就对举报小鸟的公民的爱国之心表示赞扬。据悉,无辜的小鸟现在依旧被囚禁在笼中,官方回应称,需要征得“原告”的同意,小鸟才能恢复自由。

 

 动物版“007”——盘点那些训练有素的动物特工们

在冷战年代的美国,驯兽师和动物行为学家曾训练乌鸦、猫乃至昆虫从事情报活动。由于彼时科技尚不发达,这些“动物特工”一度成为军方和中情局的秘密武器。

东欧某国首都,一只乌鸦落在公寓楼的窗台上,油黑的羽毛发出沙沙声。屋子里的人专注地翻阅着简报,啜饮冷冻伏特加酒,对此浑然不觉。乌鸦离开后,窗台上留下了几块青灰色的“碎石”,看起来就像从屋顶掉下的杂物。然而,真相远远超出常人所能想象:“碎石”并非建筑材料,而是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技术实验室,其中心的空洞镶嵌着用于窃听的精密电子设备。将其运到窗台的乌鸦同样不是寻常之辈,而是经过训练的“动物特工”。

20世纪60年代,在远离冷战前沿的北美,“动物代替人类工作”更像是儿童节目中的情节乃至马戏团里的噱头。生活在阿肯色州温泉城的许多人,都有着陪孩子一起去市郊的一家动物园游览的经历,但没有谁知道,这里同样是“动物特工”们受训的地点。

用动物搜集军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其效率和准确度被提升到全新水平,则是20世纪中叶以后的事情。让乌鸦放置和回收情报装置、用鸽子为可能的伏击预警,训练猫偷听会谈内容……在一幕幕匪夷所思的场面背后,众多顶尖的驯兽师和动物行为学家与政府签订了协议,参与到将动物投入国防和情报活动的庞大规划中去。

 

应激反应是一切的基础

“我们从未发现不能训练的动物。”“动物特工”计划的亲历者之一鲍勃·贝利声称。他曾教海豚探测潜艇,还发明过一款名为“鸟脑”的游戏,目标是“让小鸡和人类坐在一起玩井字游戏”。几年前,贝利给几名驯兽师讲授“刺激控制”法时,举了一个自己遇到过的例子—有一天,他在浴室里看见一只蜘蛛,于是找来一根激光笔,在用它照射蜘蛛的同时轻轻吹气。“蜘蛛不喜欢风,担心网被弄破,于是缩成一团并躲了起来。”

打开激光笔,吹气;打开激光笔,吹气。贝利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多次。“到最后,只要我一开灯,即便不吹气,蜘蛛也会忙不迭地做出防御动作。”在教室里,他告诉驯兽师们,随着时间推移,蜘蛛将光照和吹气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光靠前者便足以触发条件反射。

其实,早在上世纪初,哈佛大学教授斯金纳就发现,动物普遍懂得把特定行为模式与外界刺激联系在一起。二战期间,基于相关研究成果,美国国防部曾与斯金纳接洽,要他开发一种基于鸽子的导弹制导装置。尽管从未投入部署,该项目激发了他的学生凯勒·布雷兰与凯勒之妻玛丽安的创造力。1947年,两人双双前往明尼苏达州的动物行为公司(ABE)就职,主要客户包括动物园和主题公园,还为电视广告培训了大量“动物演员”。

此后数年,这对夫妻在温泉城如愿开办起自己的动物园,在招徕游客的同时继续进行有关条件反射机制的试验。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和海洋世界倾听他们的建议,军方也邀请他们前往位于加州中国湖的海军航空兵武器基地,就海洋哺乳动物的训练发表看法。

 

中情局愿尝试任何设想

鲍勃·贝利就是在这个时期逐步参与到“动物特工”项目中去的。20世纪50年代毕业后,他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聘用,负责捕捉、拍摄野生动物。在莫哈维沙漠,他注意到“你只要碰上兔子,随后就能看到土狼”。年轻的贝利灵光一闪,想试试能否操控土狼的行为,于是把死兔子扔在土狼出没的路边。坚持了几个月,他发现,在85%的场合,土狼都会选择他指的路。接着,他把白布条绑在兔子附近,不久,白布条就足以让土狼改变路线。

某日,贝利看到一则广告,说海军为新上马的海豚项目招聘管理员,训练这些哺乳动物回收靶标和寻找潜艇。他申请了这份工作,由此结识了当时已是全美最杰出的动物行为学家的布雷兰夫妇。了解训练计划后,贝利意识到,军方更重视对动物进行心理学层面的研究。

1965年,贝利进入布雷兰夫妇的“动物行为公司”。“我设计布景,制造道具,还要学习编写演出剧本。”他回忆道。彼时,动物行为公司有50余名雇员,对训练动物有一套成熟而系统的方法。“文件柜里塞满了训练方案。”贝利说。“你想要鹦鹉骑车吗?”训练师会向秘书索要训练方案。“他们还会补充提问:凤头鹦鹉还是金刚鹦鹉?二者大相径庭。”

贝利回忆说,自己加盟不久,这家企业便开始收到来自中情局和美国陆军的信函。“他们急着找我们解决问题,当时正处于冷战高峰期,什么法子都值得试试。”

 

“间谍乌鸦”披挂上阵

在间谍术语中,“乌鸦”通常指代专门引诱目标的男性特工。不过,真乌鸦同样能当间谍。“它单独行动,而且干得非常漂亮。”贝利解释道,乌鸦擅长模式识别,“假如有一张大桌和一张小桌,你可以教会它总去小桌子上降落。”它们还能携带很重的东西,“包括偷走文件夹,看乌鸦叼起重物,真令人难以置信。”这些受过训练的鸟儿甚至能开启抽屉。

20世纪90年代曾任中情局技术服务署负责人的罗伯特·华莱士透露,用动物收集情报实在不足为奇。“动物能前往人类无法涉足的地方,不易引起对手注意。另一方面,动物尽管可以训练,但必须持之以恒。”相关解密文件披露,苏联人“也在评估和复制美国的相关机制,同时可能针对美国的“动物特工”开发对策”。

美国陆军还曾考虑把臭虫“纳编”。1972年,陆军的“有限战争实验室”发布了题为“将节肢动物作为人力探测器使用”的报告,对利用臭虫、蚊子和虱子等昆虫敏锐的感知能力寻找敌人的可行性进行了总结。科学家们“排除了虱子”,但发现“用蚊子还是可行的”,因为蚊子通常静止不动,只有当附近有人时才会起飞,因此可用于“在暗处发现目标接近”。

在普通人看来,贝利负责训练的另一种动物—猫—似乎是根本无法训练的。虽然猫的驯化史比狗短,贝利坚称,猫无法训练的说法“绝对不正确”。在“听声小猫”项目中,中情局建议用猫作监听装置。正如罗伯特·华莱士在《间谍秘笈》一书中所述:中情局监视某个亚洲国家的首脑,“在目标与助手举行战略级会议期间,小猫在会议区进进出出。”

“我们发现可以让猫听声,”贝利说。“至于如何做到这点,我无可奉告。”不过,从其他途径获得的资料表明,人工耳蜗技术的发明者、耳鼻喉科专家罗宾·迈克尔逊,曾尝试在猫的内耳和胸腔中植入超细电缆和无线电发射装置,从而把这种动物改造成活的窃听器。

 

随着科技进步逐渐隐退

到20世纪70年代,阿肯色州温泉城的那家动物园依然顾客盈门。贝利和同事则在附近进行情报预案演练。“我们在一个占地270英亩的农场建设了假的城镇,跟电影布景一样,建筑物只有门脸。”贝利带领团队,根据实拍照片调整“镇上”的布景,设立了现场训练区。 

这段时期,他的主要精力集中在鸽子身上。经过训练的鸽子飞在部队前方,一旦发现敌军就会发回信号。在测试中,鸽子挫败“敌人”实施伏击的企图超过45次。当被问及“动物特工”是否投入过实战时,贝利说,“乌鸦和猫都去过该去的地方—通常使用外交邮袋。”

1975年,美国参议院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中情局等多家情报部门滥用职权的问题。鉴于政治气候变化,动物行为公司决定中止和政府部门的合作。即便没有这样的变故,贝利承认,随着科技日新月异,“动物特工”也会变得不合时宜。“如今,只需要一部装满电子仪器的汽车,你就可以在数英里外毫无困难地窃听目标的谈话,用不着小猫上阵了。”

1989年,一场火灾将动物行为公司的资料库焚毁。此后,一些记者请求到中情局查阅有关动物从事情报活动的档案,后者当即回绝,称“无论存在与否,档案都是保密的”。

“动物特工”走进历史,并不意味着鲍勃·贝利这样的专家无事可干。近些年,他一直与多个欧洲国家的安全机构保持着合作,从事的工作之一包括用声音信号指挥狗执行安保任务。“没有任何东西能像狗那么敏捷地跑上楼梯,它们进化了1亿年才做到这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