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2014-10-28 11:13: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科技的发展拉近了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有了网络、移动智能终端、功能强大的软件形成了一个广阔无垠的生态交际圈,让我们可以足不出户就了解到全球的实时新闻,而且,移动应用将继续在世界各地改变人们的生活。

28110301369.jpg


要释放移动应用的全部潜能,还有几道难关需要攻克。企业、政府机构等都应该负起责任,运用信息技术的力量来解决发展中国家数十亿底层人民的种种需求。

移动应用正在转变非洲社会。这在非洲的软件企业身上尤其明显,他们正在创造和接受移动技术、云计算和社交媒体,以满足非洲在诸多领域的需求。就信息技术而言,非洲的许多基础设施还相当匮乏,这也是企业在开发各种应用的时候必须应对的问题。

移动应用将继续在世界各地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个改变得到了几个趋势的推动——移动技术的进步;与人民有关、对人民有利的新应用的开发;移动应用和后台信息系统的整合;手机网络的覆盖面积不断增大;企业(当地的和全球的)愿意以低廉的价格建立IT基础设施;以及越来越多的用户对移动应用的接受。

 

非洲的App生态现状

当非洲人开始用手机接受更多网上服务、当他们开始要求具有本地特色的服务和内容时,一个非洲的移动生态系统就浮现了出来。这个系统包括开发者、创业者、当地企业、市场营销人员,还有零售商。个个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消费者以及消费者现在和将来的需求上。以刚果的VMK为例,它开发了自己的应用程序商店,满足当地用户的需求,因为有些主流的海外应用商店不接受刚果的信用卡。

在其他几个重要领域,应用程序也在帮助非洲人改善生活、增强经济。

 

农业生产

要使数百万非洲人脱离贫困,要为他们和世界各国提供连绵不断的粮食,关键在于帮非洲农民提高产量。非洲的农业研究论坛发现,比起非洲农民,世界上许多地方的农民使用的技术更新,耕作的效果更好,对于土壤贫瘠、干旱、虫害和其他问题,他们的应对更加有效,因此产量也更高。专家相信,要帮助农民解决问题、摆脱贫苦,信息就必须更加流通,那些重要的农业数据都要向农民、科学家和企业家发布,使其易于运用——这不仅对人,对机器也要如此。这些信息包括作物的基因组、当地的气候条件、降雨水平、某种土壤最适宜的作物、病虫害信息,还有农产品在当地市场的估计价格。

 

以下是对农民有益的应用:

M-Farm:2010年在肯尼亚上线,用最新的市场信息在农民和买家之间牵线,并报道最新的农业发展趋势。

Farm Radio:一个广播项目,帮助38个非洲国家的400多家电台满足当地小农及其家人的需求。

其他有用的工具包括一款多语言应用程序,能向小农提供耕种建议;以及一款互动工具,能向农民提供高清水资源地图,并指明与水有关的危险和疾病。

 

教育和培训

要改善非洲的社会经济地位、提高非洲的生活水平和竞争力,教育和技能培训是一大关键。非洲的多数孩子都无法读到书本,但数字技术可以改变这一点。比如非盈利组织“世界阅读者”(Worldreader),就为发展中国家的儿童提供电子书籍。它为孩子们配备电子阅读器和手机,让他们和家人能够读到上千本国内外电子书。截至2013年5月,“世界阅读者”已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发布了超过609000本电子书。它还在加纳、肯尼亚、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经营着其他项目。

由SAP公司非洲分部发起的“技能为非洲”项目,旨在提高非洲的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水平。这个项目推广教育、鼓励创业,目的是满足在非洲培训技术的复杂要求,让非洲人在艰难的环境中也能方便地使用和学习。

2013年,SAP还发起了“社会公休项目”(Social Sabbatical program),目的是创造更多技术岗位,并支持员工的学习和创新。为了这个项目,SAP召集了世界各地的出色员工,让他们献出各自的时间和才能,指导企业家和小业主在新兴市场中如何经营,并且支援南非、巴西和印度的贫困社区。

 

移动银行

其中的一个重要领域是移动银行。2007年,肯尼亚的汇款应用M-Pesa上线,到今天已经大受欢迎,有了它,一部简单的手机就能汇款了。“M-Pesa”是斯瓦希里语,意为“移动的钱”,对数百万无法使用传统银行的农村居民,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日常的金融活动。目前它已经成为非洲东部最主要的移动银行应用。M-Pesa的一个重要优势是允许使用者向任何人汇款,即使对方没有银行账号也不要紧。你可以在M-Pesa上开展各类交易,无论是汇款、支付物业账单还是缴纳学费,它都能胜任。M-Pesa已经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移动支付系统,在全球的移动交易中占到了80%的份额。

而新上线的Pesapal提供了更多的功能和支付选项。它可以用移动电话买卖商品,可以提供可打印的收据和支付明细,到了支付日还会寄出通知(电邮和纸质都行)。

M-Shwari,斯瓦希里语的意思是“别麻烦”,这是为存款者和借款者新开发的一个银行平台。只要加入肯尼亚的手机网络Safaricom,凭一部手机,你就可以管理存款账户,用存款获得利息,还能借钱。一旦开通,用户就能立即获得最少100肯尼亚先令的小额贷款。

 

健康医疗

如何为人民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尤其是农村的贫困人口,这是非洲面临的一大难题。移动健康服务和医院信息系统有助于解决这个难题。

手机上的移动健康应用能为病人做许多事,比如查询一般的健康信息、给病人安排有资质的医生、提醒病人按时服药、帮助他们找到最近的诊所、将地方诊所的检验结果和实验报告转交给医院和医生、提供咨询服务等等。手机应用能为贫困国家的人民提供更多医疗服务,也能改善农村地区和发展中国家对病人的诊疗。

“开放医院”是一个小型开源信息系统,它的功能是协助小型乡村医院的日常运营,比如登记病人、记录门诊病人的就医情况、办理入院和检查、管理药房和账单、维护疫苗数据库、支持内部通信、出具报告和统计数字等等。它的初衷是为了在乌干达的圣路加医院使用,但现在已经扩展到了几个发展中国家的乡村医院。

其开发者是“电脑无国界”组织的一群志愿者,该组织在2005年由一群意大利的IT经理创办,目的是用信息技术为穷人提供实际的帮助。

 

众包业务

当今世界,公民报道和众包已经成为时尚,在发展中经济体中尤其如此。在众包平台上可以完成工作、改进应用、测试网站等等。

Ushahidi,斯瓦希里语的意思是“见证”,这款应用让用户得以靠手机收集和发布信息。它是2008年的肯尼亚大选期间为了报道暴力事件而研发出来的。利用谷歌地图和短信,它能在地图上标出暴力活动的多发地点。在那之后,它又被用来在全世界的其他事件中提供实时信息,例如海地大地震。到今天,它已经分化出了三件彼此关联的产品,它们能够增加信息的民主化和透明度,还能降低消息传播的门槛。

第一件是Ushahidi平台,它是一款免费的开源工具,用户下载之后,就能通过短信、电邮、推特、网页等渠道来分享信息了。它还提供各种信息绘图工具,使用户能在一张地图上看见收集到的信息。

第二件是SwiftRiver开源平台,它提供各种工具,对实时信息进行筛选,从中理出头绪。有了它,你就能对推特、短信、电邮和RSS聚合上的信息做筛选和核实了,你还能挑选、分析来自任何领域的实时数据。你还可以用它在数据集合中发现崭露头角的关系和趋势。这个平台可以根据关键词对信息自动归类。

第三件是Crowdmap,它是Ushahidi平台的托管版本。你只要花几分钟设置,就能在它上面共享信息。

还有一款应用“民间记者”(U-report),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乌干达分部在2011年5月推出的。在社会的动员、监督和反应方面,它都起着革命性的作用。这个以短信为基础的免费系统使乌干达人民得以报道全国各个社区发生的事件。通过它,人民还可以与其他社区的领袖共事,一起推动积极的变化。任何拥有手机的人,只要向一个免费号码发送短信“加入”,再附上一些个人信息,就能自动成为一位“民间记者”,对时事发表自己的观察和想法了。

“民间记者”项目已经在乌干达聚起了9万多名年轻人,他们纷纷用短信呼吁广大乌干达人民对公共事物采取行动。

 

问题及应对

在非洲,百姓消费得起的移动电话和移动服务是有限的,而带宽、信号和电力也同样有限。在非洲开发软件,必须面对这个严峻的现实。

 

突破限制

非洲的许多居民都无力购买昂贵的智能手机,而只用得起价格低廉的所谓“功能”手机(feature phone)。在发展中国家,这样的手机正日益流行起来。目前的手机,一种是基本手机,只能打电话接电话、收发消息,另一种就是智能手机。功能手机介乎两者之间,它们安装了基本的GPS、摄像机和MP3播放器,具有有限的上网功能,还能运行简单的应用程序。在2012年,全世界有大约58.4%的手机贸易是功能手机,2013年的数字估计是50%左右。Buzzcity的数据显示,在肯尼亚和尼日利亚两国,有85%到90%的人在使用功能手机。

既然非洲等地有这么多功能手机的用户,企业就必须开发可以在功能手机上运行且适应当地有限带宽的应用。比如,为解决带宽有限的问题,biNu公司为2G功能手机提供了3G网络的速度。这个应用平台可以在许多大众手机上运行,它提供快速廉价的网络应用,以及广受欢迎的互联网服务。用户可以在瞬间发现、使用、更换不同的服务,他们可以将外语服务转换成当地语言,还能将几乎任何信息都同时翻译过来根本无需另行下载和安装别的应用。

 

提供互联网联接

运用不同的技术,几个小规模实验正在解决一个重大难题,那就是为非洲广大的农村地区提供互联网联接。比如谷歌就正在开普敦测试一种广域无线网络,利用空白电视信号网将十多所学校联接起来。空白电视信号网(TV white-space network)借用的是一般用作电视播送的频率,利用其中没被使用的频段来传送无线信号。这项技术可以为电信基础设施较差的农村地区提供廉价的网络联接,也可以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提高无线宽带的覆盖面积。

另外,一个名叫“非洲勿忘我”(ForgetMeNot Africa)的项目也已搭好平台,使功能手机的用户得以更新脸书账号、收发电子邮件、在互联网上聊天等等,这一切,只需要通过短信或者一款应用就能完成。

 

应对电力短缺

偏远的农村地区电力有限,难以给手机充电。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肯尼亚的安东尼·穆图瓦(Anthony Mutua)发明了一种“鞋底充电器”(shoe charger),它能利用人体的动能来给手机充电。这款充电器里有一张薄薄的晶片,可以在使用者行走并对它施加压力时发电。这块晶片通过一根长长的导线和手机连接,既可以在使用者行走时充电,也可以将电能储存起来以后再充。它能在任何鞋子上使用,只有浴室拖鞋不行,它还可以从一双鞋子转移到另外一双。

 

 

----------亚洲移动应用市场2013年收入暴增162%----------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过去两年时间里,亚洲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应用市场,而且还在不断增长。

据市场研究公司Distimo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3年亚洲应用市场的收入大幅增长了162%,令其他所有大陆上的增长都相形见绌。而这份报告同时还指出,亚洲应用市场增长的动力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Google Play应用商店,这个应用商店2013年在亚洲市场上的收入同比增长了三倍以上。

与此相比,苹果App Store在亚洲市场上的增长速度则要慢得多:iPhone应用2013年来自于亚洲市场的收入同比增长94%,iPad应用则同比增长64%。不过,这样的增长还是好于App Store在欧洲和北美市场上的表现。

Distimo在报告中提供了App Store和Google Play应用商店各自的每日应用下载数据。在2013年12月份,亚洲市场在全球应用收入中所占比例为41%,北美市场为31%,欧洲市场为23%。

就目前而言,App Store和Google Play应用商在亚洲市场上的整体应用收入几乎平分秋色。相比之下,App Store在北美市场上仍旧占据着主导地位,掌控了75%的应用收入,其余的25%收入则被Google Play把控。在欧洲市场上,这两个应用商店的收入占比也与此类似。

Distimo分析师安娜·赫兹曼斯(Anne Hezemans)指出:“很明显,与北美和欧洲市场相比,亚洲市场上的景象有所不同。”

在这份报告中,Distimo对中国市场上的替代性Android应用商店十分关注,部分原因是互联网巨头百度(纳斯达克证券交易代码:BIDU)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91无线。但与此同时,对于应用开发者来说,日本仍旧是亚洲市场上最有利可图的一个国家,其次则是韩国和中国。尽管移动渗透率在整个亚洲市场上都在迅速上升(尤其是在东南亚地区),但不同地区之间的应用收入仍旧存在很大差距。

“举例来说,亚洲市场上(应用收入)占据头名位置的日本与马来西亚之间就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前者是后者的77倍。”赫兹曼斯在报告中写道。“亚洲各国收入分成之间存在的极大差异令我们相信,目前来说这个市场尚未得到均衡的分割。”

虽然从应用收入的绝对值来说,日本是2013年亚洲市场上的魁首,但从增长速度来看,摘得桂冠的则是韩国。这一年中,韩国的应用收入大幅增长了271%。而在韩国市场上,大多数应用收入都来自于Google Play应用商店,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因为据市场研究公司Flurry公布的数据显示,苹果在韩国市场上所占份额仅为14%。

在亚洲市场上,免费应用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模式。在中国,应用总收入中有96%都来自于应用内购买活动;而在日本和韩国,免费应用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也均与中国类似,分别为94%和91%。相比之下,美国应用总收入中免费应用所占比例为76%左右。

跟全球范围内的其他用户类似,亚洲市场上的大多数移动用户也都把应用内活动的时间花在玩游戏上。2013年12月份,游戏开发商Rovio出品的《愤怒的小鸟Go》(Angry Birds Go!)是亚洲市场上下载量最高的游戏,其次是来自中国开发商的《保卫萝卜2:极地冒险》。

在中国,仅有3.5%的移动设备安装了Google Play应用商店。对于这一市场,Distimo与最大的替代性Android应用商店之一豌豆荚进行合作,从而获得了来自于3亿多名用户的数据。

据豌豆荚称,海外开发商出品的游戏“有很大机会能接触到中国的游戏玩家”。关于这一点,许多海外游戏的人气度可以为证,如《神庙逃亡2》(Temple Run 2)、《地铁跑酷》(Subway Surfers)、《愤怒的小鸟》和《水果忍者》(Fruit Ninja)等,这些游戏2013年在中国的移动游戏排行榜上都挤进了前七。

但在非游戏类应用中,中国本土开发商则仍旧占据着主导地位,这跟电脑互联网市场上本土软件领军的现象相一致。

报告指出:“中国本土市场如此庞大,以至于足以支持一个完全独立于世界其他地方的生态系统。”

事实上,就安装了Google Play应用商店的3.5%中国用户而言,这些用户从统计学上来说相对具有国际化的特点,他们所购买的应用中仅有65%是由本土开发者开发的,相比之下豌豆荚用户的这一占比为87%。

就打入中国应用市场一事而言,许多西方游戏开发商最初都抱有怀疑态度,原因是其认为将在这一市场上遭遇有关隐私权的问题,而且在游戏商业化方面也将面临困难。但豌豆荚的数据则显示,现在的移动游戏玩家更愿意把钱花在应用内购买活动上。在2013年4月份到11月份之间,中国市场上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的每付费用户平均收入同比暴增了400%,表现超过了日本(同比增长282%)和韩国(同比增长342%)。

“Android用户对游戏内购买活动很有兴趣,这打破了一种旧有观念,即中国用户不会为服务花钱。”赫兹曼斯在报告中写道。

 

 

----------盘点最赚钱的8家移动应用开发商----------

也许大家都知道,糖果粉碎传奇、部落战争等移动游戏都非常赚钱,但你了解这些热门游戏背后的开发商吗?

移动应用数据跟踪服务App Annie公布了2013年应用开发商52强榜单,我们将介绍排名最靠前的8家开发商,为大家揭开这些公司的面纱。App Annie称,排名是依据2013年各家公司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赚得的总营收。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GungHo Online

这家日本游戏发行商的知名度可能并不高,但这家公司拥有众多赚钱的应用,包括《神赐之门》(Divine Gate),《骷髅小王子》(Dokuro),《疯狂之塔》(Freak Tower),《智龙迷城》(Puzzle&Dragons)和《召唤图板》(Summons Board)。

2013年,仅《智龙迷城》一款游戏就让GungHo Online创收10亿多美元。《智龙迷城》是一款消除类移动游戏,它在App Store的收入为6.5亿美元,在Google Play的收入高达7.75亿美元。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Supercell

这家芬兰移动游戏发行商估值已经高达30亿美元,旗下最知名的游戏就是《部落战争》。2013年,Supercell营收达8.92亿美元,利润达4.64亿美元。

除了《部落战争》,Supercell还拥有《海岛奇兵》(Boom Beach)和《卡通农场》(Hay Day)。这三款游戏都属于策略类游戏,玩家可创造一个虚拟世界。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King

《糖果粉碎传奇》的热潮已经逐渐消散,但这款游戏的盈利能力依然巨大。2013年,King营收超过19亿美元,但King在股票市场就没有这么走运了。

为了维持应用市场的地位,King推出了新的移动游戏,包括Pet Rescue Saga和Farm Heroes Saga。但是,这些新作只是采用新主题的《糖果粉碎传奇》。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Line

移动消息应用是Line旗下最知名的应用产品,这款应用在日本、韩国和中国非常受欢迎。除了消息应用,Line还发行了很多移动游戏,包括《饼干跑酷》(Cookie Run)、《Bubble!》和《龙骑士》(Dragon Flight)。

2013年,Line营收达3.38亿美元。2014年,Line营收将继续保持增长,2014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已达1.43亿美元。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艺电

艺电的游戏作品遍布各大平台,拥有出色的移动业务完全在意料之中。目前,艺电已经面向各大平台发布了超过1000款应用,其中不乏《战舰》(Battleship)、《Boggle》、《Bop It!》这样的优秀游戏应用。

2013年一季度,艺电营收达9.14亿美元。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GREE

GREE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社交移动游戏开发商。GREE旗下的应用可以让用户对比不同游戏的积分,创建用户资料,甚至赚取虚拟货币。

GREE应用业务发展得非常好。在短短30天内,移动游戏《骑士与龙》销售额就超过500万美元。GREE还宣布,2013年第三季度公司总营收达3.709亿美元。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DeNA

这家日本游戏公司已经面向不同平台发行超过500款应用。除了Battle of God、Blood Brothers和Peko这样的游戏作品,DeNA还发行其他类型的应用,如类似Snapchat的5sec和类似Instagram的Cycle。

2013年,DeNA移动和桌面产品总营收超过17亿美元。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Gameloft

《神偷奶爸:小黄人快跑》(Despicable Me: Minion Rush)是Gameloft最为知名的移动游戏,Gameloft总部位于巴黎,公司针对多个平台开发游戏。Gameloft已经开发了300余款应用,公司还在2013年的E3游戏展上宣布了新作,包括《狂野飚车:超速挡》(Asphalt Overdrive),《蜘蛛侠:无限》(Spider-Man Unlimited)和《地下城宝石》(Dungeon Gems)。

2013年,Gameloft营收达3.18亿美元,超过80%的移动营收来自虚拟商品和广告销售。

 

 

----------调查称美国正在失去移动应用开发领先地位----------

从五大领域四个方面来分析:移动应用在非洲的机会 科技世界网


移动应用研究公司Flurry公布的报告显示,来自美国的移动应用2013年占全球移动应用总数的36%,低于2011年时的45%。这表明,美国正在失去移动应用开发领域的领先地位。

这一趋势与传统软件行业的情况类似。2008年,美国公司开发的软件占全球软件销售的约68%,但这一比例近年来已经下降。很明显,移动应用也逐渐成为一个全球化的行业。

不过Flurry的报告也指出,来自美国公司的应用更具互动性,能吸引更多用户。如果考虑用户在应用中花费的时间,包括用户数和用户互动,那么美国公司开发的应用仍然领先,但比例从2011年的75%下降至2013年的70%。

如果考虑应用的用户分布,那么情况略有不同。例如在美国,用户使用的59%应用来自国内公司,在中国这一比例高达64%。不过在英国和巴西,这一比例分别只有13%和8%。

Flurry的西蒙·卡拉夫(Simon Khalaf)表示:“美国公司开发的应用在中国用户花费的时间中仅占16%。”他指出,中国快速发展、规模庞大的应用市场将导致这一比例进一步下降。

这一数据体现的问题在于,美国的应用开发商很少考虑应用的本地化,而大多仅仅瞄准英语文化圈。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国家的应用开发商已经思考应用的全球化问题。例如,芬兰、丹麦、保加利亚和斯洛文尼亚的开发商已开始利用本地化带来的机会,这样的开发商包括《愤怒的小鸟》开发商、芬兰的Rovio,《割绳子》的开发商、俄罗斯的Zepto Labs,以及《水果忍者》的开发商、澳大利亚的Half Brick Studios。

目前,应用开发的成本相对较低,这推动了应用市场的全球化,而应用商店使应用的全球发布更方便。不过Flurry表示,应用推广成本正在上升。另一家市场研究公司Fiksu周四也指出,在美国市场,应用的用户获得成本已创下自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13年7月为每用户1.80美元,较6月份的每用户1.50美元高20%,为2011年12月以来的新高。

Facebook的移动应用广告平台推动了应用的竞争,而愿意花钱的用户正越来越多,这迫使应用开发者加大投入。目前,来自大型开发商的应用占据了各大应用商店排行榜的前列,导致新应用很难进入前250名。因此应用商店已成为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然而根据Flurry的报告,其中很多赢家并非来自美国。

 

 

 

相关新闻:

移动应用分发份额最新排名:百度40.6%居首位

移动应用Instagram推出私信功能

南非4i移动应用 创新移动应用公司